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河城的商业很繁华,没有宵禁,子时前正是寻欢作乐的好时光,陈铮服用了九转熊蛇丸,一直打坐调息,以真气融解药力,送入内关穴中,温和的药力不断滋润着受创的窍穴。

    经过数日修复,内关穴已能通行真气了,只要不是极限运转真气,陈铮能正常发挥出后天七层的实力。

    随着药力完全渗入内关穴,陈铮推动着真气进入窍穴之中温养,五转七返之后,真气流出内关穴,进入阴维脉之中。

    当日与费无忌交手,真气强行冲入阴维脉之中造成的裂痕,也被生生之气彻底修补。

    冲破内关窍,修为步入后天境第二个层次,陈铮的实力超过从前三倍有余,足以吊打三四个从前的自己。由六层到七层,是质的提升。

    后天第二个层次,由七层到九层,主要修炼奇经八脉。按照白骨阴风诀的修炼法门,需要贯通阴维脉,阳维脉以及冲脉,方可晋升后天八层。

    修行有“一快一慢,一急一缓”之说,冲窍打破壁障讲窍的是一个“急”字,如疾风骤雨般,一鼓作气冲破壁障,突破到下一个境界。

    境界突破,修行速度就要放慢,不可操之过及,需要不断温养真气,粹炼经脉,这时候需要“慢”,不能急于提升修为。真气过窍时,五转七返,不断在窍穴之中温养,往复于经脉之中,最终才可运行大周天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就遵循着“五转七返”的秘诀,缓缓运行真气,白骨真气流入内关穴之中,不断压缩,而后形成一道真气漩窝,左漩五圈,右漩五圈,而后进入阴维脉之,再流向阳维脉,此为五转。

    到达阳维脉前的外关穴前,真气化作溪流,缓缓冲刷外关穴前的壁障,而后退返真气,再次回到内关穴,左右漩转五次,再进入阴维脉,缓缓冲刷外关穴。如此反复七次,即为七返。

    五转七返之后,真气温养的火候已足,阴维脉经过粹炼后,足够承受增长的真气。

    默运白骨心法,凝聚天地阴气,进行周天运行,九周天之后,真气回归丹田,进入气海大漩窝之中,经过漩窝的压缩凝炼,真气变的越加精纯,然而流出丹田,进入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把“慢”、“缓”二字诀拿捏的恰当好处,借助天地阴气粹取白骨精气,再经白骨心法炼化为真气。因为有观神普照功修炼而成的生生之气,阴气对他造成的反噬伤害降到最低,陈铮吞纳阴气的速度极快,最大程度的粹取白骨真气,以便快速积累真气,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修为提升要快,极端情况下,不惜服用各种丹药以助长修行,这就是所谓的“快“。修炼时要存如履薄冰之心,不可急燥,不能操之过急,要“慢”,要“缓”。

    陈铮对此修炼要诀的掌握已达炉火纯青,随心所欲之境,刚开始修行时,他还小心翼翼,不敢分心他顾,以避免真气暴动,走差经脉,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而念,他凝聚心灵之光,观照己身,神游鸿冥,真气运行时,五转七返,已然形成一种本能。

    白骨真气运行九周天,陈铮收敛真气于丹田气海之中,散了环绕周身的阴气,不断咀嚼这次修炼时真气的变化,并与以前进行对比应证,以期从真气的变化中窥探白骨阴风诀的玄奥。

    运转观神普照功,陈铮身体摆出一个奇怪的姿势,好似修炼瑜珈一般,身体的姿势缓缓做出变化。观神普照功配合化血二十七图谱,纯净气血,凝聚生生之气,修复着阴气对身体造成的创伤。

    直到被被阴气侵蚀的气血恢复如初,陈铮终于停止修炼,盘坐于床榻上,凝聚一道虚幻的心灵之光,如同一道皓洁的月光悬挂于脑海之中,观照己身,默察周身内外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噗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一阵衣袂破空声从屋外传来,在屋顶上消失。陈铮突然睁开眼睛,双眸中血光一闪而逝,彻底收敛了自身气息,好像一尊石像端坐不动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窗户被打开,一道黑影钻了进来,先是打量一番屋内情景,看到床榻上端坐着一人,似对自己进来毫无所觉,黑影紧贴着窗口,手指在窗户上轻轻一弹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,窗纸被弹破发出一声清响,黑影紧紧盯着床榻,见其一动不动,缓缓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床榻之上,明显进入深层次入定,物我两忘,对外界的感知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

    黑影一声暗笑,摸出一口短剑,蹑手蹑脚的接近床榻,距离床榻三四尺时,暴起发难,贯注了真气的短剑发出一道乌光,一道寒意侵入床上之人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乌光接近床榻不足一尺,突然一声轻鸣,黑影心神猛的一震,双目露出惊骇之色。眼前一道赤红闪烁,阴森冰寒的气息把他笼罩,侵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这股气息极度邪恶,腐骨蚀血般,阴森森的气息瞬间冰封了他的气血,令他身体僵直,速度慢了一拍,赤光击中了手中短剑。

    “不好,中计了!”

    黑影反应迅速,发出中计,抽身而退,向窗口飞窜。

    “逃的了吗?”

    陈铮一声冷哼,眸中血光闪烁,化作一道黑影拦在窗前,一刀劈出,风波不起,血光穿透了黑影,耳中听到一声闷哼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黑影倒地,发身嗬嗬的叫声,身体抽搐着,才几个呼吸已经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确定黑影彻底死去,陈铮上前一脚踢出,黑影被踹飞到门口,嘭的一声摔到地上,一动不动,终于确实黑影死透。

    眼中血光缭绕,嘴角悬起一丝冷笑,道:“就这点能耐,也敢来班门弄斧!”

    走到房中央的卓前,点亮上油灯,走到黑影尸体前,一把撕开蒙在脸上黑巾。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,方脸宽额,上唇一条浓黑的胡须。此刻,脸色铁青,全无血色,似死去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一股阴寒气由内而外散出,正是陈铮侵入其体内的白骨真气,歹毒的阴气已经把他全身气血冻僵。

    “陈兄!”

    门被推开,白世镜看到脚下的尸体,连忙把门关闭,向陈铮问道:“此人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