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军喊杀之声震天,前军被绊马索拦截,马背上的骑士纷纷摔下来,被后面的马蹄踩踏,一阵阵惨惨的叫声,夹杂着骨骼断裂的清脆声响起,头顶扑簌簌的利箭飞落下来,骑兵队片刻之间就死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一根长矛突然刺穿跨过绊马索的骑兵,强大的反震力使的长矛弯曲,“嘣”的一声折断,长矛手发出一声闷哼,虎口被震的发麻,他前面的骑兵狞笑一声,举成斩马刀对着他一刀劈下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惊呼声传来,旁边的伍长大叫一声,手中长矛猛的刺过去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随着伍长的动手,周围数名士兵同举长矛,不等骑兵斩马刀落下,就被四五根长矛刺中,骑兵一声痛呼,被从马背上甩了下来。

    双方短兵相接,无数的长矛刺向骑兵,双方拼命厮杀,白世镜就站在长矛兵后面,看到士兵手中长矛一击即断,脸色大变,怒叫道:“哪个负责军械,长矛为何一击折断?”

    “先别管长矛了,把这些骑兵清理掉!”

    卓未央大呼一声,飞身扑向骑兵,铁掌翻飞,带起呼啸破空声。凌空一脚踏在一名骑兵肩膀上,只听的“咔嚓”一声,这名骑兵上半身骨骼被彻底震碎,从马背上跌落下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刚猛凶狠的掌劲拍中又一名骑兵,瞬间把他击飞,撞向后面的骑兵,顿时之间,人扬马翻,惨叫声此起彼伏。受惊的战马不断嘶鸣着,踩在骑兵的身上,发出咔嚓咔嚓的骨折声,惨人之极。

    “好胆,给我死来!”

    张尧烷看到敌军高手冲击己方骑士,瞬间七八名骑士被击杀,怒吼一声,飞身扑了过去。手中长剑猛的挥出,一道剑啸声响起,斩向卓未央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,田某十几年没有杀人了,今日就拿你开刀!”

    卓未央一声长啸,随手夺守一名骑兵的马刀,运起葵阳心经,一刀劈出,炙热的气劲令周围的空气都燃烧起来、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刀剑相击,发出一声轻鸣声,卓未央身体向后倒退,突然一道寒意窜遍全身,背后一道破空声传来,竟是一句骑士见机挥刀斩向卓未央。

    “好胆,给老夫去死!”

    卓未央何等修为,头不回,身不转,翻手一刀挥出,直接劈中对方的斩马刀,强大的力量瞬间把对方震落马下,同时腰身一沉,落于马背上,双腿双力一夹马背,战马昂起前蹄,狠狠的踩在对方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这位骑兵一声惨叫,从嘴里喷出股血箭,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“你是田家哪位半步先天,敢杀我张氏之人,就不怕为你们田家招来祸端吗?”张尧烷看到对方不仅挡住自己含怒一击,更是反手斩杀一名骑士,气的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“哼,张氏了不起吗,我田家立业三百载,何曾怕过谁来?老夫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田锢青是也!”

    卓未央须发皆张,一掌拍在马背后,借助一股反震力,飞身而起,凌空踏步,数丈距离瞬息而至,举起斩马刀,一记力劈华山,如神魔天降,刀风呼啸,杀机凌厉。

    “田锢青?”

    张尧烷大吃一惊,这老匹夫不是闭关潜修,欲要突破先天化境吗,怎么突然来了广宁郡。果真是人的名,树的影,听到田锢青的名字,张尧烷脸色大变,这可是一位后天十一层的高手,自己绝对他的对手,眼看的对方刀光落下,张尧烷不敢硬接,猛的一扭腰身,逆转真气,凭空虚踏,硬生生横移数尺,避过了卓未央的凌厉一刀。

    “张族兄勿急,老夫来也!”

    看到张尧烷落入下风,此人连忙大喝一声,长剑抖出十几朵剑花,与张尧烷左右夹击向卓未央。

    “以二打一,张氏不过如此。田某今日就把你二人尽斩于此!”

    卓未央以一敌二,丝毫不惧,发出一声长啸,挥刀斩向对方。左手虚提,猛的一翻,拍出一记刚猛的掌力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张尧烷被一记掌力震落,眼看同伴与卓未央激战在一起,突然转身,冲着张三公子方向厉色大吼道:“保护好三公子,若是少了一根毫毛,老夫就把你们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说完,扑身飞向卓未央,与同伴合战卓未央。

    看到卓未央以一对二,尤占上风,白世镜忽然如只飞鹤冲天而起,双手展翅,瞬间挥出十几掌,不等身体降落,拔出腰间长剑,一道青蒙蒙剑光凌空翻飞,如同蛟龙般,穿行于敌方骑兵之间。

    剑光所过,一片惨叫。

    陈铮跟着着张氏大军一路潜行,眼看着敌我双方短兵相接,厮杀在一起,依然没有露面。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借助黑暗,翻墙过院,不断向张三公子靠近。

    “给我杀,踏平海沙帮,本公子要在海沙帮总舵宵夜!”

    张三公子骑士马背上,周围十几名精锐士兵守护,把他围在中间,密不透风。在他跟前,数名随从不断高呼着,与张三公子相应和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有令,踏平海沙帮,斩杀田家老狗!”

    “踏平海沙帮,斩杀田家老狗!”

    眼看前方兄弟们与敌拼杀,张三公子身边的十几名精锐士兵眼晴都红了,恨不得冲过去杀的痛快。只是族长早有警告,不得不守护在三公子身边。刚开始众人的精神全都集中在张三公子身上,张三公子每移动一步,他们的战阵也随之变化,把张三公子守护的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随着前方厮杀越发惨烈,这些精锐士兵们的目光被吸引,心神开始分散,守护张三公子的战阵露出了一丝破绽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陈铮隐在暗处,一直到等待机会,看到守卫张三公子的战阵露出破绽,一声低吼,身形一闪,化为一道阴影,飞扑向张三公子。

    身随心动,刀与身合,一道猩红的刀光划破了空间,穿越密不透风的战阵,瞬间斩向张三公子。

    众护卫只觉一股阴冷的寒风吹过,眼前变的赤红一片,阴邪妖异,如同置身于血色的世界之中。

    “公子小心!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突然大叫起来,凭借记忆飞身扑向张三公子,把他拦在身后。

    ”噗!“

    血红的刀光闪过,此人被一刀分尸,血液喷溅,溅了张三公子满身污血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忠诚之士!”

    陈铮厉喝一声,对这位以命护主的士兵大赞,泣血刀于半空划出一道扭曲的弧线,如同一条毒蛇,从一个意想不到的角落,直接斩向张三公子。

    这一刀阴邪狡诈,把所有人都骗过了,残毒的刀法让张三公子脸色大变,连忙身后退去,脸色惨白,惊慌失措,明显被陈铮惨绝毒辣的刀法吓坏了。揪住一位随从挡在身前,嘶声裂肺般的惨叫道:”快杀此人,快杀了他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