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为首领的曹副队正被杀,剩下三人大惊失色,慌忙高声大叫,向林内的同伴示警。

    ”嗬……“

    突然一抹刀光划过,斩断的他的喉咙,这人捂住脖子,张嘴想要叫喊,已经发不出声音了。股股热血从指缝间流出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缕阴寒冰凉的气息掠过,刀光如电,刺入一人心口。陈铮拔刀而退,倏忽间消失不见。一股鲜血喷射出数尺远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连同曹副队正的三位同僚被杀,剩下一人彻底崩溃了。本来是以防万一的断后,没想到敌人实力强的令人发指。斗志全无,只想冲出林中,逃的越远越好,这人已经被骇破胆了。

    密林之中,杀机四伏,伸手不见五指,只能听见己方与敌人的“沙沙”脚步声,偶尔传来一声闷哼,或是惨叫。死亡的阴影无时不刻的罩在头上,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从黑暗中冒出一个人,把自己杀了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陈铮才管敌人是否崩溃,密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,视线超不出三尺之外,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简直如鱼得水,就像一个行走在暗夜中的黑精灵,形如鬼魅,悄无声息靠近敌人后背,一掌拍出,凶锰的掌劲由后背透入心脉,一声闷哼,陈铮瞬间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此人心脉已断,断无活理。

    骑士队做为断后警戒,人数本来就少,实力最强的曹副队正被陈铮近乎偷袭之下,一击而死,余者变成了无头的苍蝇,被血衣卫分隔包围,个个击破。

    从陈铮暴起发难,到结束战斗,不到一刻钟,对方全军覆没。过程虽短,但凶险无比,这些骑士修为不高,个个训练有素,若是正面冲锋,血衣卫想要覆灭他们,自己也要伤亡九层。

    可惜,遇到了精通突袭的血卫衣,又失了地利,这些本该冲锋陷阵,建功立业的精锐骑士毫无意义的死在了密林之中。

    “有无伤亡?”

    出了密林,众多血衣卫集合,陈铮环顾四周,身体还残留一丝血腥气,杀气未泯,目如冷电,阴森无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五个弟兄被偷袭了,三人死亡,两人负伤,不会影响战斗力。”

    仇飞神色黯然,如数家珍的汇报道。

    血衣卫数量本就不多,接二连三的伤亡,已经跌破四十大关。陈铮这次追袭广宁太守的迎亲队伍,带的都是精锐,每一个人的实力都达到了后天二层巅峰,一下子折了三人,仇飞的心都在滴血。

    血衣卫的伤亡率太大,陈铮也心疼不已。这些人能被从太祖洞天带出来,本身就是百里挑一,无论心性还是资质,都是中上之选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肆意挥霍了,不然再经过几次战斗,血衣卫就要伤亡怠尽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,血衣卫的修为还是太低。陈铮目光在每一个人身上扫过,心中暗下决定,这次返回渔阳县后,血衣卫必须回炉重造,把提升修为起来。

    “林内有间旧庙,对方离开不超出两个时辰,咱们快马加鞭,务必在天亮之前赶到渡口,一旦对方乘船离开,顺河而下,咱们再想追上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仇飞突然开口说道,灭了栖宁派才死了一个血衣卫,没想到今夜林中一战,就死了三人。仇飞恨不得把对方碎尸万段,以消心头之怒。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陈铮翻身上马,一头扎进密林中,一马当前,感知全开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突然一道破空袭来,陈铮脸色随之大变,飞身而起,“锵”的一声,拔起泣血刀,劈向破空声传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一股巨力由刀身传来,陈铮倒翻而退,脚尖迅速点在一棵树干上,借力回旋,落在马背上,一声厉喝:“小心机关!”

    小小的一片树林,遍布机关,好在陈铮五感敏锐,感知全开,又一马当先,众人才有惊无险的穿过了树林子。虽然狼狈不堪,却没有再出现伤亡。

    穿过树林后,所有人快马加鞭,向着敌人紧追而去。

    大离北方,一条大河横穿数州,由东到西流经幽酀二州,在广宁郡内突然南折,而后跨越半个青州,汇入无尽汪洋之中。

    此河是大离皇朝八支主水脉之一,名字就叫做大河。

    广凌渡是个废弃的小渡口,只有附近村镇的农民在闲时,驾着渔船入河捕鱼,渡口才会看到几条船,平时都看不到任何的渔船,想到从这里渡河,只能自备渡船。

    天色微亮,东方出现一缕鱼肚白,金色的阳光冲出平线,好像天际尽头有一座金光灿灿的金山。

    “候爷,你看!”

    浓郁的潮气扑面而至,空气湿度加重,隐隐听到流水潺潺声。突然,仇飞伸手一指前方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渡口有人!”

    一名血衣卫大叫一声,所有人的精神大震,追了一夜,终于还是在渡口把这些截住了。

    陈铮以手搭逢,看向渡口,两辆马车停在河边,没有看见渡船。这让他稍微放下心来,没有渡船,对方就不能马上过河,前有大河挡路,后有强敌追来,小小的渡口已经成了绝地。

    ”换马,结阵!”

    “呛啷啷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串清脆的拔刀声,打破了清晨的宁静。萧杀的气息在小小渡口前弥漫。陈铮依旧一马当先,手按泣血刀,策马缓缓前行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运转,微微鼓荡气血,一道道阴气由四面八方汇聚而来,环绕在他身周,冷热交替,一旋风平地而生。

    渡口渐近,隆隆的流水,与烈烈火声相合,透出一股冲天杀气。

    “结队,迎敌!”

    廖队正脸色阴沉,一声厉吼,翻身上马,拔出鞍边的斩马剑,长剑向前虚斩,十几骑结成冲锋阵,神色肃穆的迎向敌人。

    ”杀!“

    双方相距不足十丈,陈铮一声令下,飞身跃离马背,鬼影无踪施展到极限,幻化出十几道影子,扑天盖地扑向对面的骑兵队。

    他可不善马战,以己之短攻敌之长,纯属脑残行为。

    血衣卫也不善骑战,看到陈铮飞离马背,唰唰唰,一同鱼跃而起,狭长的血刀映照着金色的阳光,刀身上腥红的血槽中,一抹妖异赤红的光芒亮起。

    血神经心法运转,所有血衣卫身上都有一道血光缭绕,眼中露出嗜血的光芒,好似地狱里走出的修罗恶魔,带着冲天的阴邪之气,冲向敌方骑兵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