费无忌气的脸皮抽搐,恨声骂道:“梅亭山是吃屎的嘛,后天九层的修为,两招之内竟让陈铮刺瞎了眼睛,他怎么不被对方一刀杀了!梅亭山被刺瞎了眼,你也被刺瞎了吗,为什么让陈铮逃了?”

    桐刚也委屈的很,陈铮的轻功之高绝,他只是眨了一下眼睛,就已经逃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陈铮中了我一棍,身受内伤,一定逃不远,我马上去追!”

    桐刚闷哼一声,负气般带着数十名黑衣弟子朝着镇北追去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费无忌感觉一阵森森的恶意,自从出了寒冰界,他就各种不顺。郝剑背叛,临河城布下的暗子被秦珂琴一扫而空,让他不得不与史鼐这个废物合作。敖烈更是不见踪影,好像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从宗门带出的弟子,修为达到后天九层者,只有四人,邝乙己已死,梅亭山变成了废人,只余常广林与桐刚二人。而陈铮却是越战越强,如今非半步先天已经无法压制住他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费无忌对背叛的郝剑越发痛恨,一道杀机外泄。站在他身边的严峻忽然发出一声闷哼,竟然承受不住,受了内伤。

    严峻的一声闷哼,如同晴天霹雳,让费无忌心神猛的一震,迅速变的清明无比。

    “噬心真君转世在际,我在这里跟一个后天七层的蝼蚁较劲,因小失大,我这是脑子里进不了吗?”

    费无忌猛的一拍额头,沉声喝道:“返回临河城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陈铮杀了咱们这么多人,就这么放过他了?”常广林忽然问道,半途而废,不是费无忌的作风,他的决定的太让人意外了。

    “蠢,咱们从寒冰界来到大离是干什么来了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常广林惊叫一声,恍然大悟,叫道:“被陈铮这厮一通搅和,差点误了大事。要不要把桐刚叫回来?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用,先让他跟着陈铮后面,以防这厮跑到临河城捣乱,坏了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时咱们答应了史鼐要杀了陈铮,如今放弃,如何向此人交待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费无忌一声冷哼,面带不屑道:“区区一个纨绔子弟,翻掌即灭,要什么交待。”

    陈铮一心逃跑,还不知道费无忌已经放弃了对他的围追堵截。一口气跑出五六十里,感觉后力无继,气血沸腾,方才找一个隐蔽的地方,把常晓静放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路逃路,他数次改变方向,鬼影无踪使到极限,踏雪无痕,再精通追踪之术的也判断不出他的行踪。

    掏出一枚九转熊蛇丸喂入常晓静口水,往她嘴里灌了一口水,丹丸和水吞下。陈铮寻了些干草铺在地上,让常晓静平躺在上面。扶起她一支胳膊,默运观神普照功,一缕生生之气输入她的体内,沿着十二正经运行一周天,这才罢手。

    “是死是活,只能听天由命了!”

    看着依旧人事不省的常晓静,陈铮叹息一声,他不是大夫,自救可以,救人就不善长了。

    今夜难得的好天气,繁星高悬于虚空之中,陈铮就着习习夜风,盘膝而坐,五心向天,运起观神普照功,催动生生之气,疗治内伤。

    别看他三招两式就把梅亭山的眼睛刺割,对方的实力一点都不弱。对方侵入他体内的异种真气极其顽固,直到现在都没有化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确如陈铮所想,碧月仙姑很快就得到常晓静受伤,性命垂危的消息。自从常晓静偷偷跑出去,碧月把临河都要翻个个儿。

    寻找一天未果,素心观所有弟子都无心睡眠,托了太守府的力量,四方打探。

    一夜未睡,第二天,天还未亮,一道霹雳震天响,收到了常晓静受伤的消息。

    碧月一声怒吼,气势如滔,差点把整个聚宾楼掀翻,怒视着弟子晓仪:“你说什么,晓静重伤垂危,哪个贼人所为,报信的人呢?”

    碧月气势骇人,双目中神光暴射,先天巅峰的修为彻底暴发,以聚宾楼为中心,方圆一里之内,天地气机与其相应和,一股无形之力压迫而下,无论平民还是武者,都有一种天要塌下的感觉,心里压抑,胸口发闷,想要大声叫喊,却又喊不出来,整个人都要爆炸了一般。

    先天巅峰的实力,可怖至此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修为!”

    “我的胸口好闷……”

    晓仪双腿一软,跌坐在地上,急呼一声:“师傅!”

    看到弟子脸色惨白,碧月猛然醒悟,连忙收敛气势,晓仪香汗淋漓,面带恐惧的站起身来。刚才她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,呼吸困难,胸口被压了一块石般,真气暴乱,气血逆冲,眼前一黑,几乎晕死过去。若非碧月气势收敛急时,就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“是聚宾楼的小二送来的消息,弟子向他询问,他只说是一个陌生人,留下口信就消失了。”晓仪脸色惨白的说道,露出一丝焦急之色,看着碧月问道:“师傅,咱们赶快去救师妹吧!”

    碧月冷哼一声,喝斥道:“慌什么,消息是真是假还没确定呢。”

    以碧月先天巅峰,只差一步就迈入宗师之境的修为,心血来潮之际,自然能确定常晓静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老实的在客栈里待着,不许踏出城内一步,我去救援晓静!”

    碧月余威尤在,晓仪不敢多嘴,怯生生的应了一声。碧月雷厉风行,安顿一番诸位弟子,飞身掠出聚宾楼,遁着冥冥之中一丝感应,向着城南而去。

    她连城门都不过,直接翻越城墙,化作一道流光消失。

    先天巅峰的高手,全力急弛,就算是陈铮以鬼影无踪身法,拼的吐血也望尘莫及。一晃数十丈,再眨眼间,已至数里之外。

    碧月心急如焚,恨不得来个瞬间移动,就到了常晓静身边。

    临河城距离永安镇差不多有一百多里,陈铮一夜奔行五六十里,距离临河城已经不远。碧月不到一个时辰,就现身于临河城四十里外。

    常晓静修炼的素女问心经,与她同源而出,又曾吸收了太祖洞天的祖脉之气,气机凝炼,凭她先天巅峰,开始凝炼阴神的修为,相距数里之外,就能感应到常晓静的大概方位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