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骨阴风诀入门,真气的增长速度瞬间加快数倍,天处不存的天地阴气,一缕缕、一丝丝,涓涓流水般渗入他的体内。化血功动转,曾经吞噬数十人的精血被炼化,补充着他的精气,使的他修为缓慢而坚定的提升。

    一个周天运行,真气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数分。

    陈铮估算一番,真长以这种速度增长,最多十天他就能冲破外关穴的壁障,打通阳维脉,晋入后天七层中期。

    默默体会着白骨阴风诀的玄奥,感受着真气的变化,冲刷外关穴的轻微颤动,时间不知不觉间流逝,已到了戌时。

    大堂中的食客们,三三两两,勾肩搭背的离去。一卓的客人酒足饭饱,摇摇晃晃的站起身,朝掌柜的大声嚷嚷:“胡掌柜,暂且记着账,明儿个一早给你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,给您记下了,您慢走着!”掌柜正在柜台后算着账,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来客栈吃饭喝酒的,大部份是街坊邻居,知根知底的熟客,掌柜的并不担心他们欠账不还。

    陈铮把小二叫来,付了茶饮钱,随着这波客人出了客栈。秋末夜凉,从喧闹的大堂中出来,迎风一吹,浑身汗毛乍立,顿时精神百倍。

    此时,对于那些不愁生计的人而言,正是一夜中最热闹的时候。

    红袖院里旗风招展,锦瑟和鸣,莺莺燕燕,花红柳翠。色欲迷眼,温柔乡里不知今昔是何年;酒池肉林,销金窟中只愿长醉不复醒。

    陈铮怀中抱刀,远远的望着红袖院中灯光炫丽,两个大红灯笼高高悬挂半空中,相隔三条街外都能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一股靡靡之气从他身边飘过,陈铮心如枯木,不为所动。收敛了气息,站在一堵墙角下,背靠着一颗大树,好似与这树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是他精挑细选,是北营通向红袖院的必经之地。

    严峻受了禁足令,虽然出来喝花酒,但绝不敢夜不归宿。魏笑笑给他的情报,让他戌时动手,如今戌时已过,再有半小时就到亥时了。亥时一刻,军营的大门就会关闭。因此,严峻最多只有一个小时就得回到军营。

    这会儿,夜风稍大,有些凉了,偶尔有人从红袖院中出来,紧着紧衣服,把自己裹起来,缩着身子向家中走去。

    陈铮修为精深,白骨阴风诀不惧严寒,天气越凉,他反而觉的越舒服。

    今夜,繁星如灯,皎月不出,漆黑不见五指。从红袖院传出一声“踏踏……”的声音,一道身影背着灯光走来。

    陈铮眯起了眼晴,身体向后靠了靠,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之中,默诵一遍观神普照功的心法,心灵之光闪现,收敛了一切的情绪。白骨真气在经脉中缓缓流动,一缕缕的阴气向他汇聚而来,让他身周围的温度陡然一降。

    “这鬼天气,还没到冬就这么冷了!”

    感受到突然变冷的天气,严峻打了一个寒颤,嘴里骂骂咧咧,呼出一口浓郁的酒气,伸手紧了紧腰带,触碰到腰间的剑柄,莫名其妙的感到心中略安。

    “奇怪!”

    严峻意外的朝着四周看了看,漆黑黑一片,什么也没看见。嘟哝一句,径直向军营走去。

    喝的有多了,史二公子太热情,他推却不过,离开红袖院时,已有七分醉意。走路时,脚步轻虚,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史鼐经常在红袖院招待他,请他喝花酒。若非太守下了禁足信,严峻都不愿意回去。温柔乡可比冷冰冰的军营舒服多了,搂着娇软的姑娘,喝着小酒,听着小曲,可比现在吹冷风强了一百倍。

    眼看着严峻一路摇晃的过来,越来越近,已到了他藏身的一丈之外,陈铮肩膀微微一动,右手摸向刀柄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一道赤光闪烁,泣血刀遥指严峻,双方相隔一丈之际,陈铮忽然化作一道阴影,向严峻斩去。

    一动如风雷,风雷九击刀法快如闪电,只见夜空中划过一道闪电,刀锋已至严峻身前一尺,凌厉的刀劲割在身上,阴森森的气息猛的侵入他的身体,一股寒意由必椎骨升起。

    严峻醉意顿消,连忙抽身后退,一道明亮的剑光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刀剑相击,剑身上传来巨大的力量把他震的不断后退,脚底在地面划出两道明显的痕迹。

    一刀劈退严峻,陈铮在地面上轻轻一点,嗖的一声,以身带刀,如火箭般喷射出去,刀如雷霆震怒,一抹赤红向严峻当头罩下。

    一丈的距离,瞬间即至,只听“嗖”的一道破空声,陈铮身形一窜,一下子蹿起来,暴喝一声,如凌空一道炸雷响起,与此同时,刀光大作,丝丝缕缕如血一般殷红的刀光绽放开来,风雷九击刀法切换成化血刀法,化出一片血光,向严峻淹没而去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剑气迸发,划破了空气,发出一道丝绸破裂的声音,严峻身形一闪,狠狠跺在地面上,踩出一个寸深坑,身体腾空而起,长剑划出一道弧线,剑光所指,在血红的浪中游走,直指陈铮的面门要害。

    此人不愧是统领一挥的高手,面对陈铮突如其来的袭杀,沉着冷静,应对无错。剑法凌厉,穿破了陈铮的刀光,竟于绝境之中发起反击。

    如此凌厉的攻击,即使以陈铮的毒辣狠戾,眼睛也忍不住跳了跳,他自修行以来,交手过的高手不计其数,但像严峻这般凶悍的人还是头一次遇见。

    难怪魏笑笑对他如此忌惮,从一开始受袭,就直接发动最凶猛的攻击,以攻代守,凶悍狠绝,展现出行伍之人的凌危不乱,剑光中杀气横弥,一副以命搏命的架式,让陈铮有种狼吞刺猬,无从下嘴的感觉。

    对方这一剑凝聚精气神成为一股,一往无前,有死无生!若是寻常对手,怕是修为比他高上一筹,面对他的凶狠气势,恐怕要被迫得落入下风。

    可惜,严峻面对是陈铮,白骨阴风诀入门,实力大增,又皆心思歹毒,如似妖魔,反倒激起他的斗志。一股暴戾阴森的气息透体而出,面临严峻气势汹汹的一击,陈铮厉吼一声,不闪不避,举刀迎向对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