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晓静被带回临河城,少了这个拖油瓶,陈铮一身轻松。如今再碰到强敌,是战是退,全凭他心意而定。

    连番大战,陈铮精气神达到最巅峰。吞噬数十人的精血,每一次战斗,他都如同被锤炼一次,吸收的精血快速融入身体,修为精进一分。

    百炼成钢,陈铮有种预感,当他把体内吞噬的所有精血全部消化时,就是他突破后天八层之时。因此,陈铮有些喜欢上了生死交战的感觉,每一次激战后,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无论修为还是刀法都有明显的进步,这种肉眼可见的提升速度,令他沉迷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正因此,昨天明知会陷入重围,他依旧大摇大摆的进入永安城。

    “白世镜也不知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当日于神庙分别,已有数日,希望白世镜与靖老顺利突围。三人约定了在永安镇汇面,陈铮昨天逃的太匆忙,没有留下暗记,担心二人见不到自己,在永安镇一直等候下去,陈铮准备再次冒险进入永安镇。

    这一次没有大摇大摆,而是做了一番千里乔装打扮,悄无声息的回到昨夜的客栈。

    掌柜竟没有把他房间退掉,看到陈铮回来,颇为关心的问道:“客官,昨夜有强人在您的女伴房间里出没,您没事受伤吧?”

    虽然是个普通人,但掌柜的也有些见识,自己也会点拳脚功夫。他开设这家客栈也有些年头了,迎来送往,江湖厮杀这种事遇的也多,见怪不怪。行走江湖的好汉们,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,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,说不准哪一天就抛尸荒野。

    他没有问陈铮同来的女伴哪去了,昨天房间里打的一片狼藉,恐怕凶多吉少。只是心里惋惜的叹息一声:“多水灵的一个女娃,乖巧灵俐,没想到一夜之间就遭了横祸。”

    对于掌柜的心中感慨,陈铮一无所知,永安镇只有这一家客栈,便向掌柜拱了拱手,客气的说道:“多谢掌柜关心,掌柜的可曾见过一老一少进来客栈?”

    “昨夜,客官与江湖上的好汉们在小客里一番恶战,客人们吓的都走了,今儿个冷清的很。”

    掌柜说完这句话,突然露出犹豫之色,眼神颇具深意的看了陈铮一眼。

    开门做生意,掌柜的已是个老油条了,若不付出点代价,甭想从他口中问出些有用的消息。

    陈铮回了他一个笑意,摸出一块碎银子,足色的官铸纹银,这一块能抵两块同样大小的散银子。

    掌柜很熟练的把衣袖一卷,陈铮手中的银子就到了他的袖中。把头抵到他跟前,悄声说道:“今儿早上来了个女客官,孤身一人,就住跟您一块来的女侠的隔壁。我说昨夜那屋子闹出了人命,人家说不怕,非要住。我看这位女客官也不是个善茬,走江湖的人不也常说,女人孩子出家人最不能招惹。没点绝活儿,人家敢孤身一个出门吗?”

    “掌柜好见识!”

    陈铮露出一副很好奇的样子,低声问道:“这位女侠早上住进去就没有出来过?”

    得了陈铮的银子,许是见他好说话,掌柜的翻了个白眼,道:“这我哪知道,兴许是翻窗户出去了。您昨个出去也没走正门,许您翻窗户,就不许人家也翻个窗户。江湖好上汉们高来高去,不都这样吗?”

    掌柜眼皮子一勾,露出一个你懂的眼神。

    陈铮笑了笑,又掏出一绽银元宝,姆指大小,很袖珍很可爱,掌柜的眼晴瞬间放出光来。

    “您帮衬着注意点,若有一老或一位青年来店里,吱我一声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得了好处,掌柜拍着胸脯保证,若有他描述的人来了,马上通知他。然后殷切的问道:“您还没吃午饭吧,我让厨房给您炒个菜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陈铮摆了摆手,与掌柜说声告辞,回了客房。

    一整天都没有得到白世镜的讯息,陈铮晚上正在闭目打坐,突然一道破空声传入耳中,睁开眼,看到房门被打开,一具妙曼的人影进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看到来人,陈铮皱起了眉头,很意外的打量着来人。

    “小郎君见到奴家不高兴吗?”

    魏笑笑好像进了自己的房间,款款走到床榻前,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来,妙目流转,光波盈盈,眼皮都不眨的盯着陈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陈铮彻底把她当成空气,对她视而不见,目光垂落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魏笑笑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,笑盈盈的说道:“这里又不是你家,我为什么不能来。小郎君很讨厌人家吗?”

    “会宾山一别,奴家日日思念郎君,茶饭不思,都瘦了呢!”魏笑笑一副自怨自怜的样子,伸手轻抚玉面,看到陈铮不搭自己的话茬,幽怨看着他:“郎君不信么,你来摸摸奴家,都能摸到骨头了呢!”

    说着,起身凑到床边,往陈铮怀里跌倒。

    陈铮连忙一挥衣袖,一股气劲挡在身前,把魏笑笑推出去,目光冷漠,沉声说道:“有话直说,无话请离开,走时关门!”

    “郎君果真是铁石心肠!”

    魏笑笑正**他几句,陈铮突然一声冷哼,一层寒霜罩脸,目中迸出一道血光,阴森森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哼,不解风情的呆子!”

    魏笑笑撇了撇嘴,坐回椅子上,柔声说道:“郎君被史鼐追杀数日,不想报复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意思,你怎么知道史鼐的?”

    陈铮目射血光,突然盯着她,一道杀气外泄。脑中一道灵光闪过,隐隐抓住了什么,这道灵光一闪即逝,任他极力回想,依然什么都没有想到,陈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郎君若是报复史鼐,奴家可以和你合作哟!”

    “区区史鼐,不敢劳驾阁下!”

    “奴家又不会吃了你,郎君何必拒人于里之外。临河城中,咱们合则两利,对郎君只有好处没有坏处。据奴家所知,费无忌可是到了临河,想必郎君与他碰过面了吧?

    郎君若肯与奴家合作,人家可以助你对抗费无忌。奴家知道郎君心高气傲,不屑与人合作,可是噬心真君的转世时机就要到了,就在太守府呢。郎君不会是想打进去吧,太守府不是龙潭龙穴,但要强闯进去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震,不可思议的看着魏笑笑,妖女如何知道噬心真君转世的。一缕狐疑的目光落在魏笑笑身上,似乎要穿入她的脑海里找到答案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