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沙帮总舵后面有一条街,街对面有一排排精致的宅院,其中一座宅院占地极大,青砖垒就的院墙有一丈之高,大门前蹲着两只石狮子,栩栩如生,威武不凡。

    门前悬挂着一张黑匾,刻着两个描金大字:“沙宅”,这里就是沙通海日常起居的地方。此时此刻,沙宅空空荡荡,没有人烟,所有的家眷被沙通海悄悄送到隐敝的地方藏了起来,仆役在外面喊杀声传来的时候,就逃的踪影无无。

    进入沙宅,只见遍地狼藉,仆役们逃走时,把值钱的东西都顺手抢走了。如今的沙宅,看着落寞之极,似乎预示着海沙帮的败落。

    穷途末路透的沙通海进入沙宅,来不及伤春悲秋,看到被仆役翻箱倒柜后的残迹,眼是寒光一闪而逝,快步进了一间屋子,出来时手里已提着个木箱子。

    箱子是用顶极的檀木制作,宽一尺,长二尺,高一尺,看似沉重无比,沙通海紧紧抓着木箱的把柄,快速走向宅门。

    “帮主,您要去哪?”

    距离宅门两三丈时,一道身影挡在门口,是紧随沙通海之后的彪形大汉。看着沙通海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,手里提着个木箱了,眼中异光一闪既逝,面无表情的盯着沙通海。

    “海沙帮完了,你赶紧去招集沙兵,咱们马上离开广宁郡!”

    沙通海急忙叫道,颇不急待的要冲出宅门。

    “海沙帮完了,您做为一帮之主,为什么不以身殒帮?”彪形大汉突然拦住沙通海,语气冷漠的说道。”您要是也逃了,那些战死的弟兄们不就白死了吗?黄泉幽冥之中,弟兄们还想让您带领他们东山再起呢!“

    这些话听在耳里有些不对味,沙通海眼中寒光暴射,阴冷说道:”吕轻候,你什么意思?难道你也想叛帮,谁给你的胆子?”

    “沙帮主,你还是留在这里吧!”

    沙通海话音刚落,一道陌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沙通海浑身一震,猛的横移数尺,避免被前后夹攻,然后看清背后之人。二十多岁的一个青年,身着青色劲装,头发用同色布条绾起。气质内敛,就像一个普通的秀才,他感觉不到对方丝毫修为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青年瞥了一眼沙通海,突然停了下来,双手抱拳,对着门口的彪形大汉遥遥一拱,声音中透出一丝久别重逢的喜悦,高声叫道:“吕兄,书院一别,已有十年之久,没想到竟在这般境地相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衰秀才名传幽酀青三州,没想到白兄弃文从武,依然成就不凡。只可惜吕某文不成武不就,惭愧万分!”

    彪形大汉极其豪爽的大笑起来,故友相逢,让他欢喜无比。

    “吕兄文采武略,白某是佩服的,何必说这样的丧气话。故友重逢,应是一醉方休,就不知吕兄的酒量是否退步?“

    白世镜儒雅之极,与好友寒暄起来,二人你一言我一语,完全把一旁的沙通海忽略了。沙通海见这两人旁若无人的叙起旧来,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气的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吕轻候,你竟与外人勾结?”

    沙通海指着吕轻候,手指哆嗦的叫道。

    ”这里还有个碍眼的人呢,吕兄不介意我把他打发掉吧?“

    白世镜瞥了一眼沙通海,轻飘飘的冒出一句话,语气之随意,表情之不屑,完全不把他放在眼中,就好看一只苍蝇。

    ”哼!”

    吕轻候对着沙通海冷哼一声,把头扭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吕轻候,我待你不薄,你敢叛我?”

    沙通海赤红着眼睛,指着吕轻候大叫起来,没想到,一直视之为心腹的吕轻候会在关键时刻勾引外人背叛了他。青州衰秀才之名,他当然听说过,真正的武学奇才,三次科举不中,弃文习武,只用十年就名振天下。

    前几年听说此人闭关潜修,感悟天人合一之境,没想到今日在海沙帮出现,是祸非福。凭他后天九层的修为,丝毫感觉不到白世镜的修为,只有一个答案,白世镜已然突破后天十层,成就半步先天之境。

    后天九层与后天十层,别看只差一层,实力犹如云泥之别,吕轻候若要杀他,估计不出十招,自己就会血溅当场。

    沙通海太高估自己了,若换做未修炼鹤啸九天神功之前,白世镜要杀他,确实要费点心思,但如今的白世镜,三招之内必能轻松把他斩杀当场。

    ”咦,好热闹啊!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一道惊咦声,声未落,人已至。一道阴影从天而降,掠过院墙,落于宅院之中。看到院中三人对峙,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“参见候爷!”

    白世镜在外人面前,一向很给陈铮面子,以下属自居,微微躬身,行了一礼。然后不等陈铮回应,为吕轻候介绍道:“这位乃是渔阳候,吕兄一身本领待在海沙帮太屈才了,不如辅佐我家候爷,进可建功,退可立业,方不负吕兄一身才华。”

    “渔阳候,你敢越界灭了海沙帮,就不怕广宁张家找你麻烦吗?”

    沙通海突然冲着陈铮厉喝一声,他见陈铮修为不过后天六层,又是白世镜之主,心里一动,大喝一声吸引众人注意力,却暗中鼓动真气,猛的发动袭击,一拳轰了过来。

    后天九层的修为果然不俗,这一拳如流星坠落,气势浑雄,隐隐带起风雷之声。

    “休伤我主!”

    白世镜脸色猛的一变,伸手在腰间一拍,一道龙吟之声响彻天地,青蒙蒙的剑光飞射向沙通海,剑气如霜,森寒逼人。皓若蛟龙,势如雷霆。

    滋……

    剑气划破空气,直奔沙通海而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陈铮心思狡诈,他不在背后偷袭别人就谢天谢地了。沙通海纯粹是关公面前耍大刀,鲁班门前作大锯。拳头刚伸出来,陈铮已化作一道影子消失在原地。势如流星的一拳轰在一道虚影上,“嘭”的一声,浑雄的拳劲在地上轰出一个足球大的坑。

    “好凶猛的拳力,幸亏我早有防备,真要被他一拳轰在身上,不得在身上开出一个大洞!”

    一道影子倏尔之间化虚为实,显出陈铮的真身,看着地上的土坑,心中暗惊:“没想到小瞧了此人,以我的修为实力,绝非此人对手。”

    不由面带惊讶的看向沙通海,暗骂自己太大意,若非鬼影无踪身法绝世无双,恐怕就要此贼得逞了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利刃入肉,发出一声响,就见一道青蒙蒙剑光穿透了沙通海的胸口,而后自空中一转,回到白世镜的手中。陈铮眼见猛的一亮,脱口大赞道:”好一式驭剑术,十步之内,无人可挡!”

    扑嗵!

    陈铮话音刚落,地面传来一阵震动,就见沙通海推金山倒玉柱般倒在地上,已然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名震酀州九郡海沙帮主,死的无声无息。五派八帮,百年基业,何等的风光,如今已有一派一帮被灭。

    看着沙通海的尸体,吕轻候心有戚戚,混江湖的人,果然是在刀口上舔血,今日不知明日事,说不定哪天就横尸荒野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