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厮追进渔阳县后,就被我甩了,估计正在城里像个没头的苍蝇乱转呢!”

    班濯得意的说道,这厮也是个胆大的主,以为田家在渔阳郡一手遮天,进入龙潭虎穴尤不自知,也是他命数该绝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养伤,此人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起身走出大厅,对阁楼外的血衣卫叫道:“张士忠在哪里,叫他来见我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看着血衣卫离去,陈铮站在阁楼前,脸色阴睛不定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庞文俊并不蠢,反而有点小聪明,趋吉避凶,懂得识实务为俊杰,刚入黄泉魔宗,就抱上了费无忌的大腿。若说他是蠢货,是在自欺欺人,连自己一声骂了。

    他一头扎进渔阳县这个龙潭龙穴,是因为不了解渔阳郡的局势,不知道现在的渔阳县与以前不同了。一旦被他察觉异状,陈铮敢用人头保证,庞文俊溜的比谁都快。

    因此,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庞文俊的行踪,甚至是落脚点,再以最快的速度布下天罗地网,以泰山压顶之势,一举干掉他,不给他丝毫回旋余地,免的被这厮给逃了。

    出门在外,谁还没一手保命的绝活。费无忌手下人才济济,庞文俊能混的如鱼得水,更在短短两年时间内,修为提升到了后天五层,绝对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可惜,双方立场不同,在费无忌眼里他是人才,在陈铮眼里就是杀之而后快的仇寇。当年在黄泉魔宗时,二人结怨已深,庞文俊数度被陈铮羞辱,想必心中对他也是恨不得杀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渔阳候府的后花园,除了寥寥几位高层能够自由进去,平时更像一个禁忌之地,谁都不敢轻易踏进半步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里越发神秘了,府内外开始流传一句话:“只有去过候府后花园的人,才算是候爷的嫡系心腹。”

    张士忠很有自知之明,他以前不过是个普通的捕快,披着一件官家衣走街窜巷,在老实人身上占占小便宜,稍微有点依仗的泼皮混混,他都的点头哈腰,不敢招惹。

    候爷竖起招兵旗后,张士忠一咬牙一跺脚,直接投入候府,成了一名卫队兵。被狠狠操练了一年,又在黑风寨中杀了人、见了血,终于在陈铮祭拜柳树庄时,因为给陈铮出了一个主意,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终于进了候府的后花园,从今天起,他也可以以”候爷的心腹“自居了。

    神秘的后花园,在他面前彻底散去了迷雾。

    假山林立,奇石怪树,花团锦簇,好似人间仙境。号称渔阳县首富的廖宅,跟这里比起来,简直就是乡下的土围子,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后花园并不太大,占地只有十亩,但布局巧妙,设计合理,精致之中带着堂皇大气,也就显的很宽广,让人忽略了空间。园中有座人工湖,约两亩,一座蜿蜒曲折的廊桥就建在水面上,荷叶浮水,流水潺潺,亭台楼阁,争檐斗拱。

    张士忠仿佛来到了人间天堂,花园的精致与堂皇,看的他眼花缭乱,一座巧夺天工的角亭出现,不等他惊赞完毕,又一座奇石之山冒出来,让他目不瑕接,眼睛都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亦步亦趋,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,小心翼翼的跟在血衣卫身后,张士忠越来越紧张。等到看见一座高大的阁楼出现,楼前站着一人,气度不凡,只是静静的站着,一股萧杀之气远远的传递过来,张士忠呼吸猛的一窒,气血冲涌,就听到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,要从嗓眼儿里蹦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“参见候爷,小的给您请安了!”

    张士忠一路小跑到阁楼前,扑嗵一声双膝跪地,给陈铮磕了一个响头,口中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这厮是个可堪造就的人,明明紧张的满头冷汗,声音却没有一丝的颤抖,宏响干脆。重重的一个头磕下去,额前传来的疼痛瞬间把紧张的情绪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”学过功夫吗?“

    陈铮的声音如从九天传来,本来不紧张的心情,瞬间又听到扑嗵扑嗵的心跳声,张士忠惶恐的说道:”回禀候爷,小的在卫队里学过一年。化血二十七图谱小有成就,已经是后天二层的修为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陈铮的目光忽然落在他的身上,张士忠好像被针扎一般,差点惊叫出声,一股阴森寒意侵入他的体内,让他浑身的血液都要冻僵了。

    陈铮传下的功法武技不在少数,没想到张士忠只修炼了化血二十七图谱,这是一门很普通的功法,潜力不高,用来给初学者筑基很合适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是做捕快的,对渔阳县的街街巷巷很熟悉,我要你给我找一个出来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张士忠连忙点头,拍着胸脯应承道:“候爷放心,只要对方没出县城,就算藏在老鼠洞时在,小的也能把他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冲锋陷阵,杀人放火,张士忠不敢保证,但在城里找个人出来,不是他自夸,整个渔阳县自己排第二,没人敢做第一。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陈铮挥了挥手,道:“找到人后,算你一功!”

    “小的马上就去找人,天黑之前绝对把他找出来!”

    张士忠从地上爬起来,跟着血衣卫出了后花园。问清所寻之人的特征,张士忠出了候府,走在大街上,整个人像踩在一团棉花上,轻飘飘的,浑身骨头都轻了二两。

    从后花园出来,整座候府的人看他的眼神都变了,就连对他冷漠相向的血卫衣,眼神也变的柔和不少。这说明什么,说明他张二狗在候府的地位提升了,不在是个可有可无的混混。

    张士忠不愧是地头蛇,没有说大话,天还没黑,就送来消息,找到了庞文俊的落脚点。

    这厮可能反应过来,在渔阳候府转了一圈,没有找到班濯的踪迹,变的低调无比,带着手下人找了家偏僻的小旅店住下。

    可惜,他忘了一点,越偏僻的地方越会引起三教九流的注意。这些地方属于边缘地带,对陌生人非常敏感,庞文俊刚住进店里,周围数条街巷都收到了消息,一队陌生的高手来了渔阳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