树林周围十几里全都荒野丘陵,不会有人来打扰,陈铮盘膝而坐,默诵白骨阴风诀,一念之间,白骨真气由丹田而出,穿行十二经脉,然后向阴维脉而去。

    真气刚入内关穴,一股撕裂般的刺痛传来,陈铮闷哼一声,赶紧让真气退出内关穴,脸色变的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这一次借助外力冲破瓶颈,果真是福祸同伴,内关穴被强行爆开,已然遭到创伤,真气无法进入窍穴之中,让他的战斗力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好在这次出来时,做足了准备,陈铮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,拔开软木塞倒出一粒龙眼大小的丹丸。

    黄泉魔宗的疗伤灵药——九转熊蛇丸,陈铮杀了王润元与庞文俊后,得了许多。对于治疗先天化境以来的内伤具有奇效。

    丹丸一吞而尽,随着胃液蠕动,药力融解,陈铮连忙运转白骨真气,把九转熊蛇丸的药力凝聚于经脉之中,而后以真气推送入内关窍穴之中。

    药力渗入窍穴,先是清清爽爽的感觉传出,等到药力开始修补窍穴,一股麻痒刺痛感传出,瞬间传遍全身,陈铮脸色微微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好像有无数的蚂蚁在体内乱窜,明明痛痒难当,却找不到痛痒之源,胡乱在身上挠着,不仅没有止痒,反而更难受了。

    这种明明很难受,却找到什么地方难受的感觉,让人发狂。

    陈铮在一堆枯叶上坐立难安,轻微扭动着,枯叶发出“哗哗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药力消退,体内的麻痒感渐弱,直至消失。陈铮吞出一口气,好似解脱般,突然倒在地上,侧过脸看到白世镜已经生起了火堆,支一个火架,烤着一只野鸡。

    靖老中了费无忌一掌,胸骨数处断裂,此刻疗伤。

    三人都不作声,火堆传来噼啪的燃烧声,一点油脂掉入火中,发出滋滋的声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敖烈是从幽州边境进入大离,进入蓟城与费无忌按插在这里的暗探联系后,才得知郝剑背叛,同时得到费无忌的命令,由他负责处理此事,得知郝剑以前常在高通郡逗留,马不停蹄的往酀州而来。

    从幽州入酀州,景阳岗是最短的路程,虽然最近传说景阳岗不太平,敖烈艺高人胆大,完全没有在意,独自一人翻穿景阳岗进入酀州。

    高通郡位于幽州东北方向,过了景阳岗还要再北行数百里,才进入高通郡境。前文说过,高通郡多山地丘陵,敖烈穿过景阳岗,在往前行,见有一座小山丘。天黑将晚,行走不便,就就山中露宿。

    晚间,山林中有些凉风,秋意渐浓,寒潮侵袭,不是露宿的好地方,起码也的找一个藏风避雨的地方吧!习惯了寒冰界的严寒酷雪,区区一丝秋潮寒露,敖烈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打坐调息片刻,祛除了身上乏意,竟然开始修炼起来,鼓荡气血,筋骨齐鸣,迸发出雷声,震荡骨髓,洗炼身体。天地间,阴冷湿潮的气息向他纷涌而来,清冷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上,如丝如缕的渗进毛孔之中。敖烈内视己身,只见体内一股幽暗死寂的真气通行十二经脉与奇经八脉。气血、劲力、真气等等一切力量被他凝炼在一起,浑然如一。

    脑海中,一道百鬼夜行图观想而出,突然,一道“沙沙”声传入耳中,敖烈瞬间停止行功,双眼迸出幽幽鬼火,幽暗死寂的气息环绕周身,警惕的看向四周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突然一道莫名气息向他笼罩而来,这气息能引动人的绮念,似有迷幻作用,稍微侵入体中,就令熬烈的真气燥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一声冷喝,敖烈拔地而起,一拳轰出,幽暗死寂的气息弥漫开来,一缕枯死意境透体而出,整个人化作地狱的勾魂使者,带着浓浓的死意,好似地狱走出的鬼神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功法?”

    一道诱惑力十足的声音传入耳中,香火扑面,妙曼的身形从天而降。竟是一位艳力四射的女子,面罩妙巾,看不清容貌,但一双如水般的瞳中,波光荡漾,让人不觉间沉迷其中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绝世妖娆!”

    熬烈心中暗赞,眼前猛的一亮,幽幽鬼火在瞳孔中燃烧起来,警戒的盯着眼前的娇艳丽人。

    “姑娘不请自来,不知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此女忽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,笑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敖某很好笑吗?”

    敖烈脸色猛的一沉,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道黑光袭击而来,尖锐的破空声被女子笑声掩盖,森森寒意依然被熬烈察觉。

    “妖女安敢欺我!”

    熬烈一掌拍出,鬼影幛幢,阴冷的寒潮侵袭而来,一道枯败死寂的气机爆发,瞬间迎向袭来的黑光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劲气相撞,发出一声轰响,敖烈被震退三步,目中鬼火炽烧,沉声喝道:“两年未见,秦师妹的修为更进一步,实力已经不弱于我了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秦珂琴一声冷哼,修罗刃瞬间斩出一道凌厉的气劲,阴煞之气侵袭向敖烈。一旁的魏笑笑娇笑着,肩膀一抖,粉红彩带卷了过来,两人配合默契,向熬烈夹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嘶啦”一声!

    一面三尺黑旗展开,护在熬烈身前,旗面招展,上面鬼气横生,无数怨魂厉鬼哭嚎,迎向秦珂琴与魏笑笑。

    浓郁的枯败死寂气息扑天盖地而出,周围一丈之内温度降低,旗幕之下,百鬼横行,扑向秦珂琴与魏笑笑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三人气劲相撞,各自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敖熬一抖手中黑旗,发出“啪”的一声爆响,目射幽光,沉声喝道:“秦师妹来者不善,是留把敖某留在此地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一个费无忌就让小妹头痛万分,小妹不得不为之。”

    秦珂琴声如寒霜,杀机浓烈,与魏笑笑一前一后,对着熬烈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“只凭你们二人,恐怕还留不住熬某!费师兄已至高通郡,对噬心真君的传承志在必得,秦师妹何不放弃,免的以石击卵,最后灰头灰脸。”

    “熬师兄好大口气,谁说我们只有二个人!”

    随着秦珂琴一声冷笑,山林中走出一道黑影,手按剑柄,与秦珂琴、魏笑笑呈三角,包围熬烈。

    “敖师兄,郝剑有礼!”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看到郝剑,熬烈的眼中寒光暴射,杀机凌然,略带惋惜的说道:“郝师弟何其不智,竟然背叛费师兄,圣宗之内,恐怕再无你的立足之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