渔阳县的夜生活很单调,晚饭后的一个小时辰,大多数的人们都已经睡觉。此时此刻的渔阳候府,却灯火通明,校场之中,近百人静静的站着着,血红的方队与黑色的方队,好似血与铁相互照印,散发出惨烈的气息。

    身着血色劲装是血衣卫,经过主世界的补充,血衣卫的人数再次突破两百大关,其中一百人驻守在候府。

    黑色方队就由精卒组成,最低修为都达到后天二层,这是历经一年多才积蓄的成果,像这种精锐之士,陈铮也只有三百人,耗费了极大的资源才培养而出,将来是要充当基层军官的。

    “血衣卫镇守城墙,渔阳县四道城墙每一道城墙二十名,今夜有一人翻过城墙,本候拿你们是问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“府卫负责打铁巷周围三条街道,务必不放过一个逃脱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“出发!”

    陈铮大手一挥,血衣卫与府卫鱼贯而出,各奔目的地。

    打铁巷是一条很普通的街巷,住的都是贫民,或是外地人。因此聚汇了不少的三教九流人物,治安极差,不能说是天天死人,却也是渔阳县最混乱的一地方了。

    庞文俊选中这个地方,也是因为这里复杂环境,流动人口极多,能为他们提供很好的掩护,不至于太显眼。

    可惜,他没有想到,正是这个原因,导致了他们的暴露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城内平民已经睡着了。往日的这个时候,待头巷尾依然能听到吆三喝六的声音,现在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些城狐社鼠一般的人物,小道消息最灵通,这群外来高手刚住进旅店,他们就消失在了打铁巷。

    唰唰唰……

    一连串的破空声传出,一队队黑衣精卒出现在打铁巷周围,里一层外一层,把打铁巷周边三条街道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陈铮一马当先,走向打铁巷的小旅店。

    “点火把,把这里给包围起来!”

    轰轰轰……

    一团团明亮的火焰升腾而起,几十号黑衣精卒把旅店围起来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动静,早就惊动了店里的庞文俊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外面的黑衣人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庞师兄,咱们中计了,那个王八蛋把咱们引进县城,是要一网打尽啊!”

    庞文俊站在窗口,推开一条小缝,看着外面火光冲天,黑压压一片的人群,脸色变的极为难看。恐怕自己一行刚进城里,就被盯上了。早就听说渔阳候与田家是死敌,庞文俊并没有在意,区区一县之候,量他也没什么高手。尤其渔阳候经过一次灭门,一年时间连元气都没有恢复吧!

    外面的黑衣人行动统一,号令严明,明显是一只精锐军队。渔阳县有这么大手笔的只有那位新进渔阳候,不过他依然对自己极为信心。

    身为黄泉魔宗外门精英弟子,他已经闯过寒冰狱第二层,晋升为玄衣弟子。区区一位乡下土豪,完全不被他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化德府田家如何,占据大离一府之地,养军数千,他们上门后还不是小心翼翼,任他们欲求欲取。

    “区区几十名士兵就想包围咱们,太小看咱们了!”

    一位黄泉魔宗弟子观察着外面,愤愤叫道。

    “毕竟是个乡下土豪,没见过世面,不知我黄泉魔宗的威名。诸位师弟,随我一同杀出去,让这位渔阳候开开眼界,免得他坐井观天,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庞师兄稍候,待我出去伸量一下这位渔阳候!”

    一声大笑后,瞬间从窗户口飞掠出去,轻功倒是不赖,落地之后没有溅起一点尘土。

    “陆师兄的轻功又精进了!”

    这位陆师兄志得意满的落在地面,对自己的出场秀满意无比,连刀带鞘往肩膀上一搭,瞥了一眼面前黑衣精卒,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,嗤声叫道:“好大的胆子,敢对我们黄泉圣宗放肆,让渔阳候过来请罪,如若不然,我不介意让你们渔阳候府再灭门一次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,陆师兄脸色一变,厉声喝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阴冷的声音再度传来,陆师兄眼前一花,一道黑影窜到他的面前,向他一掌拍来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陆师兄怒喝一声,瞬间拔刀出鞘,向黑影斩去。反应迅速,出刀凌厉,让陈铮心中一惊。可惜,他的反应再快,也挡不住陈铮一掌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一股阴寒的气息入体,陆师兄被拍飞,重重摔在地上。阴寒的气息侵入体内,瞬间封冻了他的全身气血,阴邪妖异的真气好似浓酸腐蚀着他的血肉。陆师大惊失色,连忙运起真气抵抗,却被这股真气瞬间击溃。

    这股真气极其歹毒,急速腐蚀着他的气血,甚至渗入他的五脏六腑之间。片刻之间,陆师兄脸色苍白,身体僵硬,大口大口的吐起了鲜血。

    “你的胆子也不小,区区后天四层,就敢目中无人,叫庞文俊出来见我!”

    陈铮根本不在同门情谊,阴狠歹毒的白骨真气随着一记鬼爪手拍入他的体内,纯心想要他的性命。白骨阴风诀被尊为黄泉魔宗的四大嫡传功法,不是没有原因的,此人的真气完全被他克制。白骨真气入体,不止击溃了陆师兄的真气,甚至开始同化融合他的真气,然后腐蚀着他经脉,气血,片刻间就让他的五脏六腑成为一堆烂肉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庞文俊,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跟我见面吗?在阴风山时,你就没种,如今出了宗门,依然没种。”

    唰唰唰……

    陆师兄也算硬气,硬抗着千刀万剐般的痛苦,一声不吭,体内血肉消融的剧痛让他满头大汗,紧咬牙关,”嘣嘣嘣……“,满嘴的钢牙都被他咬碎了,到最后终于忍受不住了,疼的满地打滚,惨嚎起来。

    ”有种给爷爷个痛快,黄泉圣宗不快放过你的,你就等着被满门诛绝吧!”

    他到现在,都没有意识到伤他的是谁,仗着黄泉魔宗弟子的身份,临死了还在喊着狠话。

    庞文俊从旅店中飞身而出,脸色如锅底,阴云密布,一股暴风雨酝酿之中,下一刻就要发出雷霆之怒。

    双目充血,眼中全是血丝,紧握着拳头,浑身透出死寂一般的气息,如同死神般的目光瞪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所谓的渔阳候竟然是陈铮,这位他日思夜想的仇敌,已经成了他的心魔。每一次修为提升,庞文俊的脑海里就会冒出陈铮该死的面孔,似对着他嘲笑,让他生出噬骨般的痛恨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,杀了我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