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镇的流动人口不多,虽然来的有些晚,但还有空房间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这是一家小客栈,一楼大堂作为餐厅,二三楼开辟了客房。

    此时,大堂内里用餐的人不多,见到常晓静进来,食客们眼前猛的一亮。又见二人挎刀持剑,迅速装作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找个僻静的角落,陈铮与常晓静坐下,打发了殷切招呼的小二,看着面前坐立不安的常晓静,陈铮打破了宁静,开口问道:“你从哪得知我有危险的?”

    临河偶见相遇后,常晓静就足不出户,一直清修,怎么会知道自己处于危险之中。他被费无忌、史鼐联合追杀,除了当事双方,根本不为人知。可偏偏常晓静就知道了,还独自一人跑来永安镇,其中定有不为人知的隐秘。

    “没有谁告诉我,史鼐又来找师傅,被拒之门外后,就在聚宾楼外说话,我偶然路过时,听到史弥说是有人追杀师兄,担心师兄,就偷偷跑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从史鼐主仆口中得到的消息,这二人也太不谨慎了,竟在大厅广众之下谈论如此隐秘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他们故意让常晓静听见的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念头飞转,马上推倒这个猜测。史鼐恨他恨的要死,怎么可能会透露人常晓静。而且,他也没有理由要告诉常晓静,难道就为了让常晓静来找他?

    史鼐脑子被驴踢了才会这么做,陈铮被追杀,他应该乘机而入,借这个机会赶紧讨好碧月仙姑与常晓静,以尽快玉成好事。这世上若是谁最不愿意让常晓静与陈铮见面,非史鼐莫属。

    而且,常晓静背后可是有碧月仙姑这个先天化境,她若有个半失,无疑与整个素心观为敌。如今的素心观不比在太祖洞天,背后站着一尊庞然大物,正道十宗之一的太素宫。女子本来就小心眼,最是护短,值此素心回归之际,若有人敢对素心观心怀不轨,就是在打太素宫的脸。

    天下间,恐怕没有哪方势力敢轻易这么做。

    或许真的是个巧合,恰巧史鼐主仆谈论到追杀自己,恰巧被常晓静听到,常晓静又恰巧偷偷出走,然后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在永安镇找到了陈铮。

    “恰巧”未免太多了一点。

    陈铮从不相信“恰巧”,任何事情都有起因,即使常晓静恰巧听到史鼐主仆的谈话,但她来到永安镇就太“恰巧”了。

    除了史鼐与费无忌根据他的逃跑路线可以推测出,他可能会路过永安镇。真正明确陈铮要来永安镇,只有白世镜与靖老知道。常晓静是怎么知道他要来永安镇的,这个疑点太明显了,由不得陈铮不往深处多想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会在永安镇?”

    “我出了临河城,想到师兄有危险,也不知到哪里找你,就在城门口着急的不行。突然有一个人来找我,说是师兄托他传话给我,师兄在会在永安镇出现。”

    陈铮眸中血光一闪即逝,心中一震,沉声说道:“有人跟你说,我在永安镇?”

    常晓静很不解的看着陈铮,疑惑的问道:“难道不是师兄托他传话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从临河城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今天早上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常晓静抿了抿嘴唇,伸手揉着自己的肚子,委屈道:“我从早上开始,就没有吃过东西,心里着急师兄安危,一直坐船来到这里。师兄不高兴见到我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很高兴!”

    常晓静说的篓屈,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陈铮心中也有些感动。两世为人,除了父母之外,从没有任何人这般不计得失的记挂于他。

    连忙安慰她几句,哄的常晓静眉开眼笑,二人一番吃喝,填饱肚子,各自回了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常晓静一路舟车劳顿,又饿了一整天,吃饱喝足后,开始犯困,回了房间就开始打坐调息,恢复精气神。

    陈铮则心神不宁,盘坐在床榻上,无心修炼,脑子里想着常晓静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以他为铒,引诱常晓静来到永安镇,这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呢,对方之用心尤为恶毒,陈铮眼中寒光四射,一股杀气收敛不及,外溢而出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杀气凝如实质,蕴含着一缕刀势,直接斩在身边的床棱上,留下一道裂痕。

    刀势小成,又经过连番大战,陈铮潜力激发,刀势渐渐融入己身,伴随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“是要用常晓静对我进行束缚,还是另有所图呢?”

    常晓静但有闪失,碧月仙姑绝对会发狂。陈铮心里微微一动,暗忖:“是想要拉碧月仙姑下水吗?”

    “看来对方的目的不在常晓静与碧月,甚至于我也没有关系,而是在于费无忌或是史鼐。”

    史鼐一个纨绔公子哥,算计他毫无意义。就算把史鼐杀了,对于高通郡太守府,也没有任何损失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算计费无忌,是想借碧女仙姑之手对付他吗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震,猛的想到在临河城的惊鸿一瞥,脸色难看之极:“是秦珂琴在背后算计吗?”

    “可她是怎么知道我被费无忌联合史鼐追杀的呢?还很明确的得知我要来永安镇的?”

    除非她在史鼐身边,甚至是太守府埋有暗探。如此,又有一个问题出现了,秦珂琴为什么要在史鼐或是太守府埋设暗探。

    高通郡用一个“穷山恶水”来形容,绝对不过分。无论从人口,还是田地,甚至商业活动,都完远落后于其他郡府。秦珂琴吃饱了撑着没事干,到处埋钉子玩吗?

    “只有一个原因,噬心真君的转世之身就在太守府!”

    陈铮被自己推测的结论彻底吓呆了。

    这一结论完美的解释了费无忌与史鼐合作的原因,尤其是费无忌还能调动太守府的骑兵队,陈铮甚至怀疑,高通郡的史太守是不是暗中与费无忌勾结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若果真如此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变的极度难看,双眼中血光盈盈,杀机暴起,面罩寒霜,“绝不能让费无忌得到噬心真君的传承,若不然,渔阳郡危矣!”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破空声传来,陈铮厉喝一声,就听到隔壁传来打斗声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常晓静的房间!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大变,瞬间化作一道影子,冲出房门,掠向常晓静房间。

    房门大开,数名黑衣人正在围攻常晓静,其中一人修为明显高出常晓静不止一筹,杀的她步步后退,一身香汗淋漓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黑衣人猛的向前一步,一掌击中常晓静,把她打飞,重重的撞在墙壁上,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听到常晓静发出的惨叫声,陈铮目眦欲裂,一股寒意透顶而出,大吼一声:“贼子找死!”

    锵!

    猛的拔出泣血刀,一道风雷破空声,阴森的赤光发出雷霆般的轰鸣声,闪电般斩向黑衣人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