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兵队全军覆没,渡口只剩下十来人,都是些没有修为的奴仆,在被血衣卫包围后,一个个抱头掩面,吓的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此时,一位素装丽人撩开布帘,从马车里出来,看着一群如妖似魔的血衣卫,面不改色,镇定自若的质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秦瑶?”

    仇飞打量马车前的丽人,手中提着一把短剑,一身素装,娥眉淡施,因为修炼武道,隐隐透着一股子英气,看上去并非表面呈现的那么柔弱,仍然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小家碧玉,难道傅谦那小子对她念念不忘,听到她许配了广宁太守府的公子后,不惜背叛栖宁宗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秦瑶意外的问道,仇飞看她的眼神有些怪奇,眼晴里好似隐藏着很多话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仇飞忽然“呵呵”笑了几声,心中暗赞一声,“好一个机灵的女子,嫁给太守府的呆公子太可惜了。不如跟交出嵩阳真人的手迹,我成全你一段佳玉良缘?”

    “登徒子,你敢欺辱我,栖宁派与太守府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秦瑶杏目圆瞪,一脸绝决的盯着仇飞,手中短剑迅速护在胸前,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。

    仇飞彻底无语,心中大叫道:“我靠,我又没怎么着你,用的着一副防儿狼般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看着二人互助,似乎还要一段时间才能结束,陈铮脸色冷漠,好似万载寒冰,眼中血光一闪而逝,打断了仇飞的说话,沉声喝道:“交出嵩阳真人的手迹!”

    秦瑶这才把注意力从仇飞身上挪开,转移到陈铮身上,看到此人的第一眼,她浑身一震,遍体生寒,只觉一股阴寒的气息扑面而至,脸色惨白,目露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陈铮一身杀气未敛,周身被一股阴气环绕,全身血光缭绕,双目中血光盈盈,如妖似魔,好似地狱走出来的修罗大魔。

    秦瑶天赋异禀,灵觉惊人,在她眼里,陈铮好似站在一座尸山骨海铺就的大地上,脚下踩着一条猩红的河流,河流中血气冲霄,厉鬼绯徊,怨魂嚎哭,在他背后浓郁的灰色雾气凝聚出一头可怕的白骨巨魔,三面独目,无鼻有口,全身似被一股力量束缚着,不得挣脱,愤怒的嚎叫着。

    不提地狱般的场景,这头白骨巨魔她只看了一眼,脑海中就好像一柄重锤狠狠砸了一下,让她心神动荡,浑身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”你,你……“

    秦瑶面色苍白的指着陈铮,浑身发抖,哆嗦的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露出一丝意外之色,微微有些惊讶的叫道:”好敏感的灵觉!”

    此女眼神犹如X光机,陈铮突然有种被她看透浑身内外,一切的秘密暴露于此女眼前的感觉,此念一起,观神普照功自动运行,心神通明,一股无形之力把秦瑶的目光彻底屏闭。

    “噫?”

    置身于尸山血河之上的陈铮,突然被一股异力加身,眼前幻觉顿消,秦瑶的心神从恐惧中脱离,惊讶的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再细看时,哪里还有什么尸山骨海,血河怨鬼。好像刚才所见的一切,都只是幻觉,秦瑶紧了紧手中的短剑,心中疑惑道:“舟车劳顿,出了幻觉了?”

    秦瑶自我怀疑起来,随之摇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。她从记事起,就发觉自己天赋异禀,能察觉到一些别人所未能察觉的异象。

    这次太守府迎亲,她本是以死明志,非傅谦不嫁,可灵觉告诉她,自己若是抵抗,会有噩运降临,甚至会连累了情郎傅谦。

    前天夜里,她一直在做噩梦,梦中一个浑身阴气包裹,血光缭绕的男子,站在血流成河的大地上,一具尸体躺在他的脚下,面目依稀可辩,非常的熟悉,但无论她怎样回忆,都想不起此人是谁,直觉提醒她,这是一个对她很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这个噩梦纠缠了她两天,本以为是自己强势逼婚,心有怨气导致。今天见到陈铮周身显化的恐怖异象,秦瑶脸色苍白,一个可怕的念头产生,让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陈铮目光惊异的看着此女,见她脸色不断变幻,表情丰富,陷入了自我想像之中不可自拔,不由好笑之极。

    “此女留下,其他人随你们处置!”

    陈铮突然沉声说道,语气中不带丝毫感情。血衣卫轰然应诺,冲入人群之中,一人揪住一个,拉到渡口的河边,一刀插入对方胸口,只见一道道血泉喷出,被这些人吞噬入口。

    片刻之间,十多个奴仆就变成了一具干尸,被抛入河中。

    “魔鬼啊……”

    秦瑶身边的侍女,突然两眼翻白,惊叫一声,竟被活生生吓的晕死过去了。秦瑶也被发生的这一幕恐怖场景吓的面如土色,四肢发软,若非一股莫名的倔强支撑着她,也要跟身边的侍女一样被吓晕了。

    “交出嵩阳真人的手迹!”

    陈铮猛的上前一步,对着秦瑶沉声说道。此刻,他手按刀柄,浑身杀气外泄,若是此女再不识相,恐怕下场与那些奴仆一样了。

    看着陈铮目中血光盈盈,一股阴寒之气从他身上外溢,扑向自己,秦瑶猛的打了一个寒颤,好像忽然来了冰天雪地之中。她非常相信,若自己不把嵩阳真人的手迹交出来,会有可不则测之祸发生。

    秦瑶自小受到严格的教育,琴模书画不说样样精通,但也具备不俗的欣赏眼光。嵩阳真人的手迹,她也看过,还揣摩过画中意境,却是有种难以言述的神韵。

    从父亲把此画珍而重之的交给她,让她带到广宁太守府,今日又遇到这么一群如妖似魔的“邪魔”,杀人盈野,只为强抢一幅画作,秦瑶如何想不到,此画必是一件至宝,隐藏着惊天动地的大秘密。

    反正也不是她的东西,给谁不是给啊!

    太守府全军覆没,或许是自己脱身的一个契机呢。

    秦瑶想到这里,转身钻入马车中,随之一团黑影从车中飞出来,是只三尺长的木盒。陈铮伸手接住木盒,对秦瑶高声说道:“姑娘通情达理,必有好报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不要“碧帘”之极,他所谓“必有好报”就是杀人全家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