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离皇朝的护国天王莫延昭是货真价实的天人境高手,镇压国运,威慑八荒六合。据闻,此人已经闭关一甲子,参悟开地辟地之意,只差一步就要开辟洞天了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幽幽说道,对于这位护国天王,就连玄天剑宗都不愿意招惹,概因对方积累深厚,在天人境中,也属绝顶高手之列。洞天境不出,他就是天地下最最顶级的一小撮人之一,高居高重天,俯视天下风云变幻。

    别看白世镜已入半步先天之境,他根本不知道大离皇朝还有一位天人境的护国天王镇压国运。

    这也怪不得他,毕竟只是一介散修,不比正道十宗的底蕴深不见底,天下一举一动,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下。

    大离皇朝与正道十宗极为默契的执行限武令,限制打压武道的传播,许多隐秘被他们严格的限制起来,导致大离皇朝世俗之中,半步先天就能坐镇一方,成为人人仰慕的绝顶高手,先天化境更是成了传说。

    即使有人侥幸突破了先天化境,也会发觉前方无路,根本不知如何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正是大离皇朝与正道十宗联合垄断武道,限制武道的扩散,把持天下隐秘,让白世镜这位半步先天显的见识短缺,很多事情一问三不知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白世镜对于武道的许多常识了解极少,不等于他的智商低。听到顾轻舟的话后,心里一动,开口向顾轻舟询问道:“开辟洞天是天人境之上的修行方向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显的很白痴,武道修行者谁不知道修行九大境界,可偏偏白世镜就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顾轻舟知道他是散修,许多常识受到大离皇朝与正道十宗的联合封锁,所知甚少,冲着他点了点头并解释道:“武道修行有九大境界,后天筑基,先天炼气,宗师练神;大宗师之上的修行,我所知也不多,只听说过一劫一重天,具体是什么意思,我也不清楚。我玄天剑派中,大宗师已经是镇压宗门的绝顶高手,平时闭关修行,轻易不会露面,除非宗门面临生死存亡的大事才能惊动他们。

    大宗师再进一步是天人境,就更加神秘了,位列天地绝巅,一举一动都会引起天地大势之变。天人境之上就是我刚才说的洞天境,要领悟了开天辟地之境,才能开辟成功。

    洞天是一方小世界,开辟之后要以气运之宝划分阴阳四时,厘定周天运行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顾轻舟的脸色突然大变,骇然叫道:“悟道棋盘镇压东林书院数百载,恐怕已经兑变成了气运之宝。”

    “大离护国天王要开辟洞天了!”

    所有人对视一眼,面露恐惧之色,好像天要塌下来一样。悟道棋盘兑变为气运之宝,程聿却要把它献给护国天王莫延昭,目的不言而喻,这是助莫延昭一臂之力呢。

    莫延昭若是参悟了开天辟地之意,再加上悟道棋盘,开辟洞天几乎十拿九稳。前提是正道十宗不去捣乱,但这是不可能的。不然的话,悟道棋盘的消息是怎么泄露出来的,如今更是连莫延昭这位天人境高手也要暴露于世了。这一切若没有幕后黑手推动,谁敢与一位天人境牵扯在一起,阻道之仇甚于杀父夺妻之恨。

    陈铮心里念头急转,争夺悟道棋盘,恐怕不只是正道十宗在幕后推动,连魔道八派也参与进来了,没看到黄泉魔宗的费无忌都要亲自下场了。

    “大争之世!”

    对于这四个字,陈铮听了无数遍了,直至今日才感觉到了意味着什么,天人境高手都被算计了,稍有不慎,就落的个身死道消的下场。

    没有正道十宗,魔道八派这十八家把持天下的绝顶宗门的参与,没有天人境高手的争锋,叫什么大争之世。

    对于俯视天地的天人境高手,陈铮他们简直如沧海一粟,连炮灰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“天人境高手都被算计了,咱们还要争夺悟道棋盘吗?”

    班濯心有凄凄的看着众人,悟道棋盘就是一个大坑,凭他们的修为,天人境高手一道眼光就能把他们瞪死。

    顾轻舟皱起了眉头,也在心中衡量得失。虽然悟道棋盘关乎莫延昭开辟洞天的成败,但还没有见到先天化境参与争夺,更不要天人境高手了。

    “或许还有我所不知道的隐秘?”

    事关身家性命,以顾轻舟的心情,也不免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胡一飞天不怕,地不怕,看到众人被天人高手吓破了胆,大叫道:“大争之世,不进则退。天人境高手怎么了,他若敢赤膊上阵,以大欺小,我神刀宗也不是吃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班濯用力的点着头,双眼放光,附和着胡一飞,兴奋的大叫起来:“我青云宗别说天人境,就连洞天境都存在。咱们怕他个球啊,大不了躲回宗门,我就不信他敢与正道十宗为敌。“

    胡一飞听了他的话,脸色发狠,叫道:“赵宋太祖牛不牛比,洞天境高手啊,照样也**翻,身死道消。区区一位天人境,有宗门在背后撑腰,咱们怕他作甚!”

    这二人瞬间燃了起来,好似天人境是泥捏的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顾轻舟见二人越说越兴奋,越说越离谱,连忙打断他们,道:“此事非同小可,咱们要从长计议。千万不能冲动,做了别人的马前卒。”

    "所言甚是,不能太冲动,冲动是魔鬼。“

    陈铮拍手叫道,目光落在赵括苍身上,开口问道:“赵前辈的消息是从哪里得来的,还有没有别人知道?“

    “我就是被程聿拉下水,被东林书院与天命教的高手打伤的。若是程聿还没有离开东林书院,此事就没有泄露。“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回宗派一趟!“

    顾轻舟突然说道,情报太少了,而且他们的修为太低,一旦遇到先天高手就彻底悲剧了,必须回到宗门求援,搜寻相关情报。

    ”我也要回宗门一趟,至少也要拉个先天高手出来撑场面,不然咱们真要成炮灰了。“

    胡一飞脸色凝重,赵括苍的消息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东林书院的程聿可是宗师之境,据说一直闭关潜修,欲要突破大宗师之境。如今突然现身,要把悟道棋盘献给莫延昭,想必修为更进一步了。

    “费无忌派了王润元与化德府田家接触,想到受了宗门的暗示!“

    此刻,陈铮也意识到一个极重要的问题,费无忌争夺悟道棋盘,恐怕得了宗门的支持。

    ”这厮若是借助宗门大义,不要提争夺悟道棋盘,等他来到大离后,我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