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哼!”

    面对白世镜的虎视眈眈,秦珂琴很不爽的冷哼一声,目光恨恨瞪了一眼依旧行功的陈铮,扭身朝着花辅后的竹楼走去。

    功行九转,彻底打了窍穴,使其不再闭合,陈铮引导着真气缓缓归入丹海。一道强悍的吸力由真力漩窝产生,瞬间把进入丹田的真气吞噬怠尽。

    刹那间,漩窝微微震动一下,一股“清澈如水”的真气流出,进入十二正经,开始炼化存储在体内的阴气,阴寒森冷的气息所过之处,沸腾的气血也随之平息。

    虽然陈铮全副心神集中在体内,但对外界的变故一清二楚,功行完毕,拱手向众人作揖,道:“多谢诸位维护!"

    ”候爷言重,此乃我等分内之事!“

    白世镜等人连忙还礼,齐声客套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怀抱天心剑,冲着陈铮点了点头,道:”举手之劳,无必言谢。”

    天命教弟子除了十二钗之一的魏笑笑逃走,余者皆被斩杀。白世镜等人搜遍整个据点,都没有发现关押沈玉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太敏感,为免夜长梦多,咱们赶紧找到沈玉他们,即刻返回渔阳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走到陈铮跟前,小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确实如此,魏妖女逃脱,焉知她不会心存怨恨,引来外敌,对陈铮一行人进行报复。会宾山与当阳关相距不过百十多里,这里的确不是久留之地。

    “外面都搜过了?”

    听到白世镜的话,陈铮皱起了眉头,天命教的这处据点并不大,怎么可能找不到沈玉等人。除非当初,魏妖女在说谎。

    “可是不应该啊,魏妖女根本想不到我会夜袭会宾山,如是沈玉真落在她的手里,十有八九会被关押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搜过了,这里还没有搜呢!”顾轻舟突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白世镜的看着花圃后一排竹楼,对陈铮点头示意。秦珂琴就在竹楼里,虽然先前双方有过冲突,但毕竟没有彻底撕破脸面,双方还有一丝香火情在,陈铮去问,秦珂琴必然不会知而不告。

    魏妖女的这处据点被毁,实力大减,不管秦珂琴有何谋算,陈铮都是最佳的合作伙伴,想必以秦珂琴不会意气用事。

    对于秦珂琴,陈铮心中怨气颇深,硬着头皮走进竹楼,刚迈过门,一团黑影飞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陈铮大手一挥,抓住飞来的黑影,竟是一把椅子,随手丢在一旁。语气阴沉道:“沈玉被抓,秦师姐也出了不小的力气吧?”

    “哼,是我与魏笑笔合谋抓走了沈玉又能怎样?”

    秦珂琴冷哼一声,端坐在竹楼内一动不动,赌气般的说道:“你的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手下,也是被我杀的。靖老头也是被我打伤,然后故意带到黑风寨的,你要跟我动手吗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秦珂琴的语气变的阴冷无比。

    真若动手,刚才在外面就动手了,何必自己独自进入小楼。凭他的修为,哪里是秦珂琴的对手。

    秦珂琴的话纯属无理取闹,此女喜怒无常,性格让人捉摸不透。陈铮好似没有听到她的话,语气生硬无比的问道:“还请师姐告知沈玉被关押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与我动手吗,我为什么要告诉你!”

    秦珂琴嘲讽道,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表情,不过陈铮能想的到。她这是仗着自己背景深厚,有恃无恐,根本不怕陈铮跟她反脸。

    “师姐若想独自面对费无忌,就当陈某没有问过。”

    陈铮不愿跟她多说废话,更不想听她的无量取闹,说罢转身就走。脚步未跨出门槛,就听到秦珂琴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敢跨出门槛一步,这辈子都不要想救人!”

    “玛的!”

    陈铮猛的收住脚步,缓缓转过身,冲着秦珂琴拱手一揖,道:“请师姐指教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服软,秦珂琴得意的娇哼一声,起身朝着竹楼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师姐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"你不是要去救人吗,不敢来就算了!“

    ”哪里,师姐误会我了!“

    陈铮连忙跟在她身后,穿过竹楼。

    这些竹楼前后通透,穿过竹楼,就是山谷山壁。沿着山壁脚下,有一片小竹林,竹林后面有一片蔓藤覆盖了大片的山壁,分开蔓藤后,露出一个山洞口,秦珂琴径直步入山洞。

    ”如此隐秘的山洞,难怪白世镜他们翻遍周围都没有找到。“

    很简陋的山洞,就是在山壁内掏出个大洞,以竹子分隔出十几个小房间,透过竹缝,里面盘坐着许多人,个个神色萎靡,一副有无气无力的样子。听到洞外传来的动静,这些人毫无所动。

    ”喏!“

    秦珂琴似乎很讨厌这里的环境,伸手一指洞内,对陈铮冷声说道:”你的人都在这里。“

    说完,转身走出了山洞。

    此时,天色微亮,借助一丝光线,陈铮打理着洞内。看到洞壁上有火盆,从地面捡起一枚石子,曲指弹向洞壁。

    ”嘭!“

    一声轻响,石子划过洞壁,擦出一串火星落入火盆中,”轰“的一声,一道火焰腾起,照亮了山洞。

    ”候爷!“

    被亮光刺激,其中一个伸手遮挡眼睛,突然看到火盆下的陈铮,失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”候爷……“

    顿时,竹间内七嘴八舌的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”沈玉在哪里?“

    陈铮扫遍所有竹间,没有发现沈玉的身影,沉声喝问。

    ”里面还有一个山洞,沈先生与赵公子都被关在里面。“

    ”你们稍待片刻,等我救出沈玉后,再放你们出来。"

    陈铮话刚落,竹间内有人喊道:”候爷只管先去救沈先生!“

    这些血衣卫都是被沈玉一手调教出来的,听到陈铮没有第一时间放他们出来,反而先去救沈玉,全都一丝怨言。

    小小的竹间,困不住这些血衣卫,他们的实力最低都有后天二层,轻轻用力,就能折断这些竹子。可这些人依然被关押在这里,而外面只有区区十几位天命教的精英弟子看押。再看他们个个萎靡不振的样子,想必是被魏妖女下了禁制,实力禁锢,这才甘心受擒。

    至于这些人为何没有以死相抗,陈铮嗤笑一声,他可不会自大的认为,虎躯一震,就能让这些人毫无顾忌的效死。

    是人都有私念,更别说面对死生之大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