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锵!”

    常晓静被一掌击伤,陈铮目眦欲裂,拨出泣血刀,势如流星,飞斩向黑衣人。刀光闪烁,风雷大作,这一刀凝聚着冲天的杀气,刀未临身,锋芒已至。

    阴森,凌厉,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让黑衣人脸色大变,连忙运剑护在身前。房间内其他的黑衣人见状,眼中透出危险的光芒,迅速向他围杀过来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森冷的刀光直接穿过一位黑衣人,陈铮左掌翻飞,五指成爪,刀爪并用。鬼爪手挥洒而出,满天的爪影,凌厉的劲气破空,发出滋滋的声音。

    黑衣人闷哼一声,捂着面孔惨叫起来,指缝中一缕缕的鲜血流出,面门被陈铮抓出五个指窟窿。白骨真气顺着指尖,直接向他脑中绞入,

    陈铮对自己的鬼爪手极度自信,爪劲入脑,此人已经不能活了。陈铮含怒出手,阴毒狠辣,每一击都要人命。

    一刀挥出,刀身之上风雷骤起,风雷九击全力施展,狭小的房间内,刀光密布,呼啸破空声传出,隐有雷音相伴。一口气连挥数十刀,刀刀如练,夺人性命。

    这些黑衣人明显不是行伍之人,丝毫不懂配合,在陈铮疾风骤雨般的冲杀中,被瞬间斩杀怠尽。

    陈铮脸罩寒霜,周身阴气环绕,双眼中血光迸射,泣血刀尖上一滴滴血珠滴落,死死盯着仅剩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感受到陈铮的滔天杀机,泣血刀忽然发出一阵颤鸣声,一串血珠甩出,刀身泛起一道血红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副近,黑衣人抢先出手,长剑一抖,十几朵剑花罩向陈铮全身要害,每一朵剑花暗藏杀机。剑花暴出十几道剑光,汹涌向陈铮。

    这一招是黑衣人最得意的杀招,死在这式剑招之下的人连他自己都数不清楚。

    剑花朵朵,炫丽光彩,如同漆黑的夜空中绽放的烟花,美丽的让人沉迷。越是美丽的东西就越危险,黑衣人挥出的剑花,含苞欲放,剑光盈盈。

    陈铮却丝毫不敢怠慢,催动刀势,一抹刀光暴射,风雷九击连环而出。刀刀相连,风雷怒啸。

    嘭嘭嘭……

    剑花暴裂,发出一声声爆响,刀光剑气相互对撞,激起无数劲风,瞬间把房间绞的狼藉一片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阴森的真气涌入体内,真气中蕴含一缕刀势,无坚不催,黑衣人张嘴吐出一口鲜血,倒飞而出,落在满间的尘土飞场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这一刀凝聚了全部的精气神,刀势刚猛凌厉,阴森狠毒,一旦入体,催心裂肺,销骨蚀血。真气中更是蕴含一丝化血功的特质,能够不断吞噬对方的精血壮大自身,极难排除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一招重伤黑衣人,陈铮抄起常晓静,反她夹在腋下,翻窗掠出,鬼影无踪身法运行极限,化作一道黑衣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永安镇已经不安全了,陈铮必须逃出去,然后觅地为常晓静疗伤。飞奔途中,感受到常晓静微弱的呼吸,陈铮心焦如焚。

    “黄泉大帝保佑,你可不能死。你若死了,碧月仙姑非把我活劈了不可。”

    陈铮速度极快,如流星划破长空,一溜烟已经到了永安镇的牌坊前。突然,陈铮心神猛的一缩,眼前冒出二三十人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小贼受死吧!”

    这些人出现的太突然了,陈铮措不及,为首之人手中长剑向他斩杀过来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剑光加身,陈铮顿时皮开肉绽,一股凝炼如实质的气劲钻入体内,经脉如被撕裂般,刺痛难当。白骨真气自动护主,如恶狼般扑过去,与这股气劲厮杀起来。陈铮的体内瞬间化为战场,激烈的冲击让他发出一声闷哼,气血翻涌。

    强忍一股气息不泄,泣血刀在身前垂下一道刀光,陈铮无意恋战,飞身而起,强行冲击敌人拦截。

    一剑重伤陈铮,为首之人心中得意之极,“嘿嘿嘿,小贼不过如此,费师兄太小题大作了。”

    一剑伤了陈铮,此人正得意之中,心神不由松滞。突然一道赤光飞速刺来,刀光森寒,此人心中一惊,举剑劈向刀光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一声金击交鸣,这人脸色大变,眼前一抹血色闪现,感觉到眼睛一阵清凉,随之传来剧烈的疼痛,火辣辣的,一股热流涌出,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鲜血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此人捂住眼睛惨叫起来,周围所有人大吃一惊,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受的伤。明明占了上风,眨眼之间就被对方翻盘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变故突生,这些人狂吼一声,围杀向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挥刀冲入人群,突地一支硬物砸在后背上,巨大的力量把他击的飞跌出去。陈铮“哇”的吐出一口鲜血,不待身体落地,一掌拍中地面反震而起,凌空一个转折,化作十几道黑影,冲出包围圈,向镇外飞弛而去。

    “快追,不要让他跑了!”

    “梅师兄,你怎么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眼睛……,抓住陈铮,我要把他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梅师兄捂着眼睛,撕声裂肺的惨嚎起来。对陈铮的仇恨,倾尽五湖四海,亦不能灭尽。

    “发信号,通知费师兄,陈铮朝镇北逃了!”

    话说,陈铮的鬼影无踪,就连先天化境都为之叹服。虽然带着一个常晓静,依然快如流星,冲出包围圈后,使出十二万分的力气,朝着宁安镇之北逃窜。

    从白天的渡口到永安镇,费无忌果真布下了天罗地网,心知自己势单力薄,必须无限的接近临河城。

    常晓静已然受伤,生命垂危。若这一切都是秦珂琴算计,相信碧月仙姑很快就会知道,如此他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与碧月相遇。

    陈铮的轻功让人极为恼火,数次围杀,都被他凭着绝世轻功逃脱,费无忌脸色阴沉无比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是属耗子的吧,怎么数次围杀,都让他逃脱了?”

    永安镇四个出口都有人把守,费无忌在镇口堵截,常广林汇同数名黄泉魔宗的弟子,又带着五十骑兵在镇东堵截,严峻自带一百骑兵堵镇西。

    镇北更是全部由费无忌带出的黄泉魔宗精英弟子围堵,就这样还是让陈铮逃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