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道弟子心性酷烈,秦珂琴以一介女子之身达到现在的成就,若就背后无人,傻子也不相信。

    因此,为了陈铮,也为了自己,白世镜不得不向靖老提醒一声,免的他失手伤了秦珂琴,到时没了回旋余地。

    至于天命教的魏妖女,杀了就杀了,反正双方已经撕破脸皮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

    不比白世镜与靖老因顾忌秦珂琴背后之人,故意放水。顾轻舟没有丝毫顾忌,玄天剑派立宗数千年,剑下不知斩过多少天骄,区区天命教,他根本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顾轻舟手中长剑,运转如飞,丝丝缕缕剑光化作绕指柔,缠向魏笑笑。

    魏笑笑以至柔之物御刚强之力,刚柔变化存乎一心,随心所欲。柔软的粉红彩带使出了万钧巨力,如同一条钢索娇龙,擦着就伤,碰着就死。

    顾轻舟以致柔克刚强,长剑划出道道剑光,曲直由心,穿针引线,织成一张大网,欲要困住魏笑笑的手中的娇龙。

    看到秦珂琴与魏笑笑身陷围攻,一时半会脱出来,陈铮心里一动,对卓未央说道:“卓先生且在此压阵,我去寻找沈玉与赵文奇。”

    说罢,身体化作一道阴影消失在大厅。

    这里果然是天命教的核心重心,穿过一间偏厅,陈铮在一道屏风后看见一道木门。木门没有完全关闭,露出一道缝隙。站在木门前,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冷风从里面吹出来。

    “门后是一条通道!”

    陈铮推门而入,通道并无异状,小心翼翼的沿着通道往里走。这条通道很长,贯穿了整个山体,走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,陈铮发觉通道风的风越来越大,心知距离通道尽头不远了,越发显的小心无比。

    手中提着泣血刀,暗动白骨阴风诀,真气在经脉中缓缓流动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一道劲风逼面而来,陈铮心中一惊,泣血刀护住面门,身形闪烁,化作一道残影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劲风击中泣血刀,一股巨力把他撞的连退四五步,听到“叮铛”一声,竟是一只精钢打造的短箭。

    “机关?“

    陈铮瞬间由原地消失,一道阴影逆风穿过通道,出了通道口都没有再遇到机关袭击。陈铮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:”不是机关,是有人藏在暗处偷袭!“

    以他的灵觉,竟然没有察觉到丝毫异状,偷袭之人的隐匿水平之高,不弱于仇飞。

    通道后是一个小山谷,四面临山,猿猴难攀。山谷方圆七八丈,中间建个花圃,花圃后面是一排竹制角楼。

    沿着四周山壁,点燃了许多的火把,把山谷照的通亮。

    陈铮刚进入山谷,十来个天命教弟子举着刀,”呼啦“一声从角楼里冲出来,把他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擅闯禁地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领队目光阴毒,对着陈铮厉声叫道。

    这十来人都是天命教精英弟子,论修为比起血衣卫都要高出一筹。

    陈铮目光扫视一番,发现每一个人的修为都不低于后天三层。尤其,为首的领队是个眼神阴鸷的人,脸形消瘦,阴狞无比,一看就是个心机深沉,阴狠毒辣之辈。

    此人的修为同样让他大吃一惊,赫然到了后天七层。

    区区一处天命教的分舵,高手接二连三的出现。算上眼前这位,修为达到后天七层的人,他已见到三个。

    ”就是此人在通道中施放暗箭,进行偷袭。“

    随着阴鸷男子一声厉喝,天命教弟子一拥而上,刀光如练,结成一片刀网罩向陈铮。刀风袭体,就跟无数小刀子一般。

    陈铮连忙在身前布下层层刀网,眼角余光注视着阴鸷男子,防备此人的偷袭。

    十几柄利刀加身,陈铮反应迅速,手中泣血刀瞬间挥出一道赤红,人刀合一,风雷相随,直接切入刀网之中。

    面对十几名最低修为都达到后天三层的天命教弟子,陈铮直接使出了风雷九击刀法,这门刀法迅疾如风,势若雷霆,最善应眼前的困局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汇聚天地阴气,一股阴森寒冷的气息弥漫开来,围攻的天命教弟子猛不丁打了一个寒战,只觉一股阴寒妖异的气息侵入体内,动作为之一滞。

    众人大惊,连忙运功抵抗寒气的入侵,陈铮借势脱出刀网。

    ”杀!“

    看到陈铮就要脱离刀网,阴鸷男子一声沉喝,脸色阴狞,以身合刀,飞扑而来,刀上劲风骤发,斜斜切入陈铮的腰身。

    ”铮铮铮……“

    双刀接触,如连珠之响。刀光瞬变,倏尔划出一道弧光,撩向陈铮胸口。劲风迸发,人影乍分,陈铮终于脱出刀网,持刀而立,眼神凝重的盯着阴鸷男子。

    ”不错!难怪取孤身冒险,擅入我教重地!“

    陈铮反应之迅捷,刀法之凌厉,竟然与十几人围攻之中逃出自己必杀一刀。阴鸷男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狞笑道:”某家最喜欢虐杀你这种少年天才了!“

    阴鸷男子说话间,十几名天命教弟子再度向陈铮包围过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谁杀谁还不一定呢。此人心性阴鸷,根本不与陈铮面对面厮杀,一刀无攻后立刻退到天命教弟子之后,任凭天命教的弟子围攻陈铮,他在一旁打偷袭的机会。

    鬼影无踪施展开来,陈铮化作一道阴影,泣血刀向前一推,无声无息间,刀光乍现,于其中一人面前抹过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脖子上喷出一片鲜血,惨叫一声,脸色扭曲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击斩杀敌人,陈铮穿过此人留下的空档,飞身扑向山壁,左手一掌拍出,一支火把飞起,陈铮脚尖点中山壁,凌空转折,再次挥掌,火把碎裂,十几道火星飞向天命教的弟子。

    乘着天命教弟子躲避火把,产生了混乱,陈铮人影乍逝,再出现时,已扑至阴鸷男子身前。速度之快,对方根本反应不及。

    ”铛铛铛……“

    一连数刀飞击,全被对方挡住,陈铮翻身落于地面,手腕轻轻一抖,泣血刀发出”嗡嗡……“的颤鸣声,一连串血球由刀尖飞出。

    ”好刀法!“

    阴鸷男子睁大了眼,死死盯着陈铮,胸前衣襟破碎,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”杀!“

    看到领队受伤,天命教弟子狂叫一声,朝陈铮飞奔而来。”唰唰唰……“,十多道刀光前后左右联合绞杀过来,陈铮身形突然化作数道虚影,让人难辩虚实。

    ”怎么可能,这是什么身法,你使了什么妖法?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