廖队正骑在马背上,高举斩马剑,面对扑杀过来的血衣卫,脸上的狰狞之色一闪而逝,一声厉喝:“杀!”

    众骑士双腿用力一夹马腹,“唏律律……”战马昂头嘶吼一声,跺着慢步迎向血衣卫。

    十几柄斩马剑高举,寒光四射,散发出逼人的杀气,空气为之一凝。

    陈铮跃离马背,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幻出十几道影子,虚实难辩,十几柄分不清真假的泣血刀迎风而斩,在空中划出一道道赤色光芒。

    看到敌人冲杀而来,骑士们面无表情,斩马剑发出一阵唔咽声,朝陈铮当头挥劈而下。这些斩马剑势大力沉,是骑兵用来冲锋陷阵而用,剑身贯注了真气后,无坚不催,便是一座山都能劈为齑粉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廖队正对麾下的骑士们信心十足,往日冲锋陷阵,无论多么强大的敌人,在骑兵的集体冲锋中,都化做了剑下亡魂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些敌人也不例外,他几乎预见了面前的敌人,在斩马剑下血肉纷飞,哀嚎惨叫的画面。

    以血肉之躯冲撞骑阵,只能说敌人太天真。个人的勇武在集团大战前,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十几柄斩马剑落下,陈铮冲刺速度猛的一止,一动一静之间,体内劲力转换奇妙,借助巨大的惯性力量忽然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刀光穿透了空间,直接斩向廖队正。身体虚实变幻,彻底无视落在身上的斩马剑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刀与剑击,廖队正人马合一,强悍的冲击力直接把陈铮撞飞,正待挥出第二剑斩杀对方,就见陈铮于空中轻轻一折,如同一只灵巧的燕子,倏忽之间划过一道半弧,一抹刀光晃的他闭了眼睛。

    噗噗……

    一连两声利刃破体闷声,两名骑士被陈铮以刀挑落马下,惨叫声响起,随之一连串清脆的骨裂声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”咔嚓,咔嚓……“

    十只马蹄从两人身上踏过,惨叫声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亲眼看到麾下同僚被落马惨死,廖队正目眦欲裂,怒吼一声,手中斩马剑脱身而出,飞斩向半空中的陈铮。

    “给我去死!”

    斩马剑离手,廖队正在马背上轻轻一按,飞身而起,窜上半空中,插出腰间长剑直刺陈铮。剑光凝炼,穿透了空气,只听到“唰”的一声,已经来到陈铮胸口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陈铮还未落地,一道寒光袭来,旧力已尽,新力未生,间不容发之际,陈铮举刀护在胸前。一股锐利的气息沿着刀身钻向他的体内,陈铮脸色猛的一白,被击的倒退出去摔向地面。

    廖队正一击得手,使个千斤坠,脚底在地面上狠狠一跺,身如炮弹般轰向陈铮。手中长剑发出渗人的光芒,数朵剑花绽放,把陈铮彻底罩住。

    “候爷小心!”

    仇飞一声急喊,刚摔在地上的陈铮心中升起一道寒意,浑身汗毛乍立,挥掌在地面一拍,身体震飞,“嗖”的一声,寒光刺入他摔落的地点。

    “好险!”

    一道黑影闪过,在空中留下一连串残影,黑影落地,露出陈铮真身。此刻,他脸色苍白,心中后怕不已。刚才若是慢了半拍,就被对方一剑穿心了。

    “得得……”

    急促的马蹄声响起,十多名骑兵逐渐加快速度,撞向血衣卫。六尺长的斩马剑对准血衣卫猛的挥劈而下,呼啸的破空声,发出呜呜的叫声,令人心胆俱裂。

    嗖……

    眼见头顶落下一道巨大的黑影,呜呜的破空声震耳欲聋,扰乱了听力,脑中开始出现幻觉。

    借助马力劈砍的大剑,以血衣卫的修为根本不能抵抗,仇飞急忙使出千斤坠,猛的在地上一滚,身手灵活的让开正面。

    其他血衣卫有样学样,避开骑士冲锋。

    这些骑士马术精湛,一次冲锋未果,瞬间掉转马身,巨大的斩马剑如离弦之箭,脱手飞出,如同炮弹一般轰向血衣卫。

    满天黑影,发出强劲的呜呜声,周围七八丈之内被轰来的巨剑覆盖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一名血衣卫挥刀劈向飞来的巨剑,被连人带刀撞飞,一口鲜血喷出,胸前像被重锤击中,塌陷一大块,胸骨碎裂,一根骨头刺入心脏而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这些骑士高高跃起身,从马背上扑击而下,冲入血衣卫之中。

    另一边,陈铮飞身躲来廖队正必杀一击,反手撩刀,一道腥红的刀光斩向对方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两人棋逢对手,将遇良才,齐齐后退数步。

    陈铮修炼的白骨阴风诀本就有炼体之效,周身骨骼刀剑难伤,迅速平复了胸中沸腾的气血,发现对方的恢复力不如自己,心中一动,以身御刀,飞扑过去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刀光如练,斩破了空气,一道白色的气浪向两边分开,直接轰在对方身上。

    刚才一击,廖队正胸口剧疼,只觉胸骨断裂一般,一口真气无法维持,逆冲心脉,嘴角溢出一缕鲜血。

    不等他平息了沸腾的气血,理顺爆乱的真气,就听到一道呼啸声破空而来。阴邪妖异的刀光,赤红如血,划破了空间,分了气浪,直接向他斩来。

    廖队正脸色随之大变,吃惊于对方的绝决,不顾身体损伤,完全一副以命搏命的打法。连忙返身,以剑贴背,强劲的刀光轰在剑身上,劲气直透背心,廖队正眼眼发黑,心脏都要被轰出来。

    哇!一口鲜血喷出,整个人被轰倒在地。

    陈铮一招得势,泣血刀在半空中绕一个曲线,在廖队正眼前划过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红光一闪,眼前陡然变黑,一股钻心的剧痛传来,廖队正扔掉手中长剑,双手捂着眼睛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一刀割瞎了对方的双眼,陈铮脸色冷漠,眸中一缕血光迸射,一刀插入廖队正胸口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拔刀转身,一道影子飞逝,陈铮已扑向另一边的战场之中。廖队正胸口一股血泉喷出,惨叫声嘎然而止,已然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廖队正一死,敌方再无与他一搏的高手,手中泣血刀骤起风雷,刀光如练,一击斩退拦在他面前的骑士,不等对方回过神来,一名血衣卫突然从他背后袭杀而来,刀尖由后背直入前胸。

    陈铮眼前一亮,面带赞赏之色对着这名血衣卫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眼力劲不错,心黑手也辣,已有我的几分神韵!”

    血衣卫本就人数占优,修为也不弱于这些骑士,实力最强的廖队正一死,这些人的下场已经注定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钟,十几名骑士全被斩杀,血衣卫冲向渡口,余者尽被包围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,我是栖宁派弟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