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,得知帮众连夜逃逸,尤其是左护法与李长老的逃逸,对海沙帮的打击极重,几乎击跨了海沙帮的士气。若非身边三十名沙兵对他忠心不二,沙通海都以为自己要众叛亲离了。

    “副帮主何在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沙海通唯一能信任的只有他亲培养的三十名沙兵了。沙兵是他镇压海沙帮,维护权威的底牌,待遇高,福利好,家底清白,祖上也都是海沙帮的老帮众,对海沙帮认同感强,曾为沙通海立下汗马功劳,排除异己,追杀叛徒,甚至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,沙通海都是交由沙兵去执行,完成度极好,很少有失手的时候。

    曾经有一次沙兵去执行任务,其中数人被俘,受尽各种酷刑都没有出卖他这个帮主。其中一人就是现在的海沙帮副帮主,被沙通海视为心腹死士,为他统领沙兵。

    “帮主!”

    一位彪形大汉龙行虚步的走入大厅之中,此人满脸络络腮胡,眼神明亮,一看就知修为不弱。

    “弟兄们都来了,您尽管吩咐!”

    听到彪形大汉的话,沙通海满意点了点头,只要这些沙兵在手,就算整个海沙帮的人都逃了,他也能东山再起,再创基业。

    ”帮主,不好了,敌人打上门来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位帮众满脸惶恐的冲过来,朝着沙通海大声喊叫,此人浑身是血,显然经历了一场血战,一句话喊完,扑嗵一声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敌人在哪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沙通海揪起此人,猛烈摇晃起来,急声喝问。

    ”废物!“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这名帮众失血过多,彻底晕过去,任凭沙通海摇晃,甚至抽耳朵,没有丝毫反应。

    ”帮主,怎么办?“

    彪形大汉亦是露出震骇之色,没想到敌人来的这么快。已经能听到外面的喊杀声了,彪形大汉一道怒火汹汹燃烧起来,急忙大叫道:”敌人来的好快,帮主快走,我带弟兄们断后!”

    敌人来的太突然,海沙帮正因为昨夜逃逸之事而人心惶惶,兵无士气,将无战心,在敌人的突然袭击下,一触即溃,许多普通帮众纷纷丢下武器,躲回家里,紧闭家门。

    “我绝不会丢下兄弟们,要走一起走,要死一起死!”

    沙通海一声怒吼,化作电光飞射出大厅,朝着后宅掠去。

    守在大厅外的沙兵,听到沙通海的话心中一热,看到沙通海冲出来,齐声叫道:“拜见帮主……”

    帮主的主还没出口,就见沙通海从他们身边飞掠而过,直奔后宅而去。所有人面面相觑,哑口无声,合着刚才一番气势雄雄的话是逗他们玩呢!

    “副帮主,帮主他?”

    彪形大汉一脸阴沉的走出来,显然沙通海的反应出呼他的意料,这是要他们给断后呢。

    “海沙帮完了,我去策应帮主,你们挡住敌人!”

    彪形大汉一声悲凄,朝沙通海追去。

    沙兵们互视一眼,露出犹豫之色,其中看到彪形大汉去远,突然叫道:“冲出去!”

    此刻,小镇之中,杀声震天。

    一队队黑衣锐士神色冷漠,沿着每一条主街道攻向海沙帮总舵。凡是挡在面前的,全被斩杀。

    刚一开始,敌人遇之则溃,等攻入小镇中,抵抗渐渐强烈。靠近海沙帮总舵,许多死硬份子,拼死不退,黑衣锐士开始出现伤亡。

    ”血衣卫上前助阵,卓先生助我杀退对方的高手!“

    陈铮跟在府卫后面,府卫每推进一步,他便向前一步。一旦有敌方高手出现,他便一刀斩出,要么斩杀,要么击退,快速向着海沙帮总舵推进。

    卓未央半步先天的实力,海沙帮中无人是他对手,不论任何高手,遇着就死,碰着就伤,双掌连拍,凌厉浑雄的掌力,呼啸而出,牢牢锁定一位高手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劲气相撞,一声巨响,就把此人拍飞。”哇”的一声,对方惨叫一声,口喷鲜血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右护法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敌人太强,兄弟们快退!”

    所谓的酀州五派八帮,放到整个大离皇明,充其量只能算四流势力,根本没什么像样的高手。沙通海实力不错,也只有后天九层而已,其余的护法长老之流,良莠不济,后天七层有之,五层有之,而且也就十几个。同到卓未央这个半步先天,三五掌之下,死伤过半。

    倒是普通帮众极为难缠,毕竟是百年基业,死忠者极多。挡在总舵有面的这一百多人,个个悍不畏死,让陈铮的府卫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“陈铮一看海沙帮总舵进在眼前,突然高呼:”仇飞压镇,居中调度,卓先生随我一起突袭突袭海沙帮总舵,斩杀沙通海。“

    他话音未浇,一道黑影从海沙帮总舵飞掠而去,头也不回的消失无踪。不等他反应过来,又有一人急掠而出,追向黑影,然而数十精锐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”小心海沙帮的援兵!”

    这些援兵个个修为不弱,浑身散发着一股彪悍之气,陈铮脸不由一变,猛的化作一道黑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冲过来,沙兵们一声厉喝,围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”锵“的一声,陈铮拔出泣血刀,一道赤光横于身前,阴森森的寒气逼人而至,为首数名沙兵动作一僵,一道血光从眼前划过,喉咙处渗出一道血线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”轰!“

    紧随其后,卓未央铁掌连挥,浑雄刚猛的掌劲震的沙兵们步步后退,眨眼间冲开一条通道,陈铮化作一道阴影,瞬间突围而出,全力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向着刚才两道黑影逃走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沙兵们的修为最高也不过后天四层,怎么可能挡的住卓未央。当陈铮突破拦截而去时,卓未央一声厉喝,运起葵阳心经,掌劲中带着炽热的气息,杀入沙兵之中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名沙兵中了卓未央一掌,身体被巨大的掌力击飞,炽热的真气钻入体内,瞬间把他体内的水分蒸发掉,变成一具干尸。

    “退,快退!”

    片刻间,三十名沙兵死伤三分之一,沙兵们彻底震惊了,再不敢上前送死,纷纷让开通道,任由卓未央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