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杀人灭口,毁尸灭迹”,这是隐藏在第一个人最深处的属性,等到某一个时刻来临时,这个隐藏属性就会被激发。

    广宁太守府原本想着低调一点,就派了一队精锐骑兵前往栖霞县迎亲,借机悄无声息把嵩阳真人的手迹带回来,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直接让他全军覆没,人物俱失。

    血衣卫无师自通,毁尸灭迹做的顺溜无比,所有人被杀之人全被他们抽干精血变成一骨枯尸后抛入河中。

    只剩下一个秦瑶与其侍女,仇飞提着长剑就要冲进马车,被陈铮拦了下来。面带不解的看着陈铮,仇飞阴狠的说道:”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!此女名义上已是广宁太守府的人,候爷为何拦我?”

    别看他在栖宁镇时,与傅谦称兄道弟,一副好哥们的样子。如今要杀“好哥们”的情人,毫不手软。

    “此女留着!”

    想到秦瑶的天赋灵觉,陈铮心里一动,准备把她带回渔阳候府,说不定会有异外收获。仇飞不明其意,但陈铮的话就是圣旨,点了下头,黑着一张脸走到马车跟前,撩开车帘,与一张清秀的脸庞相对。

    “你是来杀我的吗?”

    看着一脸杀气的仇飞,秦瑶面不改色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秦姑娘会骑马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秦瑶脸上露出了笑意,自己的灵觉果然没有骗她,能问出这个问题,说明对方并无杀她之心。她虽然脸上没有表露出害怕之情,但面对死亡依然有求生之念。

    “会一点儿!”

    “下车吧!”

    仇飞侧身避让,声音不带丝毫感情。若非陈铮有言要留着此女,仇飞是想要把她杀掉以绝后患的,毕竟杀人父母,灭人门派,仇恨结的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能放过小蚶吗?”

    秦瑶走下马车,回头看了一眼晕死在车上的侍女,目带希翼的向仇飞问道。这位贴身侍女虽然不是与她从小长大,但也侍候她好几年了,机灵能干,对她极为忠心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看到仇飞皮笑肉不笑的反应,秦瑶看一眼小蚶,冷着一张脸离开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背后传来一声闷哼,秦瑶露出一丝悲切,又迅速收敛,跟在一名血衣卫身后,轻摇莲步走向陈铮。

    扑嗵!

    一道水花声响起,秦瑶紧闭双目,一滴眼珠滴下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现场处理干净,陈铮翻身上马,原路返回,沿着官道直奔渔阳郡方向。

    数日后,一行人风尘仆仆的进入渔阳郡,与接应他们的血衣卫汇合后,为免引人注目,陈铮兵分两路,他带着秦瑶直接回返渔阳县,仇飞等人前往黑风寨。

    自从老”陈“候爷时被灭门,渔阳候府很久没有热闹过了。等到小陈候爷继位,拒绝前往神都朝觐皇帝,全渔阳县的人都知道候爷已有反心。

    经过一年积蓄实力,渔阳县府卫两军已经候爷收服,就连县令也暗中投靠,举家迁来县中。

    渔阳候府的威权渐渐深入人心,成了人们口中的禁忌。整座候府十丈之内,无人敢靠近。远远望去,就如一头巨兽,让人压抑的很。小陈候爷深居浅出,除了县中几豪门大户,谁都没有见过长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沉寂一年的渔阳候府,最近热闹起来,许多陌生人进出,就连候府的护卫也被一群气质妖异的人代替。这些人冷若冰炭,面无表情,除了例常巡逻时候能看见,平日里全无踪影,好似幽灵一般,就连候府的人都不敢接近他们。

    带着秦瑶,一路马不停蹄,终于回到渔阳县。

    秦瑶一直对陈铮的身份好奇无比,等到了渔阳县后,几乎已经确定陈铮的身份,随之看向他的目光带着一丝骇然。

    畅通无阻的进入渔阳候府,看到所有人对陈铮毕恭毕敬,秦瑶再陈铮的身份再无疑问。

    “参见候爷!”

    镇守候府的血衣卫看到陈铮后,连忙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回府没有?”

    一位管事小跑出来,扑嗵一声跪倒磕头,叫道:“见过候爷,白先生早两日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一步跨过此人,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把白先生叫到后殿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小小的管事,在陈铮眼里完全不入流,正眼都没看他,穿过府前廊亭,进入中院。

    陈铮一直住在花园的一座偏殿之中,说是偏殿,其实更像是楼阁。

    这里是他的一亩三分地,未得他允许,没人敢动一草一木。除了打理花园的仆役,以及伺候他起居的侍女,只有白世镜能未得允许自由进出。

    仲夏炎热,虽然陈铮离开多日,但他起居的阁楼每日都有侍女用冰块消暑,清凉无比。

    从会宾山回来后,秦珂琴嫌她的居所太热,就霸占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奴婢参见候爷!”

    进入花园后,沿途仆役奴婢全都跪倒磕头。

    正在前厅纳凉的秦珂琴,手里摄着一颗紫葡萄,身边站着两位眉清目秀的侍女,正用扇子给她扇风,卓子上放着冰镇的酸梅汤,盘子里的瓜果表面结了一层霜,也都是被冰镇过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很惬意坐在椅子上,微微迷着眼睛打盹。嫌弃木椅子太硬,在上面垫了一张海狸皮。卓子旁边的另一张椅子上,同样铺了海狸皮,一只浑身皮毛雪白的狐狸蜷爬在上面,两只前爪抱着一枚干果,偶尔懒洋洋的伸出舌头舔舐一下,又眯着眼睛假寐起来。

    “哟,回来了!看你满身杀气,有什么收获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进来,秦珂琴抬起眼皮瞥了他一眼,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参见候爷!”

    两位侍女微微福身,向陈铮行礼道。其中一人连忙放下手中扇子,冲出阁楼,再进来时,身后跟着四位侍女。各自端出清茶、瓜果、冰水等物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”候爷请净手!“

    把手伸入冰凉的水中,一股冰爽感窜向全身,浑身暑意消散。两名侍女乖巧的站在他身后,给他扇起了扇子。

    陈铮冲她们挥手道:“这里用不着你们了,都下去吧!”

    “奴婢告退!”

    四位侍女做个万福,齐齐退出阁楼。陈铮看了一眼依旧站在秦珂琴身后的侍女,也冲她挥了下手,沉声道:“你下也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