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的鬼影无踪身法,就连半步先天都无法摸清虚实,眼前这些后天三四层的武者,在他眼里就跟木头桩子差不多。身形穿俊在护守张三公子的士兵中间,虚虚实实,还没等这些人分辩出哪个是真哪个假,陈铮已经突破护卫们的防御,来到张三公子眼前。

    一道森寒的阴风从侧面吹过,好似针扎一般,张公子吓的脸色发白,连剑都忘了拔出,胡乱挥舞着剑鞘,往常修炼过的武学统统忘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我是张氏三公子,你敢杀我?”

    张三公子声嘶力竭的叫道,到了此时,他还没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,依然一副世家公子的作派,以图借张氏的威名惊退来敌。

    可惜,他忘了,敌人若是顾忌张氏,就不会去抢嵩阳论道图,更不会有今晚这一场厮杀。

    “嘿嘿,张氏,好了不起吗?庞某今日就要捋一捋张氏的虎须,拿了这位张三公子开刀,看看张氏能耐我何?”

    陈铮“嘿嘿”冷笑数声,手中泣血刀发出呜呜的唔咽声,好似厉鬼泣叫,一道血光划过,更显的恐怖阴森,本是炎热难耐的晚上,突然温度降低几十度,好像置身于一方阴森鬼域之中,耳朵尽是阴风怒嚎,厉鬼哭泣的声音,夹杂着双方厮杀的惨叫声,尤如一片修罗地狱。

    张三公子手脚冰凉,不禁打了一个寒颤,全身发抖,如同筛糠,眼中透露出惊骇震恐之色,几乎要被吓破胆了。

    “胡三,刘四,都死哪去了,快来保护本公子!”

    张三公子的声音透出一丝哭腔,他从出生到现在,过的是锦衣玉食的生活,出则前呼后拥,见惯了人间奢靡,醉生梦死,拥花抱翠,但有所事,不等他开口,就已经有人帮他办好了。

    如今,身陷修罗杀场,与他想像中的“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”完全不同。眼前残肢四乱,呼嚎惨叫之声震天,杀气冲天,入眼尽是刀光剑影,劲气催毁着肉眼可见一切事物,一派人间末日之景。

    “谁也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陈铮声音阴冷,如从九幽地狱传来,不带丝毫感情,冷漠冰寒,绝情绝性。伴随着话音,一道红的像血,妖艳绝决的刀光劈开了空间,斩向张三公子的面门。

    “休伤我家公子爷!”

    寒刀临身,张三公子被血光淹没之际,突然一道人影扑过来,百炼战刀发出一道惊啸声,斩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!”

    对方这一刀阴狠毒辣,刀锋透着无匹的锋利之气,一旦斩在陈铮身上,就能让他一刀两断。可惜,陈铮的鬼影无踪不是吃素了,只能说此人想多了。就在对方战刀距离身体不到一尺时,突然,数道阴影幻化,四面八方包围向张三公子。

    这下子,包括张三公子,所有人都傻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妖法吗?”

    一刀落空,此人目光呆滞,他从没听说世间有这般如妖如鬼的身法,看着眼前十几道影子,满天乱飞,如同百鬼夜行,钻过人群间隙,齐齐扑向张三公子,就要把对方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族老救我!”

    一道血线凭空而现,于张三公子身围环绕一匝,三公子的急呼声嘎然而止,斗大的魁首冲天而起,无头的脖颈上喷出一道血柱。

    “狗贼,你敢!”

    张三公子被一刀削首,临死前一声急呼传入张尧烷耳中,看到张三公子参死,张尧烷目眦尽裂,狂吼一声,彻底发疯了。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看到张尧烷突然发狂,卓未央一刀劈退另外一名对手,尽起全力,手中斩马刀脱手而飞。“呜呜”的破空声,斩马刀化作一道乌色闪电,瞬间刺入张尧烷胸膛。刀上蕴含着精纯浑雄的葵阳真气,刹那之间爆发,在张尧烷胸口炸出一个拳头大的血洞,张尧烷当场身死。

    强大的惯性力,带着张尧烷的尸体像是一块巨石,飞撞入张氏兵阵之中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潜伏在张尧烷体内的阴柔之劲猛的爆发,与葵阳真气产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,一团血雾爆开,夹杂着碎骨向四周飞溅,巨大的杀伤力令方圆三丈之内无一活口。

    “张族兄!”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张尧烷粉身碎骨,此人声如杜鹃,啼血悲嚎,闻者心伤,睹者泪悲。

    “狗贼,我与你拼了!”

    张三公子与张尧烷的身死,让他彻底发狂了,不顾自身安危,疯魔般的扑向卓未央,杀气冲霄,剑如闪电,精修数十年的真气于瞬间爆发,气焰滔滔,竟把卓未央杀的步步后退。突然,一道剑光飞天而起,如外流星,轰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小贼,纳命来!”

    “老贼,去死!”

    卓未央立足未稳,正不平息体内激荡的气血,突然眼前剑光一闪,对手消失无踪。一道明亮的剑光照亮了周国一丈,露出陈铮的身形。

    此刻,他正杀了张三公子,身陷重围,十几名精锐士兵彻底疯狂,前伏后继的向他扑来,一副与他同归于尽的架式,令陈铮左右难支,泣血刀连挥,好不容易在身前布下一层刀网,没等他喘口气,就见头顶寒光坠落,剑气呼啸,一道人影怒发冲安冠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此人虚晃一枪,逼退了卓未央,突然杀向陈铮。一股被戏弄的羞辱感油然而生,卓未央怒火中烧,厉吼一声,遥遥拍出一记虚空掌,刚猛的掌劲汹涌而出,轰向对方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陈铮运起鬼影无踪身法,凭空幻化十几道黑影,四散逃逸。此人怒火攻心,剑光猛的炸开,把所有人影子笼罩,根本不去分辩哪个是真,哪个是假,统统被他剑光绞杀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陈铮在身前布下的刀网,被剑光一击而溃,一股巨大的力量汹涌而来,连忙一掌拍出,借着一股反震力,身体倏忽间飞起,化为一道影子窜上街边的房顶。

    ”老贼,杀张三者庞文俊是也!“

    陈铮”哈哈“大笑一声,从房顶跃下后,消失在黑夜之中。随着一道黑影闪过,一声惨叫响起,他竟然冲入张氏军阵之中,一刀刺杀了对方的军官。

    鬼影无踪神出鬼没,一击得手,远遁千里。陈铮游走于黑夜之中,伺机而动,不断刺杀着张氏的军官。

    ”田氏,我张氏与你们誓不两立!”

    逃脱了杀了张三公子的凶手,这名张氏族老仰天怒嚎,一剑挑飞挡在身前的士兵,闪身向海沙镇外飞掠而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