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地上的尸体,白世镜眼中闪过一道精芒,沉声问道:“此人是谁?”

    俯身在此人身上摸索一番,毫无所获。这一位专业杀手,身没有携带任何可供辨认身份的东西,就连暗杀所用的短剑也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一尺长的短剑上,刷了一层乌漆,剑刃反射着蓝汪汪的光芒,淬了剧毒。

    “是史鼐派来的杀手吗?”

    白世镜思索起来,他们才来临河城,没有与任何人结怨。除了史鼐,再想不到其他的嫌疑人了。

    “史鼐的嫌疑最大,但不排除有其他人,前几天咱们可是遇到了费无忌呢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摇摇头,道:“是不是史鼐,明天就能见分晓。此人彻夜未归,若是史鼐派出的杀手,明天一定会来找咱们的。”

    陈铮点了点头,道:“最好是史鼐,如若不然,咱们的处境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一夜无话,陈铮处理了杀手的尸体,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。第二天,他醒的很早,独自一人在屋子里,以手代刀,演练着刀法。

    派出的杀手一夜未归,史弥就知道丁一凶多吉少。这可是他手下实力最强者之一,损失一个就让他心痛万分。憋了一个晚上,大清早去向史鼐汇报。

    “丁一失手了?”

    史鼐猛的一拍卓子,怒视着史弥叫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确定,但丁一彻底未归,区区有些担心!”

    史弥一副心痛的样子,他手下众多高手中,丁一的修为不是最高的,但交待给他的任务,从没有失手过。损失了这么一柄利剑,不光史弥心疼万分,史鼐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陈铮贼子只是区区后天七层修为,凭丁一的实力怎么会失手?难道是他身边的那两个人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史弥眼中凶光一闪而逝,出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陈铮贼子身边有一老一少两个人,青年似乎没有修为,但那个老家伙,本公子有些看不透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修炼的鹤啸九天神功,是玄门一流功法,最善收敛气息,若非修为相同者是察觉不到他的气息的。

    靖老步入后天十天已有几十年,真气磨炼到了极至,他若一意隐匿自身的气息,凭借史鼐后天五层的修为,根本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爷不如去试探一番,若此子活着,就说明丁一失手了,咱们在人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史鼐的眼中露出一丝厌恶之色,一想到陈铮那张可恶的脸,他就觉的一口郁气积于胸口,让他呼吸困难,恨不得把此人碎尸万段,剁成肉泥,方解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丁一后天八层的修为,都被对手斩杀了,万一陈铮对他发难怎么办?

    看出史鼐心中的顾忌,史弥眼中闪过一道阴厉光,低声说道:“公子爷不必担心,区区会派严宽等人在暗中相护。”

    史鼐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陈铮住宿的客栈,刚进门就见到他正跟着一老一少围在卓前吃早餐,与史弥互视一眼,脸上顿时欢笑晏晏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陈兄起的好早,我还道自己来的早了,怕打扰了陈兄休息呢!”

    陈铮连忙起身,向他拱作抱拳,眼神若有无若的扫了史鼐一眼,没有发现任何异状,热情的把他让到卓前,很高兴的问道:“史兄能来看我,陈某心中欢喜的很,有何打扰之说。史兄可曾吃过早餐,不如坐下来一起享用。这家客栈的小菜做的别有一番滋味。”

    说罢,朝着小二高声叫了起来,吩咐小二再摆一副碗筷。

    史鼐连忙摆手,道:“陈兄不用理会我,你自己享用即可!”

    陈铮果然不在理会他,再次坐下来,端起一碗稀粥“滋滋”的喝了起来,发出的声音极大,令史鼐皱眉不已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个粗俗不堪的胚子!”

    豪门世家讲究食不出声,寝不言语。只有粗鄙之人才会在吃饭发出恶心的声音。

    "陈兄好胃口!”史鼐忍着心中不快,虚伪的称赞一声,无意间问道:“陈兄昨晚睡的可好?若是对这家客栈不满意,今日再换一家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史兄关心,昨晚睡的极好。这家客栈其他方面都很好,唯有一点不好,就是晚上的蚊子很多。我昨天都窗户关的很严密了,还有蚊子飞进来,讨厌的很,被陈某一巴掌拍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史鼐脸色一沉,眼中闪过一道凶光,突然感觉衣袖被人拉了一下,如同一瓢凉水浇过,头脑瞬间清明,连忙收敛了胸中怒气。

    这一番变化极快,却被白世镜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史鼐此来就是为确实陈铮生死,如今看到陈铮活崩乱跳,唏溜溜的喝着稀粥,吃着小菜,上下两片嘴唇“吧唧”个不停,心中厌恶之极,一刻也不想停留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史弥察颜观色,突然惊叫一声,一掌拍向脑门,惊叫道:“不好,老夫人曾叮嘱小的让少爷辰时之回去。咱们出来的时间太久了,想必老夫要等不及了。公子爷,咱们赶快回去吧,免的老夫发怒!”

    史鼐心领会,起身向陈铮拱手抱拳,面带歉意的说道:“本想陪着陈兄在临河城游玩一天,恐怕是不成了。不如改日,改日一定陪陈兄玩到兴尽。”

    史鼐主仆二人一唱一合,随便找到个蹩脚的理由,向陈铮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陈铮连头都不屑抬一下,专心对付着碗里的稀粥,任由二人出了客栈。

    “这是来确认陈兄生死呢!”

    白世镜嗤笑出声,目送史鼐出门,突然看到客栈之外出现数名武者,拥簇着史鼐远去,眼中寒光一阵闪烁。

    “昨夜的杀手的确是此子派出的,候爷还需有所防备才好。此子心怀怨恨,不会轻易善罢干休。”

    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!”

    陈铮放下手中瓷碗,毫不在意的说道。史鼐充其量就是是太守府一位纨绔子弟,昨天的那位杀手的修为不弱,恐怕是他所能动用的最强实力了。

    除非是高通郡太守出手,不然凭着三人的修为,临河城还不是任由他们来去自如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上街购置些礼品,随我一同前往聚宾楼拜会碧月仙姑。”

    当日会宾山上,与顾轻舟相约在青州泰阳城相聚,算算日子,距今已过一月有半,想必顾轻舟等不及了吧。

    “给卓先生传信,让他前往泰阳城。咱们再于临河城待一日,明天乘船沿大河南下青州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的话,白世镜沉吟片刻,突然说道:“黑风寨不能没有高手坐镇,咱们就在临河城分别,靖老直接返回黑风寨,白某陪同候爷前往青州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老夫明天就动身返回黑风寨坐镇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出身青州,对青州的各方势力,山土人情极为熟悉,有他做向导,可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