碧月喊声刚落,一道黑影犹如闪电般从黑暗中冲出,速度极快,飞掠之时一点破空声都没有。劲力散布全身,压着衣袂,如九天神女降临,身姿妙曼,不等落地,手中拂尘猛的一挥,一道银光扫向费无忌。

    费无忌目光微的一缩,来人实力强悍,令他心中升地极度的危险感。手中拂尘贯注了真气,如刚针根根竖立。费无忌身体猛的一飞起,随手一翻,一记掌力拍出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拂尘刚柔变化,无痕无迹,化作一道扭曲的银虹刷向费无忌手掌。柔中带刚,劲气扫在手掌,一股火辣辣的疼痛,费无忌连忙收手,身体退后四五步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修为不弱!”

    碧月目乏异彩,虽然只使出二三层的修为,但她是先天九层巅峰,只差半步晋升宗师境的高手,费无忌能够与她硬怼一招,从容退走,实属难得。

    费无忌凝神导气,目光沉静看着碧月,来者修为之强,比之黄泉魔宗内门的超级高手。他甚至有一种面对幽泉掌院的感觉,据他所知,幽泉可是凝聚了阴神的宗师境高手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一位宗师境的高手?”

    费无忌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,想了想觉得不可能。虽然只交手一招,但他没有感受到宗师境的特有的气机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位先天巅峰,半步宗师境的高手!”

    他还没有与半步宗师交过手呢,不知是否能多对方身上窥视到宗师境的一二玄奥呢?

    刚刚与碧月的交手,只能算是热身。费无忌忽然升起一股强绝的斗志,开始凝聚精气神,双手交叉,摆出一个拳架子,一式平平无奇的太祖长拳,在他手中使出来,爆发力之强,真如赵宋太祖降世,拳劲凝聚,催山裂海,形如猛虎下山,威势不可测度,眨眼间就冲到碧月的面前。

    费无忌一拳挥出,拳势如龙,劲气凝而不露,没有丝毫外泄,浑不似与陈铮交手时的气劲四溢,异象频生,反而像一个没有修为的假把式。

    但陈铮看的却是脸色大变,心中暗惊:“好一个费无忌,刚才竟然没出全力。这厮的拳法已至返璞归真之境,每一丝真气,每一道劲力,都被他运用起来,没有丝毫浪费。”

    拳法到了费无忌这一步,已经不是勤修苦练就能达到了,须的领悟天人合一,铸就道基,气、血、劲三者,浑然如一,方能达到这般境地。

    “好拳法,好修为!”

    能在半步先天境,把精气神打磨至费无忌这等境地,碧月还是首次见到。此子底蕴之深,积累之厚,几乎可比先天一、二阶的高手。

    费无忌凌厉刚猛的一击,令陈铮脸色大变,目光紧紧盯着对方,希望从窥出一二分玄妙。这样的高手交战可不常见,若能从中领悟一二分玄奥,足以抵上的数月苦修。

    不愧是同门师兄弟,打着同样的心思,逮住便宜就占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碧月衣袖一挥,一式流云飞袖使出,好似一堵钢墙竖在身前。空气凝聚,一股凝炼到极点的气势压向费无忌。

    费无忌怡然不惧,一拳挥出,周身劲力凝于拳头,全身筋骨肌肉相互震动,发出“啪啪啪”的爆响声,体内劲力与气血混为一体,带着呼呼风声轰来。

    拳势厚重如大地,劲气极度内敛,压迫着空气产生一道道微小的旋风。与碧月的流云飞袖对轰在一起,劲力碰撞发出一声闷响,碧月纹丝不动,费无忌却承受不住两人合击的反震力,“噔噔噔……”后退四五步才站稳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半步宗师,真气凝炼成罡,无坚不催!”

    费无忌双眼透出激动之色,斗志昂扬的看着碧月,心中难惊,对方竟然只有一招普普通通的飞袖,加持了真气,就轻易挡下自己一拳,让他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他也与先天高手交过手,但如碧月这般的高手,尚属第一次。今夜若能在碧月手中逃生,将对他突破先天化境,积累无比深厚的资粮。

    碧月可不管费无忌心中如何的想法,虽然有点以大欺小的嫌疑,但为了震慑某些不轨之徒,同时为常晓静出口气,费无忌只能自任倒霉。

    说到底,她还是要脸面的,没有一上来就使出十层修为,而是把修为压制半步先天,就算如此,依然轻飘飘一击挡住费无忌全力一拳。

    一拳无功,费无忌毫不气馁,对方修为超过他十倍有余,这是事实不容抹杀。若给他成长的时间,达到半步宗师之境,费无忌自信,自己可以轻易打败对方。

    这不是自大,而是一种信念。修炼阎浮天功,就要有这种战天斗地,无敌于天下的信念,才能勇猛精进,有资格一窥天人之上的境界。

    默运真气,精气神高度凝聚,气势达到巅峰,费无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挥拳而上,拳势浩浩荡荡击向碧月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同样的一记流云飞袖,费无忌身躯被碧月一击而飞,全身筋骨爆响,直接摔落地面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修为!”

    交手两招,碧月都没有主动出手,费无忌两度被掀翻,还是陈铮第一次看到费无忌如此狼狈,彻底打破了费无忌在他心中留下的无敌之态。

    “本观不以大欺小,把修为压制半步先天之境,再让你三招。如今两招已过,你还有一招,若不能让本观后退一步,休怪本观出手无情!”

    碧月话音才落,费无忌翻掌拍中地面,身体倏尔升起,翻过一个跟斗,身体稳稳落到地面。一脸傲色的看着碧月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费无忌若败,只怪自己学艺不精,便是死了也罢。”

    费无忌双脚踮步,身如巧燕,一掠而起,挥拳直捣,拳势内敛到极点,空气扭曲,好似形成一个黑洞,压抑的气机外泄一分,令身前的空气猛的向前一涌,化作有形的波浪涌向碧月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!”

    碧月目露异彩,称赞一声,脚若生根,不动不摇,流云飞袖挥舞,身影猛的从费无忌眼前消失。

    费无忌的神色一下子变的凝重无比,知道并不是对方消失,而是对方的精神扭曲了自己的五观,形成的一种错觉。

    这是凝聚了阴神才会有的异能,精神干涉现实,随着一缕气机外显,自然而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