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对陈铮嘲讽,郝剑面不改色,缓缓站称脚跟,长吸一口气入胸,压制着胸前沸腾的气血,以阴煞真气护住心脉,慢慢的炼化体内的异种真气,直到把这段真气炼化,心口绞痛感渐弱。

    目光复杂的盯着陈铮,嘿嘿笑了几声,透出一丝穷途未路的悲凉,以及无限感慨:“没想到你已经成长至斯,恐怕费师兄也对你无可奈何了!”

    世事难料,谁也想不到,当初如同丧家之犬逃出阴风山,被追杀的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的灰衣弟子,如今能把一位半步先天围攻至死了。

    “陈某听说过一句话,三十年河东,三十河西!当日的陈某何其狼狈,凭借好不容易得来的一门功法方能活命。如今,风水轮流转,就不知郝兄有何凭依能够活过今日。若是陈铮不满意,恐怕明年的今日,就是郝师兄的祭日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郝剑闻言,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,笑到一半,牵到了胸口的内伤,剧烈的咳嗽起来,“咳咳……咳……”

    好像得到肺痨一般,咳的上气不接气,脸上浮出一朵红晕,陈铮都怀疑,他再咳下去,要把肺咳出来了。

    噗!一股深红色的浓血咳出来,郝剑急促喘急着,好一会儿都平息的燥动不已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天下之事,无不可谈!你有什么条件,尽管说出来,郝某今日认栽!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!”

    终于从郝剑口中听到这句话了,不容易啊!当年之事,让他胸口憋了好大一股郁愤之气,如今一吐为快,陈铮眸光忽然血光大作,盈盈如血水覆盖了双眼,整个的气质陡然一变,阴风嘶唳,环绕于周身,面色冷峻,阴森森的气息扩散而出,一丈之内,生机皆无。

    “秦珂琴为什么来到大离,不要说什么为了追杀我,或是图谋我身上的秘密,你们有到底有什么图谋?”

    陈铮声音阴冷,好似幽冥之中刮来的一道寒风,冰彻如骨。郝剑听在耳中,浑身一僵,目中闪过一道精光,脸色亦变的冷漠如霜。

    “嘿嘿,事涉宗门高层,不知有多少的天人境高手注视着此事,没有得到宗门天人境的默许,我敢说,你敢听吗?

    我劝你还是把我放了,若不然坏了宗门高层的算计,你就彻底完了。”

    好似反击陈铮刚才对他的嘲讽,郝剑亦露出一丝嘲弄之色,目光轻眺,看着陈铮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与天人境牵扯到一起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震,能让天人境关注的事情,绝不简单。郝剑话中,似乎他们带着某种使命来到大离。

    什么事能引的宗门天人境高手关注,而且不止一位天人境?悟道棋盘的分量显然还不够,难道与大离护国天王开辟洞天有关?

    陈铮摇摇头,时间对不上。

    他从阴风山逃出来时,秦珂琴就一路尾追而来,这是两年以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护国天王莫延昭还在闭关参悟开天辟地之意,大离局势还算平稳,虽然政令不出中州一地,但各地的封疆大吏们还在蛰伏期间,对皇朝还算恭敬。

    近期,最引人注目的事情,对于普通武者而言,莫过于悟道棋盘出世,对于先天之上的高手而言,就只有莫延昭开辟洞天一事了。

    陈铮实在想不到,除了这两件事,还有什么事情能够引的宗门天人境高手关注。

    “秦珂琴想要把费无忌拖在幽州一个月,显然这件事至多就在一二个月内见分晓。我没有资格插手,但也不能让费无忌得逞。想要拖住此人一个月,眼前就有一个最佳人选。”

    陈铮目泛异光,瞥向郝剑,见他渐渐有恃无恐起来,朝白世镜与靖老使了眼色。三人齐齐上前一步,把郝剑围在中间,杀气横溢,做好了雷霆一击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你换个条件,不然郝某宁可鱼死网破,费无忌会给我报仇的!”

    眼前三人杀机浓郁,恐怕真的动了杀心,郝剑脸色猛的一变,惊声大叫道。

    “两个条件!”

    陈铮竖起两根手指,目中一片赤红,已经露出不耐烦之色,冷漠的说道:“说出你们为什么而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绝无可能!”

    郝剑语气坚决,一口回绝了陈铮的条件,厉声叫道:“休想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郝剑回绝的利索,陈铮也不废话,一声厉吼,泣血刀再度出鞘,一道血光扑向郝剑。同时,靖老一记神拳轰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郝剑身体踉呛后退,嘴角溢出一股鲜血,硬接两人一招,让他内伤再次加重。

    “说出来,饶你一命!”

    陈铮一刀得手,抽刀后退,泣血刀身赤焰升腾,眼中血光绽放,杀气腾腾的说道。此人露出一副声色俱厉,宁死不从的样子,明显是故作玄虚。

    但陈铮却是真的动了杀心,只要他口中说出一个不字,绝对把他立斩刀下。

    郝剑也不是视死入归之人,确实陈铮杀心已动,终于屈服了。横竖都是死,若是陈铮不知进退,一意插手此事,坏了门中天人境的算计,就是他自己找死,怪不得他。

    “噬心真君封道失败,真灵转世重生。再有一个月就到出世之时了,谁能代替真君渡过出世之劫,谁就能得到他陨落时留下的祖脉之晶,从而一窥封道之秘,代劫之人还可以得到真君毕生的修炼经验。祖脉之晶已经被宗门天人境高手预定,你若气插手此事,让真君出世之劫产生变故,天下地下,再无你容身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洞天真君转世重生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震,第一次听说人死还能重生。难怪秦珂琴神神秘秘,想必她一直在寻找洞天真君的转世之身,或许已经找到了。

    得到一位洞天真君毕生的修炼经验,等于一步蹬天。

    “不行,绝不能让费无忌得逞!”

    陈铮脸上一道戾气产生,浓郁的杀气透体而出,直逼郝剑,沉声叫道:“你对噬心真君的传承也有兴趣吧,便你争的过费无忌吗?

    我的第二个条件就是,你把费无忌的行踪透露出去,并且想办法把他引入幽州,让他一个月之内不得踏入酀州!”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背叛费师兄?”

    郝剑失声惊叫,如此意想天开的条件,陈铮也能说的出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