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师兄一边吐着血,一边惨嚎。血中参杂着内脏的碎块,刚吐出来,就被一层寒霜覆盖。庞文俊看的分明,脸色更加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狗贼,你就等着黄泉圣宗的报复吧,黄泉幽泉之中,我会等着你!”

    陆师兄临死前的惨嚎声传入耳中,庞文俊面色扭曲,狰狞如鬼,双目要喷出火来了。面前的陈铮给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,让他不敢有丝毫异动。扭曲的面孔之下,是不甘的愤怒嚎叫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这倒底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当年如丧家之犬般逃出黄泉魔宗,庞文俊一度以为对方彻底沉沦了,就不定已经死在外面,尸骨都烂了。他在宗门之内,各种资源不绝,修为提升之快,只用两年时间就闯过了寒冰狱第二层,晋升为外门玄衣弟子。

    陈铮有什么,一个被撵出宗门的丧家之犬罢了,他的修为凭什么比自己高,他凭什么前呼后拥,摇成一变成了大离朝的渔阳候,享受着荣华富贵,而自己就的在寒冰界忍受着冰刀雪剑。

    “庞师兄,杀了他为陆师兄报仇!”

    看到陆师兄惨死,所有弟子目眦欲裂,冲着陈铮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庞文俊脸色扭曲成一团,好似变成一只厉鬼,浑身透出死寂般的气息,双目赤红一片,狠不得扑上来把自己咬死,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好兆头啊!”

    陈铮暗赞一声,猛的一挥手,阴狠的叫道:“全部杀了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已然化为一道阴影冲向庞文俊。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一道赤色血光冲出,凌厉的气劲直劈向庞文俊。化血刀法经他手中使出,赤红的刀光形成一道血河,天地阴气开始汇聚,阴森森寒意由四面八方扩散,所有人都忍不住打起了寒颤,如同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,冽骨的寒气钻入体内,要把他们彻底冰冻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几十号瞬间把黄泉魔宗的弟子包围起来,长刀齐挥,形片一汪刀海,淹没了敌人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为陆师兄报仇!”

    庞文俊身上一道新月升起,皎皎白光,于身前洒下,身体化作一道幻影向后急退。

    “两年不见,长进不少!”

    陈铮阴冷无比的声音传来,庞文俊眼中骇光一闪而逝,手中弯刀划过一道弧线,遥空劈向陈铮。

    庞文俊这门刀法丝毫不弱于风雷九击刀法,刀光清冷如月,杀机凝为实质,透出彻骨的寒意。弯刀遥遥一提,刀光落向陈铮。

    血河般的刀光于空中一滞,淹没了庞文俊如月光般的刀光,而后化为浪滔扑过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凶厉的刀锋斩在弯刀上,阴寒气息瞬间侵入庞文俊体内,使的他身体一僵,一道黑影拍在他的胸前。

    “虽有长进,却不知死活,你完了!”

    陈铮一刀一掌,就令庞文俊重伤吐血。陈铮站在庞文俊面前,目光如血,暴射而出,声音不带任何感情,俯首盯着一脸惨白的庞文俊。

    “陈铮,你敢残杀同门,就不怕圣宗的门规处置吗?”

    察觉到陈铮浓烈的杀机,庞文俊心神一抖,嘶声大叫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陈铮露出一丝不屑之色,冷哼一声道:“圣宗可没有规定,同门不得相残。庞兄,一路走好!”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一道血光坠落,泣血刀刺入了庞文俊的胸口。在庞文俊的惨叫声中,陈铮拔刀归鞘,一股血泉喷出。心神随之一动,运起化血功,瞬间抽干了对方精血。

    精血被陈铮吞噬,庞文俊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可能,他到死都不相信,自己踌躇满志的来到大离朝,想要建功立业,扬名立万,最后却落的个惨死之状。

    庞文俊死的很憋屈,就连陆师兄都不入,起码陆师兄死的硬气,死的轰轰烈烈。

    未见庞文俊前,陈铮杀气冲顶,甚至想过把庞文俊活捉后扔到黑风寨,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精血被灌入血池之中,就像血池边的那些尸骨一样,被随意丢弃在一旁。

    当庞文俊被他一掌重伤,看着他临死前的嘶声裂肺般不甘的惨叫,陈铮心中的戾气顿消。庞文俊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,将来有一天,把费无忌踩在脚下才叫痛快呢!

    扭头看着陷入包围中的几名同宗弟子,陈铮目光如血,暴射而逝,沉声喝道:“上弩箭,乱箭射杀!”

    “陈铮,我为费师兄办事,你敢杀我?”

    终于有人明白过来了,听到陈铮要把他们乱箭射杀,连忙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聒噪!”

    陈铮一声冷哼,万箭齐发,瞬间就把几名同门射成筛子。

    “尸体收敛起来,天亮后扔到城外的乱葬岗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看着这些同门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,陈铮丢下一句话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这批弟子只是费无忌的前锋,随着费无忌来到大离,想必还有一批精英弟子跟随,若能把这些弟子彻底留在大离,费无忌在门中地位在高,也要受到诘难吧!

    “这几个人就当是利息了!”

    陈铮脸上似笑非笑,目中血光大盛,忽然间,身体消散,彻底与黑暗融为一体。独身一人回到候府,刚进阁楼就看到了白世镜与班濯正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=陈铮身上气息如妖如魔,目中血光未散,周身被阴气环绕,刚跨入阁楼,身上杀伐凌厉的气息便充斥整间大厅,几位侍女脸色变的惨白至极,一声尖叫后,软倒在地上,竟被陈铮身上的杀伐气息活活震死。

    看着惨死的侍女,陈铮脸色微微一怔,随之收敛起一身的杀伐之气。

    “杀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杀气收敛,白世镜这才唤处殿外的仆役,指着几位侍女的尸体,道:“把她们挹出去葬了!“

    几名仆役连惊带吓,手脚酸软的抬着侍女的尸体冲出阁楼。

    ”好端端的一个夜晚,弄的满地鲜血,你杀人杀的入魔了吧?“班濯”呸“的吐出一片茶叶,心情极度不满的朝着陈铮叫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几个侍女多可人啊,暴殄天物!”

    没理会班濯的抱怨,白世镜突然问道:“你准备怎么做?”

    陈铮皱着眉头,沉思片刻后,道:“休整一天,后天前往广宁郡灭了海沙帮,咱们来个李代桃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