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击得手,陈铮毫不恋战,身形一闪之间跃上马背,双腿用力猛夹马腹,大叫一声:“驾!”

    马匹刚要反抗,腹部传来一股大力,惊痛之余发出一声嘶鸣,掉转马头飞奔而逃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“得得……”

    马蹄声远去,高广林怒骂一声,挥手一掌,把一棵树击的粉碎。端坐在马背上,再没有丝毫动静。

    “大人,咱们不追吗?”

    一名骑兵小心翼翼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常广林狠狠瞪了他一眼,瓮声瓮气道:“贼子从渡口方向过来的!“

    这一句说的没头没脑,这名骑兵听的也是满头雾水。想了好一会儿,脑中一道灵光闪过,“啪”的一声拍在大腿上,惊叫道:“渡口的兄弟们……都死了?”

    “贼子杀气凌然,锋芒之盛不可抵挡,必是斩杀了渡口的兄弟,养出一口盛气。咱们不必做无谓的牺牲,前面还有好几波弟兄呢!”

    “大人,您是这个!”

    骑兵一脸的佩服,朝着常广林竖起了大姆指。

    常广林笑了笑,没有言语。他对陈铮故意放水,可不是害怕这些骑兵牺牲。这些人在他眼里与蝼蚁无差别,他是从陈铮身上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参悟天人合一之道,心灵敏锐,已有几分秋风未动蝉先觉,陈铮身上死气之浓郁,在他眼里,如同黑夜中的灯塔,这是刚刚杀过人,死者临死前残留在他身上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邝乙己恐怕凶多吉少了!”

    常广林心里念头飞转,若非如此,他早就接到信号了。现在陈铮都从他的防线突围而走,远去好几里外了,邝乙己依然没有丝毫动静。

    “此子这次若能逃出生天,必定一飞冲天。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!”

    他对费无忌也非百分百死心塌地,反而心中存有一股怨气。他在阴风洞闭关参悟天人合一,已经有所收获,随时都能突破到后天十层,晋升半步先天,却被费无忌强行打断。

    断人机缘,如杀人父母。

    常广林若是没有点脾气,只是一味屈服于费无忌,也不用去参悟天人合一,修什么武道了,干脆一头撞死算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发愣了,贼子向永安镇方向逃走了,发信号吧!”

    高广林看了一眼发愣的骑兵们,突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咝!”一道刺锐的声音响起,天空中一道白烟笔直升起,突然炸裂来,形成一柄战戟,戟刃正好指着陈铮逃走的方向。

    十几里外,一队骑兵看到天空的白烟,脸色猛的大变,其中一位身罩黑袍的武者厉声喝道:“陈铮前往永安镇方向了,发信号通知费师兄,这一次绝不能让小贼逃脱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道尖啸声,漆黑夜空一团火花飞散,陈铮看到头顶的烟花,冷哼一声:“这是在发信号吗?”

    今日一战,后天九层的邝乙己被他一刀斩杀,让他信心百增。虽然依旧在跑路,但陈铮精气神与以前判若两人,锋芒毕露,气势沉凝,连番大战,不仅让他养出了一股永往无望的气势,更令他的精气神得到锤炼,实力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快鞭驱马,奔行一日,陈铮毫不吝惜马力。

    天黑时,已经看见永安镇的轮廓。只是身下马儿也已马力耗尽,口吐白沫,双蹄猛的向前倾倒,把陈铮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如常,在马背轻轻一按,掌力喷吐,瞬间震毙的了马儿,化作一道流光掠向永安镇。

    一路急驰十多里,到了永安镇外,一条青砖铺设的道路,笔直干净。永安镇没有城墙,只在四个方向竖立起四座三丈主的白玉石牌楼,上书“永安镇”三个篆字。

    字迹银勾铁划,韵味十足,显是出自名家之手。

    永安镇居于大河之畔,河水奔腾不息,浪涌白花,一条人工河连通镇内,把小镇分为南北两部分。镇内石桥遍布,河流环绕,如同一座江南小镇。

    陈铮没有隐藏形迹,径直入镇,没着人工河游走。这是一座很安详的小镇,小桥流水人家,远离交通要道,不受外界纷纷扰扰,每一个镇民的脸上都洋溢着悠闲的神色。

    石桥之上,三五成群的人走过,桥头河边,十几个摆摊的小贩,不断吆喝着。几个小家伙围在一个卖糖人的小贩身边,眼馋的盯着糖人看个不停,摸摸衣袋里的铜板,又有些不舍的,用满是期盼的眼神看着小贩。

    桥上,一个身着长衫的年青人,举着一个木架,上面摆满了各种风车,风筝之类的玩意,有行人路过时,停下来与他讨价还价一番,最终面带欢喜的拿着一个风车离去。

    桥对面,一位二八年华的少女满脸忧愁的走了桥,左右观望,似在寻找什么人。看到桥上卖的风车、风筝,眼前一亮,暂时忘了忧愁,欢快的跑过去,也不小贩还价,买了一个风车,一连挥动着,一边向桥的另一边走来。

    刚走下桥头,看到有卖糖人的,咽了一口唾沫,想要买一个尝尝,脸色却是一变,怔怔的看着人群中的一个背影。怕认错了人,连忙用衣袖擦了擦眼晴,再看过去,瞬间惊呼一声,也不吃糖人了,扔掉了手中的风车,向那个人影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陈师兄,陈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沿着人工河岸行走,想要寻找一家清静的客栈住下。突闻背后有人呼叫,声音很熟悉,转过身来,面色一怔。

    迎面跑来的少女,换掉了道袍,一身翠绿的衣裳,手里拿着一柄短剑。看到陈铮回头,眼中陡然放光,惊喜莫名的冲过来,气喘吁吁的叫道:“陈师兄,我终于找到你了!”

    许是觉得自己太孟浪,太不矜持,脸上瞬间泛起一陀红晕,忍住羞意,打着着陈铮周身上下。

    “陈师兄,你没有受伤么?”

    陈铮面带疑惑,根本没想过会在这里遇到常晓静。没理会她的询问,皱着眉头反问道:“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常晓静双眼涌出一层薄雾,委屈道:“陈师兄不想见我吗?”

    看她要哭的样子,陈铮连忙摆手道:“没有,没有!你不是临河城吗,怎的突然来了永安镇,碧月观主也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你遇到了危险,就一个偷跑出来了。”常晓静说到最后,声音越来越低,如同蚊吟,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下陈铮,见他脸色变的阴沉,连忙又解释道:“我走时留了字条的!”

    “留字条管个笔用,你一个后天五层的小姑娘人生地不熟,连东南西北都分辩不清,就敢到处乱跑,能平安来到永安镇,已经是祖师爷保佑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鄱起了白眼,左右看了一看,连忙说道: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常晓静顿时面带欢颜,果真是小姑娘,心情如天气,一会晴天一会小雨。欢喜的跟着陈铮身后,虽然憋了一肚子的话,但见到陈铮似乎不高兴,不敢出声,一路默默的跟着他,最后走进一家客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