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就是郝剑?”

    青年一口道破他的姓名,郝剑心神大震,目光猛的一缩,死死盯着面前两人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二人是冲着我来的!”

    能一口道破他的名字,绝对是同门之人。郝剑想破头破,都没有想起,宗门何时有过这两位半步先天。老者实力平平,同境界之中,只能算是中上之游,还是托了他年长的关系。

    青年则不同,修炼的玄门正宗功法,一身气质飘渺无定,气息内敛于体,整个人往面前一站,好似与天地相融,与脚下山丘化为一体,令郝剑不敢丝毫大意。

    “此子修炼的功法与圣宗完全背道而弛,我与太一道派也从没有过交际,这人倒底是谁派来的?”

    他甚至怀疑过费无忌,但他跟随费无忌多年,对费无忌不说知根知底,但也知道费无忌自从修炼后,从没有出过寒冰界。瞬间排除了这个猜疑,脑中念头一动,一张冰霜娇艳的面孔出现。

    “秦珂琴?”

    白世镜与靖老互视一眼,突然往前迈出一步,沉声喝道:“不过想了,今日此地就是你的埋骨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要杀我?”郝剑眼中寒光一闪,“锵”的一声拔出长剑,随手一挥,剑光如匹练,斩向靖老。

    “你们找错人,郝某今日就把你们拿下,烤问一番,倒底是哪个在背后暗算于我!”

    靖老的眼中闪过一道厉色,这是把自己当作软柿子了,郝剑出剑快,靖老比他还快。猛然间双手回翻,结成一道奇异的掌印,一股剧烈的气息波动爆发而出,凶猛的轰向郝剑。

    这一式掌印,是靖老疏理一身所学,与卓未央共同推衍而出。原本有三式,一剑一掌一拳,可惜,靖老的底蕴终究差了一点,还是以卓未央之主才推衍出一掌。

    这一掌浓缩了卓未央的对掌法的全部领悟,还不完善,但就算如此,威力依然不俗。掌如翻天印,居高临下,瞬间盖向郝剑。

    同时夹击郝剑的白世镜,周身爆发出一道青蒙蒙的剑光,飞身凌空,好像化身为一只仙鹤,双手捧剑,势若流星,青蒙蒙剑光划过虚空,刺向郝剑。

    面对两位半步先天的左右夹攻,郝剑的脸色只是微微变,就迅速收敛一切杂念,心念如一,狂笑一声,天地间一道黑色向他汇聚而来,好似披了一层黑色的盔甲,黑气之中,阴风怒吼,猛鬼厉嚎。随着郝剑长剑一指,黑气向四周弥慢开来,笼罩向白世镜与靖老。

    “小心,这是阴煞之气,天地间了恶毒的存在,沾到身上就会纠缠不休,若是被其入脑,就要变成疯子,心神俱丧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突然大叫一声,长剑一抖,青光绕匝,分化出一道剑光回护己身,锋芒之气无坚不催,瞬间湮灭了冲到身前的煞气。

    郝剑乘机,以身御剑,杀向靖老。柿子捡软的捏,白世镜正在绞灭周围煞气,抓紧时机,一举斩杀老家伙。

    阴煞功不如黄泉魔宗四大嫡传,却是从修罗阴煞功中演化而出,修炼者甚多。放在大离皇朝,亦是一流功法。

    郝剑心念合一,强聚燕山无数年积累的煞气,好似灭世的恶魔,煞气与剑光相合,斩向靖老,可以破灭天地的恐怖黑气把天地都撕裂了,瞬间出现在靖老身前。

    被一道锋芒无匹的剑势牢牢锁定,靖老的面色大变,腰身一扭,一记重拳捣向煞气剑光相合的黑光。

    他自修行以来,一双拳头面对过无数的强敌或是弱者,百步神拳出神入化,一拳轰出,拳劲刚猛霸道,大气无比。好似变成一尊金刚天神,势若奔雷,威不可凌。

    看到靖老这一记神拳,郝剑脸色终于变了,手中长剑猛的一划,一道剑光牵引着天边的煞气在他身前聚汇,不断的凝缩着,煞气似乎要摆脱他的控制,不断扭曲变幻着。远远看过来,就像一朵黑色的煞气之花,正缓缓绽放,周围一丈之内,所有草木被煞气侵夺了生机,就连泥土都都被侵染成一片黑色。

