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杀!”

    陈铮从灌木丛中飞窜而出,脸色冰冷,鬼影无踪化作一道黑影,瞬间冲到郝剑背后,一记“血先天下”斩出,这一刀蓄谋已久,几乎达到他的巅峰,心与身合,身与刀合。从紫气东来心法领悟到的劲力玄奥,被他尽数融入刀法之中。

    筋骨齐鸣,气血沸腾,真气咆哮,被他以紫气东来心法统全归一,精炼到极至的血浪从中央塌陷、浓缩,形成一道血幕。

    摒弃了刀法中的一切招式变化,简简单单的一记竖劈,却妙到了巅峰,如羚羊挂角,于半空划过一道孤线。浓郁到实质阴气参合了白骨真气,如同万载寒冰,泣血刀所过之处,三尺之内的空间被冻结,形成一片凝固的血色图画。

    “才短短一个月不见,此子的修为与刀法都更加精进了,真是不可思议。若再多给他一段时间成长,恐怕十大弟子的格局就要发生变化了。”

    刀光如血,所过之处留下一道道血影,阴冷森寒的气息把他的血液都冻僵了。血光落下,郝剑瞳孔一缩,惊出一身冷汗,逆运真气,一个侧移,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嘶啦”一声,刀光余劲刮到的后背上,在他衣衫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,刀劲擦中皮肤像被火烧一般疼痛。

    郝剑身形狼狈至极,立足未稳,突然一道青蒙蒙剑光从天而降,虚空绕半匝,剑光如丝,缠向他的脖颈,这一剑极为阴狠,稍有不慎就会被割去头颅。

    话本传说之中,有剑仙能御剑千里,割去敌人首级。白世镜的驭剑术达到这等夸张的境地,但十步之内伤人如探囊取物,已有几分剑仙的风采。

    陈铮一刀落空,再度化为黑影,于空中一折,好像跗骨之蛆紧紧追向郝剑。就连靖老也不甘示弱,腰身一扭,一股庞大的劲力由后腰而生,沿脊椎传递到双臂,调和真气,百步神拳中一记重拳轰出,拳风呼啸直奔郝剑。

    三面夹击,前有锋芒无匹的剑光,后有如山而临的重拳,就属陈铮修为最低,对他的威胁最小。郝剑眼神冰冷,剑光一闪,剑身上黑色煞气急速凝聚弥,头顶的煞气之花瞬间崩溃,一道煞气凝成的黑色大剑锁定陈铮,遥空斩落。

    “雷霆万劫!”

    黑色的煞气之剑斩落,陈铮心中一惊,身影自虚空猛的一滞,泣血刀连挥,在身前布下四五层刀网,鼓荡全身气血,一声低呼,十几道剑光冲天而起,一座莲台呈现,六朵花辩飘落,劲气交织,形成一道奇异的力场,把陈铮护在中间。

    刚才郝剑头顶煞气之花,让陈铮眼前一亮,心中灵感爆发,此刻使出“雷霆万劫”这一门绝招后,心中陡然生出一个念头:“雷霆万劫善群攻,有防御之能,若能像郝剑一般顶在头顶,就不用再怕偷袭了。”

    雷霆万劫是由风雷九击刀法中演化而来,过于注重杀伤力,不利于防御,若能创出一门纯防御刀法就好了。

    可惜,陈铮所会的刀法之中,没有任何一门是善于防守的。

    煞气之剑落下,陈铮连忙收摄念头,把这个想法存于心中,泣血刀迎天而斩,一道血浪排空,与煞气相撞。

    本身蕴含浓郁阴气的“血洗天下”与郝剑的煞气之剑相撞,两种同源的气息碰撞,发出一声巨响,二人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劲力,被双双抛飞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郝剑突觉肋侧寒意入侵,于半空中一闪,只听到一声衣补破裂声传入耳中,一道血花由裂开的衣中飞溅而出。

    白世镜一剑得手,蕴含于剑中的真气瞬间由伤口钻入,郝剑胁下一木,身体落地后,双脚一浅一深,踉跄后退。

    “我命休矣!”

    站都站不稳,就别提发力了。面对三大高手围攻,郝剑露出一丝苦涩笑容,榨取全身真气,凝聚天地间的煞气,阴煞功心法全速动转,黑色的煞气被几乎凝聚成实质,形成一个护罩彻底把自己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不等他立足稳定,靖老的一记重拳轰中煞气上,差点让护罩崩溃。

    “滋滋滋……”

    一拳过后,紧接着一阵惊心动魄的尖啸声传来,刹那间,十几道黑影扑天盖地盘袭杀而来,陈铮手持泣血刀,赤红的刀光使的空气扭曲,以一种极为玄奥的轨迹划开了郝剑的护罩,刀光遇隙而入。

    接连被袭,郝剑连连后退,阴煞功过度运行,使他的脸色泛白,面对三大高手连番攻击,有些措手不及了,连防卫都难以为继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借助靖老一记重拳消弱了郝剑凝聚煞气形成的护罩,陈铮一刀切开护罩,刀光从郝剑的脸颊划过,在他脸上留下一丝红线。郝剑极力闪避,没想到白世镜借机发难,挥手一道掌风拍出,长剑在空中打了一个转,化作一道青蒙蒙的利箭,刺向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刀剑夹攻,两权相害取其轻,体内真气猛的一震,护罩解体,化作一面黑盾挡在胸口。一抹血色刀光掠过,削掉他的一缕头发,郝剑硬生生受了白世镜一剑。

    凌厉的剑劲被黑盾消弱七层,余下三成依然攻入了他的心脉,郝剑心口了阵绞痛,鲜血无法抑制的从鼻孔中流出,瞬间染红了他的衣衫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黑影袭来,郝剑再无抵抗之力,被陈铮一记鬼爪手拍中,身体倒飞出去,重重摔在地上,又连翻数个滚,迅速从地上爬起来,轻轻一掌拍在自己胸口上,震散了心脉周围涌动的气血。

    突然大吼一声:“住手!”

    正在酝酿真气,刚要出拳的靖老,突然一怔,真气自动退散。白世镜连出数剑,气息已竭,锋芒已弱,驭剑术难以维持,身体自空中一斩,如仙鹤般轻飘飘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只余陈铮一人奋起余力,鼓荡气血,周身功力拧为一体,白骨真气沿泣血刀而行,一道猩红的血光升腾而起,血浪涌动,斩向郝剑。

    刀至中途,听到郝剑一声大吼,眼中透出一道异色,眸中血光暴射,突然化作一道黑影卷入血浪之中。

    滋滋滋……

    血浪平息,猩红的刀光发出尖锐的破空气,环绕在陈铮身体周围,衬托着陈铮,好似一位从血池之中走出的修罗恶魔。

    平复气血,收敛气息,三五个呼吸之间,陈铮周围环绕的刀光被他一一崩解,化作精纯的血气,被他敛入体内,融入本身气血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门“血洗天下”被陈铮修炼到超凡入圣之境,收发自如,心念如一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讨饶吗?”

    陈铮的双眼中,血光闪烁,嘴角悬起一道线,露着一丝嘲弄之色。

    “果真是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!遥想当年,自己面对郝剑讨饶求生,今日风水轮流转,终于轮到郝剑了!”

    看到郝剑眼中露出求饶之色,陈铮心中快意无比,就像吃了人生果,浑身十亿毛孔齐欢畅,念头通达,就连白骨真气都灵动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