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雨欲来风满楼,尽管敌人还没有打到家门口,但海沙帮的上层已经感受到一股凝重的气氛。接连派出四五波探子,全都有去无回,终于让沙通海意识到广宁张氏的意志,终于决带着帮中的精英离开广宁郡,另觅他处,重建基业。

    海沙帮的驻地,经过百年经营,早已经变成一座世外小镇,帮众与妇嬬相加超过三千之众,想到搬迁,根本没有想像中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坛坛罐罐对于那些妇嬬以及老人而言,比命还重要,这也舍不得扔,那个舍不得丢,到最后就差把整间房子都搬了一块带上了。

    ”儿啊,这可是祖宗牌位,必须带着!“

    ”这可是我出嫁时从娘家带来的,俺爹娘死了三十年了,就剩下这么点念想,怎么能扔呢,你干脆把我也丢下吧,你个没良心的不孝子!”

    一位年近古稀的老婆婆拦在门口,嘶声裂肺的大叫着,指着面前的中年汉子大骂。她都快入土的人了,是真的舍不得离开这里,都说离乡人贱,这一走就要死在外头了,连祖坟都进不得。

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意这些破铜烂铁,带足了钱跟口粮,再带些御寒之物,其他的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是海沙帮一名头目,知道帮派大难临头,逃命要紧,他甚至产生了中途带着老娘私自逃离,免的为海沙帮陪葬。

    不顾七十岁老娘嘶声喊地,收拾些轻便的东西,果真带足了钱与口粮,背着老娘连夜逃走。

    同样的事情,还发生在其他家庭。沙通海抛弃百年基业的决定,令全帮上下人心浮动,许多底层帮众产生了逃离之心。

    什么故土难离,家来难舍,以生命危险到来后,全都是身外之物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沙通海前一天才下了移迁的命令,第二天早上,就有人来报告,三千口人在一夜之间逃走一千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沙通海眼瞪目圆,一股怒气直冲顶门,抓住此人胸前衣襟,把他提起来,厉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还剩多少人?”

    恰在此刻,狗头军师一脸败坏之色的走了进来,对沙通海劝说道:“帮主息怒,逃走的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喽啰,帮中的所有骨干都忠心不二,没有一人逃走。只在这批骨干在,咱们就能东山在起。”

    好像为了应证狗头军师的话,突然一位帮众冲过来,大喊道:“帮主,不好了,左护法失踪了,白虎堂一夜之间全都叛变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沙通海一声怒吼,目射寒光,一掌把此人拍飞,电光般冲到他的跟前,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,怒吼道:“王八蛋,你敢祸乱军心,老子宰了你。”

    这位帮众被吓的屎尿横流,嚎哭道:“帮主,咱们海沙帮完了,不光是左护法带众叛变,李长老也带着全家连夜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群吃里爬外的东西,把他们全都抓回来,三洞六刀,我要让他们尝尝叛帮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通往渔阳郡的一条小路上,十几人匆匆而行,好像身后有可怕的怪兽在追赶,所有人都气喘吁吁,根本不敢停下来,跑了一个晚上,都快跑死了,个个面色憔悴,嘴唇干裂。

    一位嘴唇全是水炮的男子,突然停下来,坐在地上大叫道:“跑不动了,再跑下去非死不可。王头,让兄弟们停下来歇口气,喝口水吃点干粮,不然就真要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跑不动就走,反正不能停。连走边歇,谁知道附近有没有官军,张家这次铁了心要灭咱们海沙帮,肯定在周围设下了伏兵。”

    一位手下忽然叫道:“王头,帮主待咱们不薄,就这么逃了,太不讲义气了。咱们混江湖的,义字当先。丢了义气,怕要被道上的兄弟们看不起,咱们将来还怎么混?”

    “狗屁!”

    王头用力唾了一口唾沫,不屑的叫道:“我看你是被洗脑了,义气能当饭吃,能当钱花吗?还是能让你娶个媳妇?你可别忘了,史家姑娘为什么不愿意嫁给你,不就是因为你没钱没实力,只是帮内的一个小喽啰吗?”

    “杨子,你可别犯糊涂!想想栖宁派的下场,一夜之间几百口人被斩尽杀绝,连个活人都没剩下,你想让老杨家绝后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沙帮三百里外,一支锐锐的军队正在埋锅造饭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声音响起,一位身着亮银甲的士兵冲到中间的一顶帐篷前,看到从里面走出来的青年,扑嗵一声,单膝跪地,大叫道:“启禀公子爷,海沙帮一夜之间分崩离析,张尧烷长老要公子急行军,务必在天黑之前赶到海沙帮。“

    青年公子一身银甲,不知是何种材料打造,阳光照到身上,竟然被全部吸收,没有一缕反射,若非是白天,几乎不会引起别人注意。

    “五派八帮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青年露出不屑之色,若非这次的功劳触手可得,他才不想在野外吃蚊子呢。没想到他的大军远在三百里外,海沙帮就自乱阵脚,一夜崩溃了。

    无独有偶,陈铮也在大清早上,得到海沙帮的消息。

    没想到一夜之间,三分之一的帮众逃离,几乎让他怀疑是否得到了假情报。海沙帮百年基业,怎么可能在未战之前,一夜崩溃。沙通海是怎么经营帮派的,危难时刻,连效死之人都没有吗?

    “海沙帮能战者足有四五百,有没有骨干精英叛帮逃离的?”

    白世镜开口问道,据他所知,沙通海手下有一支“沙兵”,实力不弱于血衣卫,修为最低都有后天三层,人数在三十左右,对沙通海忠心无二,是死士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海沙帮左护法带着白虎堂一夜失踪,李长老举家逃遁。不过海沙帮的精干力量损失并不大,可战之兵至少还有三百。”

    陈铮神色一决,突然开口道:”不能在等了,不然海沙帮就要逃的一干二净了。海沙帮崩溃不要紧,咱们要的只是他的壳,但张氏必定也得到了消息,估计会急行军抢在沙通海逃离前到达海沙帮驻地。“

    ”没错,必须在张氏赶到前,灭了海沙帮,造成内讧局面。我马上去联系吕秀才,让他作内应,一举攻克海沙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