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张三公子被杀,广宁郡一片风声鹤唳,海沙帮两千多号人,浩浩荡荡的迁移向渔阳县,无异于告诉所有人,凶手就在渔阳县。

    因此,由白世镜居中调度,吕轻候辅佐,分批次向渔阳县迁移,为了避免探子跟踪,一次数批,分不同方向,绕道其它郡府进入渔阳县。

    为了嫁祸化德府,陆陆续续有三四批人,每批上百人经过种途径进入化德府,暂居在化德府境内。有这批人存在,田家就算舌灿莲花,也解释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这一行为,让得到田家安抚的众多世家气的跳脚,严厉质问田家,几乎认定了田家就是凶手。张氏更是怒发冲霄,派出一位族老到向田家问罪,令田家限期交出凶手,如今的化德府已经成为火药桶,稍微一点火星就会引爆。

    就在化德府变成风暴中心时,陈铮悄无声息的回到渔阳郡。

    渔阳候府,白世镜风尘仆仆的赶回来,向陈铮汇报善后之事。

    “这次前往广宁郡的人全部调往黑风寨,血衣卫也一样,以免有人管不住自己的嘴巴走漏了风声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安排妥当了,海沙帮迁入渔阳县的帮众,也都秘密送入景阳岗,等到田、张二家开战后,再分批迁移出来,重要安置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做事滴水不露,或许与他曾是读书人有关,办事稳妥,各种锁碎之事安排的井井有条,让陈铮省心省力,能够把所有精力用在修行上面,就算没了他,渔阳候府也能运转自如。

    “化德府田家最近有什么反应,一月之期已到,田伯钦也该前往青州东林书院了吗?”

    陈铮回到渔阳候府后,扔下一切事务,开始闭关稳固修为。十二正经彻底贯通,陈铮面临后天境第一个关卡,若无法突破这一瓶颈,修为将永止步,再无法提升。

    这一层瓶颈,对于正道十宗,魔道八派,这些顶级宗门,充其量只是小小的关卡,耐心打磨真气,积累底蕴,突破只是时间问题。对于普通宗门,尤其是散修而言,这一道关卡不亚于天堑,许多人终其一生都不能突破,遗憾的止步于后天六层。

    “张三公子被杀,田家焦头烂额,恐怕也担心张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,没有万全之策,田伯钦不会离开化德府的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的话,让陈铮神色一怔,马上叫道:“这可不行,田伯钦不出化德府,接下的戏如何上演。田家不是与费无忌勾结在一起了吗,吴天作为费无忌的代表就没点表示?”

    白世镜还没有反应过来,吴天是何人,突然一声娇喝入耳,就见一道黑影窜入厅内,冲到陈铮面前,大声质问道:“张三公子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秦珂琴穿了一身黑色武士服,外罩黑纱,如同一支火焰玫瑰,妖娆性感,给人一种极度诱惑之感;嘴唇以银灰香料描摹,妙目开阖之间,紫色的眼影透出冰霜之意,一股禁欲气息扑面而至,冷漠高傲,拒人以千里之外,却偏偏又让人生出一股征服之念。

    陈铮也被对方的妆扮惊艳到了,看来无论前世今生,爱美爱现之心,都是女人的天性。

    秦珂琴从陈铮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惊艳,心中得意之极,越发傲娇起来。妙目瞥了他一眼,露出不屑之色,叫道:”你别否认,这种事也就只有你能做的出来。庞文俊也是你杀的吧?小贼,你敢杀害同门,就不怕门规处置吗?”

    陈铮都不稀得理她,完全把她当成了空气,对她的责质也是充耳不闻,端着茶杯,慢慢啜着茶水。

    秦珂琴叽哩哇啦的说了半天,嘴唇都干了,陈铮依然毫无反应。尤其白世镜,坐在旁边,拿着块点心,边吃边喝的当戏看。

    “好气哟!”

    秦珂琴冷哼一声,直接坐在对面,冲着大厅中的侍女叫道:”都是木头人吗,本小姐才离开几天,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?

    端杯蜂蜜水,再来一盘糖酥,各种瓜果点心,能端的都端过来。

    一点眼力劲都没有,哪天把你们统统赶出去,再换一批机灵点的人。”

    几位侍女闻言,目光看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按秦小姐说的准备!”

    白世镜冲着侍女们挥了挥手,轻声笑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的姑娘们呢,怎么换了这么几个货,跟个木头人似的?”

    没看到以前熟悉的几位侍女,秦珂琴有些不适应,好奇的问道。以前那几个姑娘多好啊,机灵又会伺候人,而且与秦珂琴混熟了,完全把她当成候府的女主人,经常与她切磋化妆术。哪像刚才几个,面无表情,麻木不仁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去处理要紧的事了吗,处理完了?“

    看到陈铮拐弯抹角的探听自己的隐秘,秦珂琴狠狠瞪了他一眼,哼声道:”要你管,你还没说是不是你杀的张三公子?”

    “你很关心张三公子嘛!”

    陈铮意有所指,露出一个极其贱格的表情,秦珂琴彻底火了,跳起来怒喝道:“本小姐管他去死,只是告诫你一声,不要轻易作死。张家背后站着的可是碧游宫,传承渊源,其底蕴比之圣宗尤胜三分。”

    “碧游宫?”

    陈铮心神猛的一震,正道十宗中,就属碧游宫最低调。初年大离皇朝崛起,参与围攻赵宋太祖,正魔两道都有出手,唯有碧游宫紧闭山门,至今已有五百余年未曾现世了。

    若非正道十宗高层互有联系,恐怕都有人以为碧游宫不存于世了呢。

    就算是现在,天下人都知道正道有十大宗门,但能一口说出是哪十宗的,都不多,更就不用说是低调了五百年的碧游宫了。

    “碧游宫低调了五百年,难道准备出世了?”

    “悟道棋盘都出世了,朱子已经先落一子,碧游宫再低调下去,金鏊岛就要变成成乌龟岛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另管碧游的事,你是不是有事求我?”

    碧游宫远在东海汪洋之上,鞭长莫及,还够不着陈铮。秦珂琴突然回到渔阳候府,必定有事。

    这厮一直神神秘秘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失踪半个月、二十天,上一次与天命教的妖女魏笑笑勾达在一起了,也不知她在暗地里有什么图谋。

    “放你的漩风柳叶……”

    “叶”字刚落,秦珂琴迅速捂住了檀口,露出一副惊恐的样子,终于没让“屁”字出口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不得好死!

    本小姐会求你,不要忘当初的约定,费无忌已经出了寒冰界,至多十天就会进入幽州,你必须把他拖在幽州一个月,若不然要你好看!”

    说完,脸色羞红的冲出大厅,正好遇到了侍女们端着托盘进来,气急败坏的娇声厉喝:“臭男人喝什么蜂蜜水,都送进我的房间里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