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面色一怔,扭头看去,只见一位血衣卫面露赫然之然,羞的恨不得藏在马腹下面。

    ”追了一天,马不乏人也乏了,休息一个时辰。“

    陈铮开口说道,翻身下马后,取出干粮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仇飞策马下山,向陈铮汇报道:“山下有人停留的痕迹,数量在二十到三十之间。山包后有两条叉道,痕迹被人刻意抹除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沉思起来,白世镜曾与他叮嘱过,栖霞县城通往广宁城有两条路,一条官道,一条水道。

    对方清除了痕迹,难以确定是走水路还是官道。

    ”沿着官道快马奔行十里,仔细寻找对方留下的痕迹。我在这里等你一个时辰,快去快回!“

    陈铮想到这么一个笨办法,为仇飞准备了三匹马换乘,目送对方急弛而去。

    吃了干粮后,所有人盘膝坐于在地上,开始运气调息,恢复精力。

    今夜说不定会有一场大战,所有人乘机调整状态,让自己的精气神保证在一个水准之上。

    今日多云,天色黑的比较早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时,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伟来,仇飞已经回来。

    策马冲到陈铮跟前,一个鱼跃翻下马背,对陈铮说道:“属下仔细侦察过了,官道十里之内没有发现明显的痕迹,对方十有八九是走水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了,赶紧休息,咱们连夜追击,务必在前往的渡口截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今夜多云,没有星辰指引方向,旷里之中漆黑无比,伸手不见五指。等所有人恢复了精力,陈铮下令再次追击。

    越过小山包,由官道折入一条小路,直奔前方渡口。

    一人双马,换马不换人,一个时辰后,来到一片树林前。

    陈铮突然伸出手臂,所有人勒缰停马,齐齐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就地戒备,我前往林中一探!”

    说罢,飞身跃离马背,运起鬼影无踪身法窜入树林之中。这门身法在他使来,真如鬼魅一般,尤其达到小成之境后,行动无风,无声无息,黑幕之中,甚至连影子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进入林中,陈铮收敛气息,脚尖地一棵树干上轻轻一点,窜进一棵树冠里,拨开一道树枝向前望去。

    林内隐隐绰绰,好像有座庙观,听不到丝毫动静。陈铮静待片刻,忽然化为一道影子冲下树冠,彻底消失在树林内。

    果然是座庙观,只是多年废弃,里面供养的神像都不知去向了。庙观保存的很完整,除了屋顶上有一个大窟窿。

    跨入庙观,一股微热气息扑面而至,陈铮心神一震,伸手按在刀柄上凝神戒备。发现没有动静后,才缓步跺入庙内。

    庙内有团灰烬,上面留有余温,已经确定这里曾有人停留,且离开的时间并不长,不超过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陈铮返身走出庙观,忽然听到一阵马蹄声传来,连忙闪身躲入暗处。马蹄声传来的方向并非入林的方向,而是从相反方向传来。

    数个呼吸后,马蹄声突然消失,陈铮脸上阴晴不定,双目中血光迸射。缓缓运行着白骨阴风诀,听着林间沙沙风动声。

    “难道听错了,或是出现了幻觉?”

    陈伸手摸向刀柄,身影一闪,便向林外冲出。

    今夜多云,一轮半月被挡住,加之树林太茂盛,越发显的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林外的血衣卫看到陈铮迟迟不归,担心他出意外,把马匹拴在林外,组成战斗队形进了林中。

    走前最前面的仇飞,忽然身体一震,听到前面传来“唏唏嗦嗦……”的脚步声,声音很轻,若非树林里有很多枯叶,绝对听不到。

    “有人?”

    仇飞脸色大变,再细听时,四方都有脚步声传来,明显是准备包围他们。

    “不好,林内有埋伏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,仇飞突然低喝一声,拨剑刺向黑暗之中。其他血衣卫有样学样,收敛气息,消无声息的迎向四周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看来嵩阳真人的画作是真的了,不然对方不会如此小心,在不确定身后有追兵时,还要在林中设伏。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轻起脚步窜入一棵树下,彻底与黑暗混为一体。一串脚步声传入耳中,手掌紧捉刀柄,收敛气息,为免眼睛反光,陈铮把眼睛都闭上了。

    暗运观神普照功,心神普照四方动静,侧耳倾听着轻微不可察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百里挑一的精锐!”

    陈铮心念一动,一道阴寒气息暴发,鬼爪手撕裂了空气,发出啸啸的刺耳声,五指突然插入一团温热之中,微微用力,就听到“噗”的一声,抓爆了对方的心脏。

    此人一声不吭,被陈铮突袭而杀。

    轻劝扶住此人尸体,把他放在地面,耳边传来一声低沉的厉喝声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”是敌人!“

    陈铮身影一闪,躲到树干后面。

    对方厉喝一声,没有听到回应,心知有异,悄悄靠近出事的地点。

    沙沙沙……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陈铮心里猛的一震,心跳加快。对方极为小心,从落脚声中可以听的出,此人修为不弱,只略输自己一筹。

    ”不对,还有三个人!”

    漆黑的林内,四道身向陈铮包抄过来。

    其中三个做为诱饵,向着陈铮潜伏方向蹑手蹑脚走来。另一人暗聚真气,准备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陈铮深吸一口气,压下心跳声,鬼影无踪身法陡然展开,化为一道阴风冲了过去。林中伸手不见五指,视线不出三尺之外,以鬼影无踪配合鬼爪手,是偷袭的不二法门。

    ”谁!“

    一股阴气袭来,忽然一声厉声传出,已经晚了一步。陈铮鬼爪手直接抓破他的面门,留下五道血淋淋的指印。

    一击得手,陈铮抽身后退,拔出泣血刀,“锵”的一声,风雷乍响,直接使出了小成的“雷霆万劫”刀,一座莲台凝聚,六片花瓣飘落,化作无数刀光绞杀向另外三人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这一击威力之强,就连白世镜都叹为观之,何况对方还不如他,面对陈铮全力施出的“雷霆万劫”刀,不容他运功抵抗,就被一股阴寒气息侵入体内,冻结了他的气血,身体为之一僵,瞬间被几十道刀光斩杀。

    “曹副队被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惊呼声响起,林中顿时杀声遍起,血衣卫与骑士队杀成一团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