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S:昨天只有一更,今天微爆一次!

    陈铮想到这里,目光再次看向竹楼,心中若有所思:”与秦珂琴的关系不能搞的太僵,虽然此女算计我在前,毕竟也没有任何损失,将来还要靠她抵抗费无忌呢。

    不过,也不能太惯着她,若不然以的她不得飞天呀!“

    顾轻舟与胡一飞决定返回宗门求援,雷厉风行,此念一起,马上向陈铮告辞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我准备马上返回宗门,免的延误时机,咱们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顾轻舟冲着众人拱手抱拳,提出辞行。

    班濯虽有不舍,也知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们的实力限制,忽然开口叫道:”咱们在哪里汇合?“

    顾轻舟算盘一番行程,片刻后,说道:”最短二十天,最长一个月,我在州泰阳城等你们。"

    说罢,转身离开会宾山。

    顾轻舟一走,胡一飞也提出告辞,拱手对陈铮说道:“我也要返回宗门,咱一个月后青州再见!”

    “胡兄一路顺风!”

    陈铮抱拳相送,等到胡一飞也离开后,转头看向班濯,见他毫无所动的样子,奇道:“你不走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走?”

    班濯惊讶的反问一句,而后脸色阴郁,恨恨说道:“青云宗外门,贾臻一人独大,我回去求援不成,说不定还要给贾臻作炮灰呢。不如跟你一同返回渔阳,你不会不欢迎我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班濯不嫌弃渔阳县简陋,陈某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正值用人之际,班濯愿意跟他回渔阳,陈铮高兴还来不及,怎么会不欢迎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被天命教妖女下了禁制,班兄见多识广,不知能否解开?”

    天命教的禁制极为独特,陈铮的真气的可以进入沈玉等人的体内,却无法解开魏妖女留在他们身上的禁制,令他们恢复真气运行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!”

    这种“助人为乐”的事,他最喜欢干了。听到陈铮求助,马上冲到沈玉跟前,一只手在他身上摸索了半天,眼睛猛的一亮,哈哈大笑起来:“天命教不过召此,竟然仿照我青云宗的分金断脉之术,东施效颦,画虎不成反类犬,徒惹人笑。”

    “班兄能解开吗?”

    班濯得意洋洋道:”小菜一碟,你就瞧好吧!“

    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陈铮脸上露出笑意,对着他抱拳谢道:”有劳班兄了!“

    只见班濯食中二指并拢,在沈玉身上指指点点,半刻钟过去了,班濯满头大汗,脸色变的扭曲起来,依然没有解开沈玉身上的禁制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分金断脉之术,我的手法也没错,怎么会解不开呢?”

    看着班濯上窜下跳,对沈玉身上的禁制束手无策,陈铮脸上的笑意随之收敛。

    “解不开就算了,咱们抬着他们下山。”陈铮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玛的,修为高了不起吗?”

    班濯愤愤不已,冲着天空叫骂不已。而后,看向卓未央等人,叫道:“我的修为太低,冲不开魏妖女封在他窍穴外的真气,还请卓先生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责无旁贷!”

    卓未央走到沈玉跟前,依着班濯指点,一道真气输入沈玉体内,轻而易举的冲散了包围在沈玉体内窍穴的异种真气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禁制一消,瞬间真气恢复运行,沈玉喷出一口鲜血,渐渐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沈玉吐血,卓未央看着地上的血滩,连忙解释道:“这是瘀积在他体内的败血,吐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玉缓缓睁开眼睛,看到周围人影幛幛,突然挣扎起来。陈铮见状,连忙安抚道:“沈兄不要妄动,天命教妖人已被我等消灭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的声音,沈玉不挣扎,艰难的张了张嘴,沙哑着声音说道:“属下失职,令血衣卫损失惨重,还请候爷责罚!”

    ”沈兄不需自责,天命教早就有预谋,非你等过错。你重伤未愈,切忌情绪波动,好好养伤,总有一日咱们会让天命教加倍偿还。“

    卓未央一指点在沈玉脖颈上,令他晕睡过去。

    ”他受伤太重,情绪不能太紧动,免的胸中积下郁气。“

    只有沈玉、赵文奇以及赵括苍三人的禁制是由魏妖女亲自所下,卓未央依照班濯的指点,顺利解开后,其余血衣卫交给班濯发挥。

    ”哈哈哈,老子终于可以大显身手了。看我破魏妖女的禁制!“

    看着班濯逗比的样子,所有人的脸皮抽搐起来,一副不忍视睹的样子。片刻后,众人禁制被解开,稍事休息后,迅速离开会宾山。

    出了天命教据点,天色已然大亮。

    山林中湿气太重,会宾山所在的山脉被一层薄雾笼罩,远远望去,云卷云舒,白雾如纱,一副灵山胜景,如置身于仙境之中。

    若是原路返回,就要经过当阳关,穿越当阳郡,进入当阳候的地盘。沈玉等人就是在当阳郡内遭遇了伏击,陈铮有些犹豫起来了。

    ”候爷!“

    白世镜看出他心中顾虑,悄然来到身后,开口问道:”候爷是在担心再被当阳候与天命教伏击吗?“

    ”不错!“

    陈铮点了点头,环顾四周,山峦起伏,云雾舒卷,轻声说道:”当阳郡被当阳候经营成了铁桶江山,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被当阳候察觉,更何况咱们这么多人呢。"

    白世镜微微一笑,露出了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,笑着说道:“候爷不知我是哪里人嘛,这里是幽酀青三州交界,对别人而言不容易翻山而过,但于我不足一提。咱们向东北方向穿越会宾山,最多八百里路程就能进入酀州境内,而后西折,不超过三天的路程,就可以进入渔阳郡。”

    ”哦!“

    陈铮眼睛猛的一亮,激动的叫道:”白兄走过这条路吗?“

    白世镜摇摇头,道:“青州靠近会宾山脚下有座白沙县,我曾经翻过白沙县志,看到一则奇人闻记,有猎户穿过会宾山,进入酀州,三个月后返回青州,并记下了沿途的风情地貌。“

    所谓的县志,大部分内容都是虚构杜撰,神鬼奇侠,话本传说,应有尽有。白世镜既然这么说,想必白沙县还有点谱。

    一行人在白世镜的带领下,翻过会宾山,深入山脉之中。

    深山大泽之中,最不缺的就是凶猛野兽。血衣卫修炼的血神经,只要猎杀野兽,吞其血液,短短数日就恢复到巅峰状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