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镇,陈铮只带了十几人包下客栈的一座独院。自从传出栖宁派被海沙帮所灭,陈铮命令所有人偃旗息鼓,潜伏在镇外。他则扮成行商,每日流连于小镇之中,等待着广宁张氏的动静。

    今夜,月上中天,繁星闪烁。

    坚硬的木榻之上,陈铮盘膝而坐,任由白骨真气在体内运行,心神集中在白骨阴风诀上面。随着他不断的诵读,一行行心法口诀在脑海中排列而出。

    以观神普照心法令自己的心神臻入空空冥冥,“无法无念,心灵普照”之境,而后开始逐字逐句揣摩《白骨阴风诀》的要旨,解读句中精义。

    待到精义晦涩,无法解读时,默默回忆自己得到各门功法,对照应证,小心求证正确含义。

    一晚上的时间瞬息而过,等到东方天明,紫气东来,陈铮的心灵忽然沉静下来,好似不沾一丝尘埃,按照紫气东来心法慢慢调动气血在体内搬运。气血甫一在体内行走,筋骨震动,一股劲力由此而生,渗透力极强,钻入肌肉、骨髓、五脏六腑之中,就是一个超低功率的振动塞,随着劲力震动,一点点杂质被塞选出来。

    紫气东来心法与白骨阴风诀相互冲突,陈铮只取其劲力运行之法,借此粹炼筋骨,凝炼气血,揣摩劲力的生发与运行技巧。

    劲力与真气是完全不同两种力量,前者若是比作机械之力,后得就是能量之力,二者又表里互一。真气的浑厚、精纯,会影响武技或是招式的威力,而当真气量与质相同时,招式的威力大小将取决于对劲力的运用。

    许多绝招不止需要真气推动,还要有气血相配合,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。比如“血洗天下”这一招,就要消耗气血来融炼阴气,并以白骨真气驾驭,才能施展出来。气血、阴气、白骨真气这三者凝聚于泣血刀上之后,这三者就要以劲力来进行统一,使之成为一体。

    正因为有这三者相融,血洗天下使出后,才会表现为血浪弥漫,阴森寒冷,并拥有剧烈的腐蚀性。因此,钻研劲力的运用玄奥,虽然不能直接提升修为,但对于招式杀伤力的提升效果极其明显。

    一门武技是否达到炉火纯青,或是出神入化,其评判标准就在于招式中的劲力转化与应用。

    再往深入研究,就会发现劲力与气血也有密不可分的联系。

    后天境的修炼核心在于炼精化气,精就是精血与元气之精华。人们常说一句话“浓缩就是精华”,所以精华不是平空而生的,是要进行浓缩,粹炼后才能得到。

    劲力就是一种可以粹取、浓缩精华的极佳工具,而且对于身体没有丝毫伤害。不过,劲力有一个最大的缺点,就是它只是一种作用力,通过肌肉筋骨的相互作用而产生,受身体素质的影响。

    如白骨阴风诀,利用天地阴气强行粹炼骨髓,进而浓缩为白骨精气,非常霸道,对身体损伤极其严重。过度粹取时,还会造成气血虚亏,根基受损。

    不过,想要得到,就必须付出。冒出根基受损,气血虚亏的风险,自然会有极大的回报。

    但这种强行粹取精华的方法,并不是谁都能行的。精华是一个人的生命本源,一旦操作不当,轻则损伤身体,把自己搞的五痨七伤;重则走火入魔,气血崩溃。

    每一门功法无不是经历千锤百炼而成,不知朋多少前辈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。所以,法不可轻传,不全是因为敝帚自珍。

    新一天来临,陈铮运行紫气东来心法,搬运气血一周天,而后散去周身劲力,令气血平复,结束了一晚上的修炼。

    起身推门,站在小院里,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瞬间,精神百倍,全身精力十足。随着太阳升高,阳气提升,白骨真气变的沉寂,在经脉中流动速度缓慢起来。

    “参见候爷!”

    仇飞平素被当作斥候使用,如今被提拨为队正,统领一队血衣卫,专门负责信息往来,情报收集。

    一大早就过来,肯定是有重要情报汇报。

    “无需多礼!”

    陈铮伸手一挥,一股柔和的力量把他托住,这就是一种对于劲力的运用之法。平常人根本把持不住这股力量,不要说把人轻轻托起,能不把人重伤就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所以,通过一个人对劲力的运用,刚柔之是的把握,就能看出他的实力是强是弱。

    “这么早过来,想必是广宁张氏有动静了吧?”

    仇飞露出心悦诚服之色,佩服道:“候爷明见万里,广宁张氏昨晚派出五百精兵,由张氏三公子为首,二位族长辅佐,直奔海沙帮。”

    陈铮眸中血光一闪而逝,大吃一惊道:“阵容不小,剿灭区区海沙帮竟然派出五百精兵。张氏三公子与两位族长的修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张氏三公子,名朝阳,后天七层修为;两位族老俱是后天十层修为,据属下所知,海沙帮帮主沙通海的修为只有后天九层,张氏派出两位后天十层的高手,这是不给海沙帮活路了。”

    仇飞说到这里,突然犹豫起来,张了张嘴,却没有再说话。陈铮看在眼里,不由问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海沙帮覆灭已成定局,咱们有必要为张氏做嫁衣吗,何不让他们两败俱伤?再者,候爷要把栖宁派灭门推到田氏身上,也没必要非要灭了海沙帮,直接放出一个消息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数声,声音阴冷着说道:“不多绕几圈,并把张氏坑一把,张氏如何会与田家开战。张氏一下子派出两名半步先天,底蕴很深啊!如此也好,咱们把这一批人干掉,尤其是张太守的三公子,务必斩杀,不愁张太守不找田氏拼命。”

    “传令府卫与血衣卫,暗中打出田家旗号,由白先生暂代统领,务必赶在张氏前一天到达海沙帮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仇飞听出陈铮另的谋算,也不多嘴,直接应诺,传令府卫与血衣卫,隐藏了形迹直奔海沙帮驻地。

    大批人马赶路,速度不可能快的起来。直到中午,陈铮这才带着几名血衣卫离开小镇,施展轻功,直奔海沙帮。

    此刻的海沙帮,还不知大难将要临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