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式“血洗天下”超水平发挥,威力之强,凝聚了大河之势,血浪滔天,阴气成雾,滚滚扑向费无忌。

    旁边的白世镜不甘示弱,一式仙鹤亮翅,脚尖点在剑身上,借力悬浮,再一脚踢在剑柄上,长剑“嗖”的一声刺向费无忌。

    费无忌周身暗金光芒闪烁,阎浮天动极限运行,长剑刺在他的身上,发出一声悲鸣倒飞而回,剑身轻颤,嗡嗡之声不绝于耳,好似在向白世镜倾诉委屈。

    阎浮天功的威力之强悍,让白世镜大吃一惊,竟然能抵御住他的剑道锋芒。

    费无忌震飞白世镜的飞剑,瞬间鼓动气血,真气贯通全身十二正经与奇经八脉,由丹田流出经双臂主经脉,运于拳头之上,一股强绝霸道的拳势冲天而起,把大河的浪滔都压平,周围一丈之内,海晏河清,无风无浪,就连空间与时间都被他的拳势所凝结。

    拳头上暗金的光芒浓郁,化为实质,就像戴了一只暗金色的拳套,对准陈铮一拳轰出,速度快到极点,拳势充塞于天地之间,大河之上,凝滞了空间,冻结了时间,在陈铮眼中,反而变的极慢。

    暗金色的拳头,以无可挡抗之势轰向陈铮,恐怖的拳势排山倒海,冥冥之中一股气机锁定了陈铮,让他生出避无可避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面对费无忌全力轰过来的拳头,陈铮倒吸一口冷气,好像整个天地都被暗金色的拳头影响,让他有种天地之大,再无容身之所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拳不能力敌,更不能逃避。

    陈铮明白,一旦逃避,自己的心里就会种下费无忌天下无敌的念头,成为自己的心障。若不能打破费无忌无敌之念,天人合一无望,将无法突破后天十层,晋升半步先天。

    “拼了!”

    陈铮神色绝决,一股无坚不催,阴狠惨烈的刀势透体而出,斩向费无忌的无敌拳势。泣血刀发出“嗡嗡”的颤鸣声,为主人的斗志而欢呼。赤红刀芒猛的由刀尖暴出一尺之外。

    刀势所过,在大河之上留下一道数丈长河沟,河浪怒嚎,滔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费无忌不由大喝一声,对于陈铮的勇气佩服无比,此子心性坚韧,遇强则强,竟然在他拳势压迫之下,修为再做突破,无坚不催的刀势越发惨烈,几乎要凝聚成形,迈入小成之境,实在让他惊讶万分。

    面前血浪滔天,刀势冲天而起,携着血浪排山倒海般向他涌来,沛然无敌,竟要与他的拳势争锋。

    “嘿嘿,果然留你不得!”

    眼中一道冷厉之色闪烁,费无忌神拳加速,流星赶月般轰入陈铮的血浪之中。

    强慢的拳压,如泰山压顶,陈铮眼中血光暴射,胸口发闷,脸色变的扭曲,形如厉鬼,如同崩到极限的钢绳,稍加一分力就要断裂。

    “竟然连一拳都接不住吗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之震骇,如同十二级地震,费无忌的实力之强悍,给他带来的压力之大,几让他心神失守,放弃抵抗。

    “滋!”

    看出陈铮的窘境,白世镜左手剑指一引,长剑于头顶旋转半周,剑尖轻颤,吐出一尺剑芒,瞬间变为一道青光。凌厉的剑势,无滔的锋芒,白世镜的鹤啸九天神功使到极限,全身真气压缩为剑气般的存在,以气驭剑,刺向费无忌。

    这一剑让费无忌剑色大变,连忙收回七分拳势,余下三成拳势与陈铮的刀势相撞,三丈之内,空间破碎,劲气爆炸,开天劈地的暗金拳头轰入血浪之中,好似强爆了原子弹,一道十米高的水浪冲天而起,大河水面瞬间下沉三尺,人为制造出一道直径十米的大漩窝。

    水浪冲天,被两股强绝的气劲冲击,轰然破碎,化作倾天大雨降落,一道水幕垂落,把激烈交锋的两人分隔。

    水幕之前,费无忌拳头舒展,挥手一道气劲拍出,击中白世镜刺来的飞剑。这一道劲力大有玄机,显露出费无忌真正的底蕴。

    水幕之后,陈铮眸中血光盈盈,嘴角溢出一缕鲜血,惊骇看着费无忌挥出的劲力与白世镜的飞剑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紫气东来心法入门,陈铮对劲力运用已有几分心得,目光透过水幕,看的一清二楚。费无忌这一击包含三重劲力,第一层刚猛凌厉,被白世镜飞剑刺破,第二重劲力激发;这一层柔韧如水,能把精钢化作绕指柔,飞剑如入泥淖,无坚不催的剑之锋芒被瞬间消弱五层;第三重功力,刚柔并济,相互纠缠,形成一道螺旋劲力,瞬间绞灭了飞剑的锋芒气机,这重戏力聚散由心,结成一道劲网欲把飞剑兜住。

    长剑发出一声悲鸣,白世镜脸色突然一变,心神与飞剑沟通,长剑瞬间激发一道青蒙蒙剑光,刺破费无忌的劲网,飞回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这一次,陈铮彻底疯魔了,燃烧全身精血,白骨真气在经脉中咆哮,血焰滔天,赤红刀光冲天而起,掀动了身下的大河,夹带着数吨河水轰向费无忌。

    如此还不够,鬼影身法使出,十几道身影幻化,形成一道黑色风暴,挟着惨烈的气势,冲向费无忌。

    一座莲台当空轰下,罩向费无忌,莲台上花瓣飘落,杀机暴露,天地阴气凝为实质,与刀光相融合,化为杀鬼斩神的凌厉一击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,但还不够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陈铮挑选的时机极好,费无忌刚刚化解了白世镜的何倾世一击,正是旧力已尽,新力未生之时,陈铮潜力尽施的绝杀一击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费无忌面不改色,冷厉的目光中透射一丝轻蔑之色,低吼一声,周身暗金光芒大盛,暗金光芒凝到极点,泛出金属般的质感,向陈铮冲过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暗金的拳头,纯粹无比,一股比泰山压顶还要强绝数倍的压迫力,压向陈铮。血浪崩溃,莲台分解,遍布天地间的身影瞬间湮灭。

    大河轰鸣着,十丈之内,因为二人的激战,下起了倾盆大雨。

    陈铮的身形猛的从血浪之中飞出,“哇”的喷出一口鲜血,脸如金纸,苍白无血,双目中血光退散,周身筋骨发出噼哩啪啦的爆响起,好似爆竹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