粉红彩带飞旋盘舞着,形成一道彩色的云团。汇聚了天气元气,形成迷幻瘴气,扩散向三人。

    陈铮识的这团“粉红迷瘴"的厉害,眼见的粉红瘴气弥慢而来,急忙催动真气,阴气汇聚于刀尖,形成一道无形有质的刀光,瞬间斩入红瘴之中。

    魔性暴发,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狞笑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泣血刀斩入红瘴之中,一股巨大的反震力涌现,陈铮脸色青红相间,翻身倒退。

    魏笑笑加持在红瘴上的真气,精纯雄厚,彩带刚柔并济,泣血刀斩在上面,就像斩在了百练精钢柱上,劲气收敛不住,四向周扩散而去。

    刚强的反震力导入体内,骨头碎裂般的声音从身体内传出。陈铮慌忙鼓荡气血,筋骨齐鸣,一股奇强无匹的力量从体内产生,抵消到了魏笑笑导入他体的力量。

    陈铮这一击并非无用力,让魏妖女的攻击稍微一滞,胡一飞乘机一刀斩向妖女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两股巨力在体内争锋,气血为之震荡,陈铮眼前一黑,脑子晕晕沉沉,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膨胀,体内两股力量纠缠,要爆炸般。强绝的力量压迫着他的五脏六腑,让他产生了一种再要强撑一秒就会粉身碎身的幻觉。

    陈铮一声大吼,强行引导着这股力量向魏笑笑轰过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刀光凝炼,风雷大作,就在巨力于体内爆炸的一瞬间,一朵刀光组成的“莲花”绽开,花瓣飘落,喷涌的气劲撞向魏笑笑。

    刹那间,劲气四溢,红瘴破碎,魏妖女闷哼一声,脸猛的一白,身体倒退数步。

    “痛快!”

    体内这股绝强力量挥出去后,陈铮只觉全身骨头都瞬间轻了一半,周身气血凝炼如一,劲力拧形一股钢绳。

    同体内似乎有一处关卡被冲破,气血运行之间,力由腰生,布于全身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陈铮筋骨齐鸣,如同爆竹,发出噼哩啪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福祸双并,没想到紫气东来心法终于入门,体内的气血之力拧为一体!”

    感应体内越发凝炼、活泼的真气,在经脉之中运行,最终穿过一道窍穴,温养片刻后,进入足三阳第二条经脉,修为晋入后天六层中期,十二正经只差最后一条经脉,就可以破入后天境第二个层次。

    “临阵突破!”

    班濯一记风雷动荡,斩中魏妖女,立马抽身而退,没来的及平息体内震荡的气血,就感应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外泄,瞠目结舌的看着陈铮,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胡一飞一战之后,修为提升,是他积累日久;陈铮是什么状况,若他没有记错,太祖洞天时,他才后天五层修为。这才过去几个月,他就飙升到了后天六层中期,坐火箭也没这么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这不合情理,为毛我拼死拼活,修为就没有提升。”

    连接三位高手的绝杀之招,魏笑笑的“粉红迷瘴”被三股无坚不催刀光斩碎。本人更是承受不住强大的反震力,身体倒飞出一丈外。

    此刻,她满脸惊骇,眼中似乎看到不可思议的恐怖之事,瞪向陈铮三人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三个后天六层的蝼蚁就能与半步先天抗衡,以前若有人跟她这么说,魏笑笑只会觉的这个疯了。今日,她亲自体会过后,觉得自己没疯,是这个世界疯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所谓的大世争锋吗?”

    只存在于话本中的越级战斗,活生生的出现了她的面前,魏笑笑不敢去想,这三人的修为若是达到半步先天后,又将是什么样的战力,难道要逆伐先天,与宗师级的高手相抗吗。

    “大世降至,天骄争锋!”

    魏笑笑的目光闪烁不定,深深的打量了三人眼,粉红色的彩带突然冲天而起,如飞龙升天,带着她冲向山顶。魏笑笑足尖在山壁上轻轻一点,身体横移数丈,落在一座平台上,身形一闪之间,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”上面还有暗道?”

    看着魏妖女飞天而起,落在一处平台上,而后消失不见,班濯惊讶的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陈铮正在鼓荡气血,以真气冲刷窍穴,尽力稳固修为,以免窍穴合闭,修为落后天六层初期。听到班濯的话,无力的翻起一道白眼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废话吗,上面没有暗道,魏妖女难道会穿山术吗?”

    胡一飞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战说来话长,其实双方不过交手三个回合,第一回合,魏妖女占绝对上风;第二会合,三人被打的吐血;第三会合,三人拼命一击,使魏妖女倒退一步。

    真若以命相搏,四个人中,活下的绝对是魏妖女,而且不会受太重的伤。这就是众人与半步先天之间的差距,如云泥之别,毫无对比的意义。在半天先天眼里,未能打通任督二脉的武者,统统都是蝼蚁。

    修为突破,尤其气血被拧成一体,不断冲刷着筋骨,陈铮修炼至今,经历数十次战斗,于体内期积累下的暗伤被渐渐抚平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张嘴吐出一口黑血,血中夹杂着的碎块,腥臭无比。这次突破竟然还有易筋洗髓的作用,直接把他体内积累杂质毒素排除出去。

    浑身通透,只觉整个人轻盈无比,就连呼吸中都带有一股芳香味道。陈铮觉得自己的状态前所未的好,从来没有这么好过。

    “小贼受死!”

    就在陈铮享受修为突破,浑身毛孔传来的舒爽之感时,突然一道娇叱声传来,凌厉的杀气向他侵袭而来。

    陈铮正沉侵突破后的奇妙感悟之中,就见一道寒光刺来。他眼睛瞪的奇大,根本反应不及,眼看被寒光穿胸而过,胡一飞猛然狂喝一声,挺冲身而出,拦在陈铮身前。

    “妖女偷袭,给我去死!”

    虚空刀凌空一斩,明亮的刀光瞬息而至,劲气呼啸,可怕的刀势锁定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小子敢挡我……”

    嚓咔一声,寒光撞在虚空刀上,煞气冲霄,浑雄的真气轻易击散胡一飞的护体刀光,余力不减,胡一飞“哇”的一声鲜血吐出,身体哴呛后退,完全止不住退势,最终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神经刀……”

    班濯惊叫一声,迅速冲向胡一飞。

    “秦小姐且住手,你若再肆意妄为,顾某就要出手了!”

    顾轻舟穿过通道,看到胡一飞被秦珂琴一刀击伤,脸色变的阴沉无比。这二人与他关系非浅,一直受到他的庇护,秦珂琴敢对胡一飞出手,就是挑衅他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冲着顾轻舟冷哼一声,秦珂琴极其不爽的看向陈铮,修罗刀上煞气逼人,渐渐靠近陈铮。

    “秦小姐且止!”紧随其后的白世镜突然大叫一声,闪身拦住秦珂琴,沉声说道:“候爷正在行功的紧要关头,秦小姐请自止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