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对白世镜的洲说,吕轻候有点心动了,海沙帮覆灭已成定局,从此以后他就是丧家之犬,说不定哪天被张氏围剿,落的个身首异处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吕兄,你还犹豫什么,沙通海已死,海沙帮已灭。张氏大军最迟今晚就会到达,届时无论是你,还是普通帮众都将没有好结果。你不为自己想想,也要为海沙帮两千口人想一想啊?候爷正值用人之际,只要吕兄愿为候爷效力,海沙帮所有人妇嬬都可以迁到渔阳县安居。吕兄甚至可以从海沙帮挑选一批精锐自成一军,将来建功立业,百年之后或许可为一方豪强士绅,光宗耀祖,吕氏子孙也能体面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一直都是白世镜在说,为他许下各种条件,陈铮一句话都不说。吕轻候目光看向陈铮,上赶的买卖不是买卖,若是陈铮不愿接纳他,吕轻候也不愿意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,平白让人看轻了。

    凭他一身本事,天下之大,何处不能容身。

    “渔阳县地广人稀,海沙帮若愿归降,可以择一地而居,开荒辟地,渔阳县可免五年赋税。”陈铮终于说话了,白世镜这般殷切的想要说服吕轻候,此人必有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决定收服此人,索性就大方一点,陈铮略一沉思,开口说道:“吕兄若有建功立业之心,我可以应许你从海沙帮招募一批精锐,自成一军。军械兵甲,粮秣饷银,与府军、卫军相同。”

    堂堂一位候爷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吕轻候若再犹豫,就是不识实务了。以陈铮的心狠手辣,吕轻候绝对走不出这座宅院。

    话已说尽,陈铮目中血光一闪即逝,睁着吕轻候,暗中提聚真气,若吕轻候真要拒绝,他绝不吝啬雷霆手段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不在说话的白世镜,吕轻候扑嗵一声跪在地上,对着陈铮磕了一个响头,口中大呼:“吕轻候参见候爷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吕兄快快请起!日后就是一家人,你我不必无须见外!”

    陈铮一声大笑,三步并做两步,冲到吕轻候跟前,伸出双手把他扶起。

    吕轻候连忙起身,拱手作揖道:“多谢候爷厚爱,属下愿为候爷招降海沙帮之众!”

    外面依然杀声震天,吕轻候新近归降,立功心切,不等陈铮反应,掏出一只响箭射入半空中。

    一声刺耳尖啸响彻整个小镇,片刻之后,就见十几名沙兵交替掩护着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副帮主!”

    这些沙兵行走之间,步伐如一,法度森严,看到地上躺尸的沙通海,目露异色,却没有过激反应,向吕轻候齐齐行礼。

    “帮主已死,我意归顺渔阳候,你们意下如何?若有不同意见者,去留自便,我绝不阻拦。”

    吕轻候眼中闪烁着寒光,语气阴冷,明言去留自便,实则暗含威胁之意。沙兵们虽为死士,对沙通海也曾忠心耿耿,毕竟不是沙通海的死士。而且,吕轻候与他们朝夕相处,沙兵的们心早就被他收拢。

    “咱们都听副帮主的,副帮主去哪,兄弟们就跟着去哪,赴汤蹈火在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吕某的好兄弟,吕轻候绝不会带兄弟们进入火坑。候爷已经应诺,海沙帮的所有弟兄们都可以迁入渔阳县,择地而居,开荒辟田,五年免税。值此乱世将临之际,若有心建功立业者,候爷也绝不吝啬赏赐。”

    帮主都死了,海沙帮眼看着也要灰飞烟灭,若不归顺,他们只有两个下场,浪迹江湖,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横尸野外;或是做了一平民,平淡度日。他们这些习惯了刀头舔血,除了杀人再无一技长,有个好东家收纳他们,自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吕轻候都归顺人家了,他们又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“属下参见候爷!”

    吕轻候出面招降,这些沙兵们,不管心里如何想的,至少表面上已归降,陈铮也做足了姿态,一一扶起众人,好言安抚。

    “启禀候爷,海沙帮总舵已经攻破,负隅于顽抗者,尽数诛绝。卓先生询问,候爷如何善后?“

    突然,一名血衣卫什长冲进宅院,对着陈铮行礼后叫道。

    “卓先生遇到难题了?”

    陈铮双眼中暴出两道血光,阴冷的声音,满含杀气的说道:”负隅顽抗者已被诛绝,还要怎么善后,自然是降者生,反抗者杀!“

    “卓先生不是这个意思,海沙帮的死硬分子已被彻底斩尽杀绝。其余众人都躲入民宅之中,混入家眷之中,对这些人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吕轻候听到这里,突然大声叫道:“候爷,属下愿去为候爷招降他们,让他们归顺候爷。”

    既然海沙帮死硬者被杀绝,余者由吕轻候出面招降,也能降低他们心中的反抗。陈铮点了点头,道:“有劳吕兄了!”

    若是没有经过昨夜的逃逸,陈铮想要轻而易举的招降海沙帮,绝无可能。可昨夜近千人逃逸,就连左护法与李长老这些高层都率众逃跑,海沙帮的士气受到的致命打击,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敌人都攻入总舵了,帮主竟然都没有出面,很多帮众丧气不已,纷纷丢了兵器,逃回家中,换了衣裳,装成帮中平民。

    吕轻候的招降非常顺利,他虽然是个空壳副帮主,手中没有实权,但名义的上副帮主之职还是很唬人的。

    帮主不在,副帮主主事,合情合理。副帮主降了,他们再抵抗也螳臂挡车,不自量力。海沙帮百年基业,还是很得人心的,但那有怎么,栖宁派不也是百年基业嘛,一夜之间被灭门,只剩傅谦一个活口,躲在栖宁镇连门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海沙帮覆灭,帮主已死,副帮主降敌,众人无战心,又有栖宁派做为前车之鉴,血淋淋的实例就在眼前,没有人是傻子,会为海沙帮陪葬。

    “海沙帮已降,让弟兄们赶紧休整。由吕轻候挑选一批人,咱们还要做一个局。”

    陈铮坐在沙通海往日的虎皮椅上,环视众人一圈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候爷尽管吩咐!”

    吕轻候突然出列,大声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