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一位后天六层的小子压着打,秦灶心中哪个恨啊!可旁边有一位不知深浅的高手压阵,秦灶逃生无路,不得不硬着头皮与应付陈铮周旋,面对陈铮急如骤风暴雨的攻击,步步为营,还要戒备在旁边掠阵的白世镜。

    “苦也!”

    秦灶心中叫苦不迭陈铮却是越打越兴奋,实力超常规发挥,化血刀法与风雷九击交替使用,每一刀挥出,都不留余力,杀的畅汗淋漓。抛弃了招式套路,刀法随心所欲,心之所念,刀即随发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突然一道淡淡的红芒激刺而出,在秦灶胸前衣襟上划开一道半尺长的口子。

    秦灶吓的直冒冷汗,心神猛的一缩,念头飞转:“不能这么被动下去了,只有借机斩了眼前的小子,拼死一击才能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松了松握剑的手掌,让风吹干手心汗液。秦灶心中暗做决定,看着一道黑影越来越接近自己,暗运真气,突然腾空而起。如鹰横空,迎向扑击而来的陈铮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长剑铮鸣,发出清脆的声音,于一刹那之间刺出十几剑,剑光如网,劲气破空,发出刺耳的啸声。

    “小心,老鬼要拼命了!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,为陈争压阵的白世镜,突然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陈铮亦是大吃一惊,秦灶突然暴发,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。看着一道寒光直奔面门,快如闪电,封死了前后左右,不给他丝毫躲避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放心,翻不了天!他有拼命之心,我有绝杀之技!”

    一刀下划,先在身前布下层层刀网,而后高叫一声,鼓荡体内气血,运行白骨阴风诀,真气在体内高速运转,一股阴寒的气息朝他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阴气环绕,一道血色光华升腾而起,陈铮尽起全力,瞬间挥出几十刀,刀光混同,与阴气相融,结成一道血浪,弥漫开来,与秦灶的剑网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血光四溅,劲气爆炸,产生的巨大的力量把陈铮推出三四丈外。

    秦灶的剑法破绽百出,若非奇经八脉贯通,劲气绵长,真气浑雄,早就被陈铮斩于刀下了。

    一记”血洗天下”,阴邪森寒的气息侵入体内,秦灶气血一僵,剑法一滞,被一股凌厉惨烈的气劲斩入体内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长刀穿入身体,发出一声闷响,秦灶脸上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死!”

    死亡威胁近在眼前,秦灶的心神大为震动,翻手一掌拍向陈铮,而后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绝不能死,他若一死,栖宁派百年基业就彻底断送了。留的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只要他活着,栖宁派就有东山再起之日。

    心怀此念,秦灶运行身法,朝栖宁派庄院外冲去。

    “此路不通!”

    白世镜一掌拍出,大喝一声,把秦灶逼退。

    “可恶,我便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!”

    逃跑无望,秦灶顿生鱼死网破之心,回身一剑刺向正运气调息的陈铮。

    “柿子软的捏吗?“

    陈铮双眼中血光爆发,面如阴云,冷哼一声,道:”你找错对象了!“

    说罢,身体倏然幻化数道阴影,虚实难辩,使出了鬼影无踪身法,体内忽然爆发出一道凌然而惨烈的气势,泣血刀化作身体一部份,心意合一,刀随意动。

    暴起而击,一刹之间斩出十几刀,刀光凝练,如水流动,又如同乌云之中一道闪电,凌厉凶猛。

    此刻,面对秦灶的拼死反击,陈铮抱守元一,心神晋入“观神普照,无法无念”之境,以心神照映天地,脑中除刀之外再无他物,顿时无数道刀光升起,凝为一座莲台,一瓣莲花飘落,两朵莲花飘落……

    莲台接连飘下六朵莲花,刀光暴发,迎向秦灶的剑光。

    一抹心灵之光照耀周身,陈铮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,心如明镜,全身筋骨齐鸣,似在奏着一曲交响乐。浑身酣畅淋漓,如同酷热之中洗了一个凉水澡,挥身亿万毛孔都在欢呼。

    秦灶绝境之下,奋命一击,激发了陈铮的斗志,让他的刀法突破桎梏,精气神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“雷霆万劫”刀由三瓣莲花境提升到六瓣之境,湮灭了秦灶的剑网后,手腕猛的一震,泣血刀斩出一道腥红的刀光,刀势冲霄,气劲纵横。

    秦灶心神一震,没想到陈铮临阵突破,一股凌冽的气机把他锁定。

    一刀即出,风云突变。

    “死开!”

    秦灶被逼入绝境,突然一声怒啸,不退反进,数道剑光凝练而出,剑光与刀光对撞,劲气四溢,腰身粗的大树被剑光刀气绞成碎块,树木拦腰而断摔在地上发出隆隆声响。

    刀剑互击,无论剑光还是刀气都相互湮灭,陈铮身体倒退而飞,于半空之中轻巧一转,缓缓落于地面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!”

    白世镜眼前猛的一亮,脱口大赞一声。陈铮这一式刀法,意境与刀势相合,劲力与真气相融,混元如一,已然有了几分气象。

    秦灶身上衫破烂,不等陈铮落地,手腕抖出数道剑花,罩向他全身要害。

    “候爷退后!”

    秦灶困兽之斗,白世镜连忙闪身挡在陈铮前面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长剑颤鸣,白世镜手掌翻转,同样一剑刺出,剑光如水,缠向秦灶。

    “好贼子,我跟你们拼了!”

    白世镜终于出手,秦灶先是脸色大变,而后状若疯狂,以身抱剑撞向白世镜,完全一副同归于尽的打法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白世镜手中长剑往前一递,点在秦灶的剑尖上,巨大的力量沿长剑反震过来。秦灶脸色猛的一变,暗道一声“不好”,就被这股强硬的力量震的他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

    秦灶借势倒翻,瞬间向庄外逃去。

    “想逃,给我留下来吧!”

    白世镜战斗经验丰富,刚一收剑,就知道他要逃跑。长剑横扫,一道劲风扑向秦灶,拦在他后退必经之路。

    陈铮双目血光暴射,猛的催动泣血,扑击进退不得的秦灶。

    噗噗!

    刀光如电,直接由秦灶后背而入心,穿透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就在秦灶被杀,陈铮收刀归鞘,一位血衣卫飞掠而来,俯身向陈铮叫道:“启禀候爷,栖宁派中心反抗者,尽数杀绝,余者皆降。”

    “死者由你们自行处理,降者押解黑风寨!”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!”

    血衣卫拱手抱拳,高叫一声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白世镜看着栖宁派一片狼藉,微微叹息一声:“百年基业一夜丧,可悲可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