队正见状,露出狂喜之态,大呼大叫道:“就这样杀,给我杀,妖人顶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陈铮回身一刀,劈退袭来的骑兵,双刀交错,火花四溅。一股巨力涌来,把他震飞半空,陈铮运起鬼影无踪身法,倏忽间于半空转折,泣血刀高举,一式力劈华山落下。

    “杀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,二公子重重有赏。”

    骑兵见着方形把陈铮击飞,士气大盛,齐声厉喝,舍死忘生扑了过去,眼中露出疯狂之色,个个杀气冲天。

    这些骑兵疯狂的冲杀向陈铮,刀阵如林,刀光交错,乱刀齐飞,把陈铮彻底笼罩。

    “他就一个人,刀阵前压,弓弩准备,咱们堆也能把他堆死。”

    队正厉喝狂吼着,瞬间有十数人把持弓弩,弓弦拉开,几十支利箭对准陈铮,随时射击。

    前有刀阵滚滚而来,后有强弓利箭离弦而出,陈铮瞬间就陷入了危境之中

    铛铛铛!

    人刀分离,陈铮身化鬼影,穿梭在箭矢的缝隙之中,鼓荡气血,筋骨齐鸣,体内发出雷鸣般的炸雷声。突然,十几道赤光冲起,刀光如练,凝成一座莲台,凌厉的刀光斩碎了雨幕六瓣莲花飘落,护在陈铮身前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飞来的箭矢被刀光纷纷绞碎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刀浪涌来,扑天盖天,扑击向莲台。顿时劲气爆炸,莲台崩裂,几十道刀光炸裂,向前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刀光凝练如实质,蕴含着凌厉的锋芒,瞬间穿过一片白色刀浪,射入骑兵之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刀光穿心,骑兵中传出十几声惨叫声,刀浪瞬间好似被怪兽咬了一般,露出数个缺口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幻化,数道阴影从缺口中钻入骑兵方阵之中。

    一道血浪弥漫,滔天的杀机,带着阴森冰寒的气息,令雨水凝为冰霜。彻骨的冥意侵入体内,所有人骑兵打了个一个寒颤,只觉气血都被冻僵了。

    血浪淹没了刀浪,锋利的气息游走于血浪之中,如同夺命的修罗,不断吞噬着生命。泣血刀在人群中穿插,一名名骑兵倒地,身体被割裂,血液喷洒而出,受到一股无名之力齐齐向陈铮汇聚,而后被他吞噬。

    “射!”

    惨叫声此起彼伏,突然传来一声嘶哑命令,数支弩矢刺破血浪,“咻咻……”寒芒中杀机浓烈,瞬间刺透了陈铮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陈铮目中血光暴射,气息如妖如魔,阴气汇聚,在他身后凝成一头白骨巨魔。“血洗天下”施展出十二层的威力,血浪滔天,竟然把白骨巨魔淹没了。恐怖的巨魔,一首三面,似从血海中冲出来,张牙舞爪,戾气冲霄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抹赤练飞逝,身前一名骑兵被一刀削首,首级飞到半空,无头的脖颈处,碗口粗的血术喷涌,溅的陈铮一身是血。

    “再射,再射,给我射死他!”

    一箭建功,领兵队正走火入魔般,狂呼厉喝,命令骑兵们开弓射箭。

    陈铮突入方阵之中,如此近的距离是不能用弩弓的,非常容易误杀自己人,甚至敌人未杀,反而将自己人射杀的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只是陈铮太可怕,杀人吞血,就像一只地狱中的修罗恶魔,刀光乍起,必有人丧命。现在哪怕拼着误杀自己人,甚至冒着同归于尽的风险,队正也要杀掉陈铮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,十几名骑兵结成刀阵围杀而来,把他围的风雨不透,又有数名弓弩手不断施放冷箭,陈铮一时之间陷入危境,险死环生。

    陈铮目光一寒,强行扭动身体,形成一个怪异的姿势,竟是灵光一闪,使出了化血二十七图谱中的一式,险之又险的避过了射来的暗箭。泣血刀斩中一名骑名的马刀,借势飞腾而起,运起鬼影无踪身法,瞬间脱离了刀阵。

    数支弩矢竟全部落空,只听几声惨叫,围杀而来数名骑兵刀光落空,被自己人误伤,满脸不可置信,箭矢尾羽在身上摇摆。

    扑嗵,扑嗵……

    一连数声倒地声,这些骑兵没有死在敌人手中,反而被同袍所杀。包括队正,所有人骑兵神色一滞,不可思议的看向陈铮,这种绝死之境下,还能逃出来,此人难道是神魔附身了吗?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趁此间隙,陈铮飘身落地,连忙平复气血,调和真气。此时,他脸色苍白,双臂已经不如刚才有力。连续暴发“血洗天下”与“雷霆万劫”两记绝招,让他的气血消耗太快,身体无法适应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队正看的分明,猛起一刀斩来,马刀发出的呜呜的破空声隐入雨声中,一道黑光划过,落向陈铮胸前。

    陈铮反手一刀,噗一声,刺穿了队正的身子,猛然抽刀,队正惨叫一声,血箭飞溅。随之,陈铮左掌一道掌影拍在他的胸口,瞬间,队正的口、鼻中渗出鲜血,脸色痛苦的挤成一团。“铛啷”一声,马刀掉在地上,整个人摔倒在地,浑身的鲜血和着雨水与泥泞,已然断气多时。

    周围的骑兵,听着队正的惨叫,顿时大恐,队形大乱,被陈铮冲过来,一人一刀,瞬间杀死四五人。

    就在乘余的骑兵彻底崩溃时,地面突然传来轻微的震动,好似发生了地震,雨幕斜挂中,一道人影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这人浑身的鲜血,发髻散乱,披头散发间露出一张苍白无血的脸孔,中气不足大叫道:“快走!”

    一声厉喝,脚尖点在一名骑兵头顶,劲力喷吐,把骑兵震的七窍流血,软软倒在地上。他却借势冲天而起,身如仙鹤凌空一折,冲入雨幕之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白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惊叫一声,看到白世镜狼狈的样子,如丧家之犬慌不择路而逃,脸色猛的一变,鬼影无踪一闪,瞬息之间,身体与黑幕融为一体,凭空而失。

    能让白世镜如此狼狈而逃,陈铮记中只有费无忌一人。电光火石之间,陈铮便知来了不可抵抗之敌,鬼影无踪全力暴发,化为一道阴影,凭风而逝,与白世镜异向而逃。

    “倒底是什么人,竟然令的白世镜受伤,难道是费无忌?”

    陈铮一路奔逃,脑子如电光火石般,念头急转。就算不是费无忌,也绝对是一名后天十层的强者。这等强者,距离先天化境只差一步之遥,底蕴深厚者,实力已不差于先天一阶的高手,甚至能逆势而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