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陈铮一声低吟,费无忌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厉之色,一道浓烈的杀机从身上闪烁而出,目放寒光,嘴角悬起一道阴冷的笑意:“踏破天险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我正要四处找你,没想你却送上门来。今日我亲自出手,看你是否还能逃走!”

    费无忌杀机一闪而敛,运转阎浮天功,抬起脚在山丘上用力一跺,借势冲飞而起,如苍鹰搏空,化作一道闪电扑向大河。

    这一门功法位列黄泉魔宗四大嫡传之一,千年之前,曾有一位前辈修炼此功,最终封道于天,超脱凡俗,故尔被黄泉魔宗尊为第一功法。

    费无忌从天而降,落在大河之上,脚尖轻点水面,如离弦之箭窜向河中心的渔船。运转阎浮天功,真气浩浩荡荡,如天神降临,相隔数丈之外,对着渔船一拳轰出,好似开天辟地,瞬间之间,渔船发出“咯吱”的声音,被滔天拳势压的要解体一般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白世镜大吼一声,身体腾空,腰间长剑发出一声清脆的铮鸣声,余音缭绕,不绝于耳。青蒙蒙的剑光悬浮于身前,突然“滋”的一声尖啸,刺穿的空气,直奔费无忌面门。

    知道费无忌修为浑雄,白世镜一剑尽起全力,全力运围鹤啸九天神功,身如仙鹤,在空中发出一道厉唳声,向费无忌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费无忌惊咦一声,脸色微略凝重起来,此人功法精纯,似是玄门正宗。剑光凌厉,锋芒毕露,几乎让他误以为是玄天剑派的弟子了。

    “好剑法!”

    费无忌大笑一声,周身浮显出暗金之色,竟然要以身试剑,阎浮天功运转到极限,任凭白世镜无坚不催的剑光刺来,一拳轰出。阎浮天功专修自身,不假于外,真气刚强浩大,势如泰山。这一拳轰出去,拳势凝重如山,好似能破碎世间一切规则束缚,无往无不利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白世镜脸色猛然大变,身如仙鹤般,急速而灵巧在的空中转个半圈,远远避开费无忌,“嗤”的一声,长剑离手,化作一道青蒙蒙之光斩向费无忌。

    修为到了费无忌这等地步,拳劲收发由心,一拳轰击无果,马上收敛劲力,沉重的拳势直接撞在渔船上,把渔船轰的四散五裂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陈铮一声长啸,鬼影无踪使出来,化为一道黑影,冲向费无忌。

    “蜉蝣撼树,自不量力!”

    费无忌一眼看穿陈铮的修为,不过后天六层而已,竟然敢对自己出刀。身体凌空,猛的一拳轰出,身体平空横移数尺,巧之又巧的躲过了白世镜的驭剑刺杀。

    身体发出暗金色的光芒,费无忌化作斗战天神,回首一拳轰向空中的剑光,凝如实质的拳劲,形成一道透明的拳印,打爆了空气,发出“嘭嘭嘭……”爆炸声。

    这一连串动作,说来话长,却只在一瞬间发生,费无忌不愧是黄泉魔宗外门第一人,面对陈铮与白世镜前后夹击,应对从容,举重若轻,只用两拳就化解了二人合击。

    “好拳法,让老夫来领教一番!”

    同样是用拳头做为武器,看到费无忌出拳之际,拳力收放自如,举重若轻,一拳即出,开天辟地,拳势惊天动地,不由见猎心喜,猛的大喝一声,一记百步神拳轰向对方。

    这一拳来的太突然,费无忌好似完全无法躲避,身体暗金光芒大盛,竟要肉身硬抗靖老的拳法。

    靖老的拳法虽不如费无忌气势浑雄,但也有催碑裂石之威,以血肉之躯相抗,恐怕要被一拳轰的筋断骨碎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这一拳结结实实的轰在费无忌身上,直接轰的倒飞出四五丈,身体跌落河中。眼看沾到水可,费无忌面不改色,一掌拍向水面,巨大的反震力,把他震的向天空飞去。

    靖老一击轰飞费无忌,脸上露出得意之色,任你神功盖世,受了自己催碑裂石的一记重拳,不死也要吐血三升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看到费无忌若无其事的飘身而起,靖老大叫一声,无法相信这个事实。以他后天十层的修为,用尽全力一拳,连费无忌一根汗毛都没伤到。残酷的现实打击的他差点心神失守,好像个输不起的赌徒,红着眼晴,狂吼着冲向费无忌。

    “靖老小心!”

    阎浮天功被黄泉魔宗尊为第一功法,强猛凶狠,只修自身,不求诸于外物,一身伟力归于己,足可列入当世第一等内外兼修之神功。费无忌身体之强悍,只要一口真气不泄,就算刀剑加身,也伤不到他一根汗毛。

    靖老如此莽撞的冲上去,以己之短攻敌之长,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看到靖老近乎理智丧失,陈铮脸色陡然一变,,大声疾呼。可惜,靖老冲的太快,他提醒的太迟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任凭靖老一拳轰在身上,凶猛的拳力与暗金光芒相撞,发出一声轰响。费无忌的身体晃了一晃,反手一掌按在靖老胸前,直接把他拍入大河之中。

    “靖老!”

    看到靖老跌入河中,眨眼就被河水淹没,陈铮厉吼一声,手中泣血刀迎风一斩,一道血浪顺势而出,把大河之水都染红了。

    天地间的阴风向他纷涌汇聚而来,一尊白骨巨魔显化于头顶,一首三面,仰天咆哮,阴气似受到了刺激般,呼啸成风,把陈铮彻底卷起。

    阴风怒嚎与大河水气相结形成一团灰雾,陈铮踏于其上滚滚而来,就要把费无忌淹没。

    “白骨阴风诀?”

    费无忌见到面前阴风凄惨,大河变作了血河,掀起滔天的血浪,一股惨烈的刀势从血浪中冲出,向自己斩来。刀势凌厉,刀光如一挂血河悬浮于半空。陈铮幻化出几十道黑影,如同血河中冲出的厉鬼,带着噬血的疯狂之态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大河怒吼,血浪滔天,厉鬼啖血,陈铮一丈之内,彻底变成了修罗鬼域。

    尽管心中恨极了对方,费无忌也不得不道一赞叹,后天六层就已把白骨阴风诀修炼入门,整个黄泉魔宗之内,陈铮是独一份。

    内门弟子中,修炼这门功法者虽少,却也有十指之数,之所以能够入门,全是借突破后天十层,天人合一时,才借由冥冥之中一点灵感而成。至于小成者,先天境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陈铮能在后天六层就入门,是何等的难能可贵。

    陈铮表现的越优秀,费无忌心中的杀念就越炽烈。一旦此子成长起来,绝对是他的大敌。冥冥之中有所感应,若不能乘其羽翼未丰之际斩杀以绝后患,此子必将是他成道途中的绝世大敌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