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沙县志很靠谱,十来天后,众人穿过大山脉踏入了酀州地界。

    一路翻山越岭,众人风尘仆仆,衣衫不整,好似一群乞丐难民。走出大山的那一刻,陈铮的精神一滞,直接坐在地上,再不想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人有样学样,横七竖八,全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经过十来天的修养,沈玉的精气神有所恢复,依然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,被众人从担架上放下来,脸色苍白无血,内伤未愈,气血未复。

    陈铮曾严厉警告过他,不许他修炼《血神经》,让他同修观神普照功与化血二十七图谱。后来收服了卓未央,也曾让他翻阅过阴阳造化功与葵阳心经等功法,以增长沈玉的见识。

    沈玉资质不欲,尤为内秀,观神普照功最适合他修炼,辅以化血二十七图谱,借助化血功蕴养气血,他的进步极快,陈铮与他在太祖洞天的最后一面时,沈玉的修为已达到后天三层巅峰,微微用力就能突破四层。

    观神普照功易学难精,虽有”生死人,肉白骨“之效,十来天后也只是让他把外伤养好。这一路上,虽然不时吞噬一些野兽的血液,依然未能让他补回损失的精血,使他的内伤迟迟不能见好。

    反而是众多血衣卫,修炼的《血神经》是真气损人利己,以天下万物供养自身,如同蝗虫过境,沿途所有的野兽,不分大小,都被斩杀吞噬了精血。等到出了大山脉,已然恢复到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休息片刻后,陈铮突然发令道:”派几个弟兄前往周围警戒,再弄些血食过来。“

    若是恢复精力的最好方法,还要数吞噬他人的精血。如今荒山野地,没有行人,只能以野兽代之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,要么修炼了化血功,要么修炼了血神经,因而恢复力惊人。看的班濯眼热不已,只是生吞血液,他还是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尤其看到血衣卫吞噬炼化精血的过程,周身血气缭绕,整个人如妖如鬼,突然了正常的思维想像。

    魔道八派的功法他都有所耳闻,但是血神经这么邪恶残忍的功法,尚属第一次遇到,让他对这些血衣卫生出一丝余悸之心。

    ”过了大山,咱们就安全了。当阳候还在蛰伏之中,轻易不会暴露自己的实力。而且此地距离渔阳郡只有三天路程,附近并没有实力强在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移动到陈铮跟前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陈铮抬头,见太阳偏西,距离天黑最多一个半时辰,于是对众人喊道:”今日就在这里宿营,休整一天,明日再走。"

    听到陈铮的话,众人提着的一口气彻底泄去。

    连接十来天的赶路,铁人都抗不住了,何况是血肉之躯。安派了警戒执哨之人,血衣卫开始搭建营地,返回大山中抓捕猎物,准备吃食。

    “候爷决定要争夺悟道棋盘了吗?“

    这一路,白世镜忍着没问,直到越过大山后,进入酀州地界才开口。

    陈铮闭目沉思片刻,点点头,神色坚定的点了点头,道:”近有贾臻与费无忌虎视眈眈,一旦二人突破蕃篱,晋入先天化境,就是我的灭顶之灾。因此,谁都能得到悟道棋盘,就他二人不行。为保万无一失,我必须阻止悟道棋盘落入两人之手,为我争取一段时间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这是近忧,还有远虑。

    大离将乱,天下争锋,我若不能尽快提升修为,甚至突破先天化境,恐怕会被宗门作为炮灰,到时候生死不由己,我所不为。“

    白世镜闻言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正道十宗与魔道八派齐齐入场争取悟道棋盘,半步先天的修为自保有余,争锋不足。此次争夺悟道棋盘,不但拼修为,还要拼底蕴。

    以渔阳候府的底蕴,参与争夺,稍显不足。

    ”看来要想办法提升候府的实力了!“

    ”所以我才要把沈玉他们救出来。这些血衣卫精修血神经,只要提供充足的精血,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修为,是这次争夺悟道棋盘的主力。“

    陈铮说话的时候,目光隐晦的看了一眼赵文奇与卓未央。白世镜见状,心里一动。

    ”既然如此,咱们就不能急着回渔阳郡了。“

    白世镜突然说道,眼神幽幽的望着东北方向。陈铮知他有话有要说,并没有催促。

    片刻后,白世镜指着东北方向,表情冷酷,幽声说道:”三百里外是栖宁派的驻地。“

    ”酀州五派八帮之一的栖宁派?“

    白世镜点点头,道:“栖宁派立派不足百年,参与私盐贩卖以聚敛财富,据说暗中投靠了广宁太守。广宁郡与渔阳郡比邻,又无天险阻隔,将来必是大敌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广宁张氏,酀州八大世家之一,陈某闻名已久,比之化德府的田家还强了数筹,的确是个劲敌。血衣卫已然恢复至巅峰,今夜就拿栖宁派开刀,除了张家的一只爪牙。”

    “不只栖宁派,五派八帮的背后都有世家豪门的影子,候爷可如法炮制,徐徐除之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作了一个斩首的手势。

    酀州五派八帮这些江湖势力,虽不善长两军对垒,但若潜入敌方境内,刺探军情,暗杀地方长官,散布摇言,用的好了,不亚于千军万马。

    这些帮派既然无法为自己所用,不如除之。

    帮派弟子常年修炼武道,气血强壮,是修炼《血神经》最好的灵丹妙药。

    陈铮闻弦歌而知雅意,瞬间明白了白世镜的言外之意。他这是想要自己借铲除五派八帮的同时,提升血衣卫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仇飞!”

    “候爷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的叫声,仇飞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带几个兄弟前往三百里外的栖宁派打探消息,不许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这个命令太突然了,仇飞露出一丝疑惑之色看着陈铮,不是要返加渔阳县吗,怎么突然改了主意,让自己去栖宁派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仇飞不敢多问,猛的抱拳领命,道:“属下遵命!”

    卓未央耳聪目慧,相距数丈之外,听到了陈铮的命令,颇感意外的询问道:“候爷是要攻打栖宁派吗?”

    听到卓未央的放,所有人的心神一震,齐齐看向陈铮。这个消息太意外,这路上,陈铮没有透露出丝毫信息。

    ”不错!“

    陈铮并没有太多解释,只是叮嘱卓未央道:”卓先生与靖老留守营地,看护沈玉与赵文奇。我带着白先生与血衣卫,今夜突袭栖宁派。明天卯时,我若没有回来,卓先生可先带队前往渔阳县。“

    陈铮说罢,掏出一枚玉符交给沈玉,低声叮嘱他:“这是我的身份玉符,届时我若未归,你可代为执掌渔阳候府,调度府内一应人事。”

    “候爷小心!”

    沈玉收起玉符,轻声说了一句话后,再无动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