    燕山,穷山恶水,生机绝灭,死气、厉气、煞气等等,一切阴暗负面的气息都汇聚于此,经过千百年积蕴,成为了一等一的绝恶之地。

    郝剑几乎以为回到阴风山,一举一动,天地间煞气相随,这里变成了他的主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刚猛无滔的百步神拳,如同一百迈速度的推土机,气势汹汹的推灭了冲击而来的煞气,刚强的拳劲压缩了空气,形成一道强压不断向前涌,要把郝剑碾成齑粉。

    “老匹夫休想!”

    软柿子也有爆发的时候,郝剑被对方一记重拳轰碎了剑光,对方得寸进尺,重拳突进,竟然向他碾压而来。

    邪异的煞气之花终于绽放,郝剑心神一动,悬浮在他头顶之下,道道煞气凝如实质般垂落而下,郝剑长剑一指,这些煞气与剑气相合,十几道黑光化作黑蛇般绞杀向靖老。

    白世镜一直没有发挥全力,看到郝剑与靖老激战在一起,突然一动,双臂伸展,如白鹤亮翅,一道鹤唳声由嘴里发出,鹤啸九天,刚猛、柔软数道劲力相互纠缠,形成一道奇异的力量,青蒙蒙长剑脱手而出,凌空斩向郝剑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青光与黑光相撞,斩碎了黑光,而后自空中一顿,突然倒转方向,飞向白世镜。白世镜发出一声长啸,脚尖在剑身上轻轻一点,如神鹤一般猛的拔高一丈,右手食指于长剑轻轻一弹,长剑再次化为青蒙蒙剑光,遥空刺向郝剑。

    “好一门百步驭剑之术!”

    这等驭剑之术,郝剑只在内门弟子的闲谈在听到过。对于宗门的那些先天化境的弟子,驭剑术依然是一门极其难得的绝世剑术,而且易学难精,没有十年苦功,不要说百步驭剑,十步之内随心所欲,就很不了起了。

    白世镜的驭剑术也没有达到百步之境,便十之内,无人可敌,倒不是夸大之词。

    长剑上下翻飞,每一击都从不可能的方向杀来,第一次面对这种剑术,郝剑手忙脚乱。旁边还有一个靖老,百步神拳刚猛凌厉,十几记重拳砸过来,轰在他的护体煞之上。

    轰轰轰……

    一连数拳,郝剑头顶的煞气之花由实变虚,明显消耗过度。白世镜见状,曲指并剑,点在长剑之上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长剑破空,靖老的百步神拳一左一右,同时轰击在郝剑身上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任凭郝剑修为精深,硬怼两位后天十层高手的轰击,刚猛的拳力轰在身上,让他眼冒金星,一口鲜血喷出。不等他反应过来,又一记重拳轰来,直接轰碎了他的护体煞气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青光凌空而来,一剑刺向郝剑的面门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不愧是郝剑,应变之快,间不容发之际,长剑上撩,以剑身护住面门。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相对白世镜与靖老,他本就处于下风,属于仰攻,地形与他不利。身体后退,脚下猛的落空,没有踩到地面上,脸色随之大变,惊呼一声:“不好!”

    竟然忘记背后是一段陡坡了,脚下一空,郝剑身体失衡,向后跌倒。

    一直潜藏在灌木丛中的陈铮,忍耐至今,看到郝剑向后仰倒,猛的飞身而出。鬼影无踪被他施展到平生极限,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划破长空,在背后留下一连串的残影。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泣血刀凌空一斩,一道血光乍现,直击郝剑后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