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骨阴风诀入门,陈铮的“血洗天下”也水涨船升,运用的出神入化,随心而动,暴起发难,瞬间建功。被血浪淹没的严峻,除非临阵突破,晋升半步先天,以绝对的碾压之态打破“血洗天下”,不然只有引颈就戳一个下场。

    陈铮手腕一振,泣血刀陡然发出一声铮鸣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严峻只觉一道凌厉的刀锋斩来,眼前血色闪烁,伸手指了指陈铮的身后,精血枯寂而亡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吞噬了严峻全身的精血,陈铮正在运转化血功,突然一阵鼓掌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事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!没想到短短几天时间,你的修为已至如斯,斩杀后天九层的武者,如宰猪狗。他日晋升半步先天,阴风山十大弟子之位,必有你一席之地。可惜,你看不到那一天了!”

    陈铮双眼暴射出一道血光,神情凝重的看着黑暗中走出的人影,泣血刀横于胸前,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隐身在暗中?”

    黑暗中走出一位身材宽硕的人,行走无声,若非他开口说话,陈铮依然一无所觉。此人行走之际,龙行虎步,一股霸道的气势透体而出,遥遥锁定陈铮。

    强悍的修为勾动了天地,一丈之内,空气凝滞,庞大的压力,让陈铮呼吸困难起来。

    “刚到,正好看到最精彩的一幕。”

    费无忌面带诧异之色,相隔一丈之外停下脚下,目光幽深的打量着陈铮。久闻其名,不见其人,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打量着这个坏了自己机缘的对手。

    虽然极力抵抗着的费无忌的气势压制,陈铮依然不露怯意,浑身战意高昂,白骨真气在经脉中急速运行,天地阴气汇聚,环绕在他的身边,好似一尊魔神。

    气机圆润,不泄于外。

    陈铮对于自身的掌控已至化境,再经历一番磨炼,积累真气,用不了一年就能突破半步先天之境。

    费无忌修为高绝,一眼就看透了陈铮的状态,此子的白骨阴风诀已经入门,半步先天之门洞天,只差真气的积累了。

    他修炼的阎浮天功,与白骨阴风诀同为黄泉魔宗四大嫡传功法,对照自己的经验,陈铮如同脱光了衣服,对他毫无秘密。

    当年,费无忌就是在后天七层参悟阎浮天功入门,高歌猛进,短短一年之内就晋升半步先天。

    绝顶宗门的镇宗功法就是这么霸道,只要能够入门,就等于洞开了半步先天的大门。只是绝顶功法的修炼极其艰难,许多人得了传承,却徘徊于门槛之外,浪费了绝世奇缘,最终泯灭于众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献出穿梭洞天世界的秘密,我饶你一命!”

    如今陈铮独自一人,没有援手,费无忌吃定他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废话少说,唯战而已!”

    陈铮一声长啸,两脚在地面狠狠一跺,砖石俱裂,脚下出现一道寸深的土坑,身体猛的腾空而起,鬼影无踪幻化出十几道黑影,蓦地增速至极限,一道电光般向负手挺立街道的费无忌冲去。

    泣血刀“嗡”的一声,铮鸣之声冲天而起,余音缭绕,一道殷红血光由刀身腾升而起。血光如浪,刀锋绝决。

    面对费无忌这个强敌,陈铮的精气神高度凝聚,全力运转着白骨阴风诀,真气于经脉中汹涌呼啸,一式“血洗天下”腾起滔天骇浪。

    以白骨阴风诀催动鬼影无踪,速度天下无双,与费无忌相融数丈的距离,迅速拉近,五丈,三丈……

    黑夜与殷红血光交杂,街道两旁边的建筑飞瀑般闪退,形成一道道的血色光影。陈铮的白骨真气贯注刀身,一股阴森妖邪的气息透体而出,刀势凌厉,如断天地,整个人踏空而行,举刀,挥斩,一挂血河悬于上空,罩向费无忌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,冥顽不灵!”

    费无忌眼也不眨,目光冷冷的盯在陈铮身上,对跨越头顶上空的滔天血浪视若无睹。眼睁睁看着陈铮以一种惨烈,绝决之势冲过来,三丈,二丈……

    血河咆哮,阴气怒嚎,天间似被灰蒙蒙的雾气遮盖,刀光银河倾泄,纵横无敌,所向披靡。泣血刀颤震,发出嗤嗤的尖啸,一股风雷于刀身骤起,势若奔雷。猛然,血浪之中冲出数十道刀光,相互纠缠,结成一座莲台,花瓣飘零,杀气浓烈,搅动着一丈之内,风雷炸响。

    一直凝立不动的费无忌,麻衣无风自动,腰间麻丝绳向上卷起,黑发飞扬,双脚轻点地面,缓缓离地而起,像被一座无形之力托起。霸道的气势冲霄而起,好似神王临世,目中神光迸射,俯视违逆自己的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暴现,泣血刀倏地爆开,变成满天血影,鬼影无踪使到了最极限,几十道影子扑天盖地,也不知那一个是真,那一个是幻。

    费无忌负于背后的双手终于露了出来,右手握拳,缓缓抬起,一拳向陈铮击去。他的动作极快,令人产生一丝错觉,快到极至变极慢。

    陈铮知道他这一拳的速度不逊于自己迅如闪电的泣血刀,所谓的极慢,只是对方的拳势凝滞了时空,形成的一种错觉。

    这种极快的拳速,因为拳势凝滞了时空,在他眼前变的极慢的矛盾,使人胸口发闷,想要喷吐鲜血。

    费无忌的拳头简单粗暴,没有任何的变化,如同一记最最普通的直拳,撞破了挡在拳头前的空气,轰碎了时空的阻隔,与泣血刀相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慧星撞地球,拳如雷,刀如电,雷电相击,劲气狂旋,掀飞了街道两旁的大树,枯叶炸裂,瞬间被绞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面对费无忌,生死胜败,决于刹那之间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陈铮身边的一棵儿臂粗的树枝不堪压力,轰然摧折。

    泣血刀与费无忌的拳头相撞,一股气劲由刀与拳交击往四方涌泄,断枝上飘落的枯叶被绞碎。陈铮一声狂啸,身体凌空而起,泣血刀发出一声悲凉的哀鸣,飞离了陈铮之手,高高抛起,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凄美的弧线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刀尖直插地面,一半刀身刺入地下,刀柄颤动,一道淡淡的血光由刀身上泛起。

    费无忌面无表情,如太上忘情的神王,眼神平静,深邃如幽潭,缓缓回落到地面。拳指舒展,微微颤震着,目光平静的看着降落的陈铮。

    双脚落地,蓦地两腿一软,陈铮一口鲜血直喷而出,脸色“唰”的一下变的苍白,双目血光暗淡,浑身抽搐着,“扑嗵”一声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费无忌脸色慢慢绽放出一缕笑意。

    “观主,还不出手!”

    费无忌笑至一半,愕然而止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