隐身暗处的陈铮,看着一队队精兵沿官道而过,心中暗自吃惊:”好一只精兵强将,张氏这次把家底都掏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从眼前经过的这只军队,陈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每一名士兵都神气完足,虽然经过长途跋涉,但气势依在不衰。陈铮看的分明,许多士卒脸上露出疲惫之色,可军令未至,不敢有丝毫懈怠,队形不乱,手中紧握兵器,但有异状,军令所至,瞬息之间就能组成防御阵型。

    尤其,军队中两名半先天高手,气势外放,相隔十丈之外,陈铮依然能感觉到对方深不可测的气息。

    ”两名半步先天,排头的军官修为也不弱,赫然达到了后天六层。”

    陈铮正在计算对方的高手数目,突然一名青年在数人拥簇下,从眼前经过。青年身着银色战甲,腰挎一柄宝剑,剑鞘上宝光四溢,竟然镶满了各种宝石。

    趾高气昂的从陈铮眼前经过,跟在他身边的数人,一个个无精打采,满脸尘土,一路行走,一路唉声叹气,报怨连天。

    ”好一个世家公子哥,此人必是张氏三公子!”

    陈铮双眼中洋溢出一抹血色,暗运白骨真气,正准备借机偷袭此子,却又见敌军气势森严,只能望而叹之。收敛了气息,隐藏身形,小心翼翼的缀在后面。

    此时,他就像一条隐藏的暗中的毒蛇,认准了张氏三公子,极有耐心的等候时机,发起必杀一击。

    海沙镇,经过一连串的事变,此刻彻底沉寂下来。

    今日天气炎热,傍晚时分,依旧热气腾腾。镇内一片寂静,只有野外的蛙声偶尔响起,或是一声狗吠声传出。

    镇口,几名穿着黑色轻甲的精兵靠在一块大石头旁边,没有半点说话聊天的兴致,只求敌人快快到来,然后畅快淋漓的大杀一番,出了胸口的燥热之气。

    踏踏踏……

    突然,一阵马蹄声由镇外传来,正眯着眼的士兵突然跳了起来,疲濑之态一扫而空,好似一只猴子般,迅速爬到大石头上,手搭凉蓬沿着官道望去。

    远处一道长长的黑影,蜿蜒而来,就像一条巨大的怪蛇。士兵心中大吃一惊,张口大叫道:“敌人来了,赶快向田二爷报告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声叫喊,声音宏响,几乎整个小镇都能听的见,更不用提潜伏在镇外的敌方斥候。听到镇口敌兵的喊叫声,几名斥候对视一眼,一道黑影缓缓后退,乘敌兵没注意,飞身而起朝着马蹄声传来的方向急弛而去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田家!”

    张三公子骑着马向着海沙镇而来,后面跟着数人,个个气息虚浮,虽有后天三层修为,但手脚无力,目光散乱,一看就知道身体被酒色淘空了。

    听到斥候汇报,张三公子面无表情,突然前方队伍停止,张三公子策马走到前方,沉声喝问:“为何停止?”

    排头军官连忙躬身行礼,解释道:”启禀公子,已到海沙镇之外,只是镇内毫无动静。本来在镇口警戒的敌军斥候也躲进镇时在,属下担心对方有诈,冒然进镇会对了对方的埋伏,故尔派斥候潜入镇中试探,现在正在等候斥候的情报。”

    “混帐!”

    张三公子扬起马鞭抽向军官,破口大骂道:“你敢擅下军令,还把本公子放在眼里吗?我军气势浑雄,对方早就吓破胆了。命令全军,冲进镇中,踏平海沙帮!”

    张三公子狂吼一声,扬鞭策马,众军轰然应喏,组成森严的军阵,冲向海沙镇。

    ”杀!“

    ”踏平海沙帮!”

    为首数十名骑兵结成数排,冲入镇中,后面紧跟着步军,长枪横立,战刀出鞘,一队弓弩手在刀盾兵掩护下,缓缓前压。

    马队匀速前行,骑兵高举马刀,神色严肃,一股铁血气势冲天而起,炎热无比的小镇,顿时被一股寒意笼罩。

    ”嘚嘚”的马蹄声踩在小镇街道的石板路面上,发出金石般的声音,气势凌厉,杀机冲天,森森寒意扑天盖地向前方涌去。

    光是这般杀意昂然的气势,就让人双股战战,生出无法抵抗之心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!”

    总舵之外,白世镜身后一名身着铁甲的军官凑上来,沉声说道:“白生先,敌人马队气势滔天,正是积蓄马力,对方一旦加速冲锋,弟兄们恐怕抵挡不住!”

    白世镜也是果断刚毅,自然知道马军冲锋的威力,但依然不为所动,对军官轻声说道:“伯安稍安勿燥,等对方接近总舵三十丈时,再命令弟兄们动手。前有绊马索,后有弓弩手,敌军若敢冲锋,我就让他头破血流。“

    敌军骑兵首领也是经验丰富之人,知道镇中有伏兵,只是保持匀速前行,同时派出数骑前行,以防遭遇陷井。

    嘚嘚嘚……

    马队蹄声如一,缓缓压迫而来。五十丈,四十丈,三十丈……

    ”步军结阵,弓弩手瞄准敌军,射!”

    嗖嗖嗖……

    上百支弩箭离弦而出,怒射向敌方马队。

    “敌袭,冲锋!”

    突然号角声响起,张氏马队在极短时间内加速起来,顶着怒躲而来的利箭,奔跑起来。战马嘶鸣,蹄声如雷,轰然一声爆响,如江河决堤,排山倒海般冲向海沙帮总舵。

    整条街道在铁蹄下颤抖着,为首骑兵军官挥舞马刀,拨开射来的怒箭,气血冲顶,怒声狂吼:“踏平海沙帮,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紧接着,烟尖滚滚,前方传来一连串惨叫声。刚发起冲锋的马队,距离总舵不足十丈之外,被绊马索绊倒,头顶雨点般的怒箭落下,眨眼间,就有十几骑被利箭乱射而死。

    “前方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听到惨叫声四起,张三公子怒声喝问。

    ”启禀三公子,咱们的马队遭到对方弓弩手的伏击!“

    ”废物,对方有弓弩手,咱们没有吗?把弓弩队调过来,给我万箭齐发,射死他们!”张三公子怒发冲冠,敌人未见,骑兵竟竟然先死一大片,这是在打他脸呢。一张俊脸扭曲着,双眼寒光暴射,怒声大吼起来。

    “咱们马队就有前方,不能射!”

    “不能射,就给我冲。号令全军,冲上去给我杀,杀!”

    张三公子手中马鞭高高举起,猛的抽向这名军官,怒吼道:“给我带队冲锋,拿不下敌人老巢,本公子活劈了你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军官生生受了一鞭,顾不得疼痛,连滚带爬,抢过号令兵手中号角,呜呜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刀盾手在前,枪兵在后,弓弩手掩护两翼,注意街道两旁房顶,敌人若敢冒头,就给老子弄死他们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众军呼应,盾手在前,枪兵在后,跟着马队身后,杀声震天,不断向前压进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