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贼休逃,田锢青来也!”

    卓未央腾空而起,一脚踏在敌方士兵头顶上,咔嚓一声,这名士兵颅骨碎裂,七窍流血而死。卓未央根本不量会对方的生死,猛的借力,化作一道流星,迅速向张氏族老追去。

    “兀那老贼,青云宗班濯在此,休要逃走!”

    刚逃到镇口,突然一抹刀光凌空斩来,一道黑影飞出,口中大呼小叫着,拦在张氏族老身前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半步先天发威,惊天动地,一剑轰来,班濯怪叫一声,急忙施展轻功窜到路边。

    身体传来啸啸破空声,田锢老贼已经追来,张氏族长顾不得理会眼前的小贼,尽起一身真气,催动身法逃出镇外。

    “田老贼,张氏一定不会放过你们!”

    夜空中,一道怨毒嚎叫声隔空传来。卓未央追到镇口,只听到一道余音传来,敌人早已逃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随着张三公子与张尧烷身死,另一名族老逃走,张氏大兵的士气受到致命的打击,军中数名高手被陈铮偷袭而死,士气彻底崩溃,半个小时之后,被彻底斩杀一空,张氏除了一名族老逃走,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陈铮以刀拄身,立身于一片残肢断尸之中,一缕血迹顺着刀刃流下,整个人散发着生人莫进的阴森气息,双眼彻底被血光覆盖,好似两个血潭,底不见底,散发着幽幽噬血之念,整个人如妖如鬼。看着麾下不断绞杀着敌人,突然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痛快,痛快之极!”

    这一场厮杀,大获全胜,张氏全军覆没。回想刚才一番刺杀,短兵相接,刀刀入肉,喷洒的血液,敌人临死前极度不甘惨嚎与怨毒的诅咒,令他浑身如被电流击中,麻麻痒痒的感觉,心神皆酥,十亿八千万毛孔都在欢唱。

    “杀人真爽,血花真美!”

    陈铮就像个瘾君子,陶醉于惨烈修罗杀场之中,心神皆醉,回味着刚才一击必杀后的全身皆酥的感觉,那种滋味,好比窖藏醇酒,余韵不绝,令人三月不知肉味。

    一丝病态的酡红浮现于脸上,鼻翼微动间,陈铮用力呼吸着空中飘溢的血腥气,丝丝缕缕阴气由毛孔中渗入体内,一尊白骨魔兽渐渐在他的脑海中幻化而出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清流湮灭了脑中幻化的白骨魔兽,陈铮心神一震,脑中灵光乍现,白骨阴风诀的心法浮现。好像突然开了窍一般,往日百思不得其义的心法,豁然开朗,一遍遍精义流于心间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白骨真气突然爆发,冲破了足三阳最后一条经脉前的窍穴,十二正经彻底贯通,修为于瞬间提长到后天六层巅峰。

    阴气入体,渗入骨髓之中,粹炼气血,凝聚白骨精气,而被炼化为真气。心神照体,只见十二经脉以十二个窍穴为节点,被连接成一副奇妙玄奥的图形。

    真气越发灵动,心念一动,瞬间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当真气于体内运行一周天,回归丹田气海之中,陈铮露出一丝冷笑。没想到许久未出现的神秘清流竟然把他脑中的白骨魔兽幻影湮灭,陈铮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魔道修行的真谪,竟是要驾驭魔性吗?”

    回想自己一路修行经历,金山候府中首次运用化血功,而后魔性显化。随着他的功行渐深,魔性竟然勾通了冥冥之中的白骨魔兽,若非清流再现,湮灭了白骨魔兽的幻象,恐怕自己就沉沦于魔道,彻底受魔性支配。

    不过,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

    若非魔性幻形,陈铮也不可能对白骨阴风诀的领悟更上一层楼,继而彻底贯通十二正经,达到后天六层巅峰。

    “孕养魔性,压制魔性,最后驾驭魔性!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魔道修行,看来我才刚刚进入魔道之门呢!”

    领悟到这一层精义,代表着陈铮所修炼的白骨阴风诀终于入门了。只要按部就班的积累真气,半步先天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“启禀候爷,张氏一名族长逃走,余者皆没。属下无能,未能拦截住对方。”郑伯安一身血污,双目精光湛然,显然这一战令他收获极大。不过,未能尽全功,让他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陈铮收敛了全身气息,还刀归鞘,冲他摆摆手,毫不在意的说道:“无妨,对方毕竟是半步先天的高手,若要一心拼命,咱们损失也不会小。正要放他离去,把今晚所见所闻,告诉张太守。若不然,咱们岂不是白废一番心机。”

    陈铮对今日的收获极为满意,局已设下,就等张氏入毂,送给田氏与费无忌一个大礼包了,希望他们不要太惊讶。

    世家之间无隐秘,田氏与黄泉魔宗勾结,对于张氏而言,只要用点心,很容易就能查探清楚。

    庞文俊这个名字,对于张氏而言,尤其是张太守一定会刻骨铭心。

    “张氏五百年底蕴,我绝不相信连一位先天化境的高手都没有。费无忌,希望你能承受的起这份大礼。”

    陈铮目中血光一闪而逝,露出一丝绝决之色:“快了!费无忌,我会在最快的时间晋升半步先天的!”

    “吕轻候参见候爷!”

    一队精兵从街道对面穿行而过,为首之人看到陈铮凝立不语,迅速冲过来,躬身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吕兄!”

    看到吕轻候一身是血,脸色苍白,显然刚才大战中受了内伤,轻轻扶起他,笑脸安抚道:“吕兄辛苦了,先带着弟兄们去休整。明天随我等一同前往渔阳郡!”

    “多谢候爷宽待,属下先行告退!”

    吕轻候听到陈铮话,再次躬身行礼。看到陈铮冲自己挥手,带着手下弟兄进入总舵之中。

    大战之后,所有士兵脱去甲衣,围着总舵周围,盘膝运功,恢复精气神。

    大战过后,战场一片儿狼藉,血流如河,遍地尸体。也没有人去清理,反正明天一早就会离开此地,至于暴尸于野,会不会引发瘟疫,对陈铮而言,并不重要。他巴不得暴发一场大瘟疫,最好扩散到整个广宁郡,多死一些人以借机削弱广宁郡的战争潜力。

    张氏大举进攻海沙帮,整个广宁郡都为之侧目,酀州五派八帮,广宁郡三教九流,无不派遣暗探,潜入海沙帮附近,以便得到最真实的情报。

    恐怕谁都没想到,张氏气势汹汹而来,最终会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张三公子被杀,全军覆没,如同晴天一个霹雷,瞬间在整个广宁郡引起了轩然大波,所有人为之一震,浮现一个念头:“出大事了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