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不定沈玉等人就被关在里面,想到这里,突然化作一道阴影由原地消失,悄无声息的追向赤瞳鬼。

    赤瞳鬼的催眠异术对陈铮不起作用,吴月双钩更是不敌泣血刀,交手数招后,落败而逃。可惜了他一身后天七层的修为,迷信于自己的催眠异力,导致自身武技粗疏,催眠异力对陈铮不起作用后,就变成了战五渣。

    赤瞳鬼逃跑的时候,恐怕没有想到,陈铮最自傲的除了刀法,就是轻功身法。鬼影无踪达到小成之境,让他的行踪越发诡秘难测,尤其是在黑暗中,这门身法简直形如鬼魅,让人防不胜防。他心中念头一起,整个人彻底与黑暗相融化作一道阴影消失不见,再出现时,已经到了赤瞳鬼背后,相距不足一丈。

    赤瞳鬼没有发现陈铮已经追到他后身后,与他相距不足一丈之远。此刻的他,只想赶紧逃入暗室之中,然后运功驱除体内的异种真气。

    这股异种真气侵入他的体内时间越长,对他的伤害就越大。刚开始,他只觉得全身冰寒,气血运行不畅,身体不似平常灵活。

    如今,异种真气通过吞噬他的气血,不断壮大,阴邪妖异的气息渗入到了体内更深处,隔绝了他对自身气血的控制,使他全身肌肉僵硬起来。

    “滋!”

    一道猩红的刀光袭击向赤瞳鬼的后背,凌厉的气劲中夹杂着阴森森的气息,好似地狱中九幽之气,隐隐伴着厉鬼的嚎哭声,传入他的耳中,不断迷惑着他的心神。

    以催眠起家的赤瞳鬼,今日打雁不成,反被雁啄,亲身尝试了一番心神被迷惑的结果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心神被扰,赤瞳鬼反应慢了一拍,察觉到陈铮的刀光时,已经来不及躲避了。体内气血受到异种真气侵袭,肌肉僵硬,不等他做出躲避地动作,就被一道猩红的刀光斩中。

    凌厉的刀光杀伤极强,瞬间催毁了他上半身的经脉,刀光中暗藏的白骨真气腐蚀性极强,比高浓度的硫酸还要强出百倍,蚀骨融血,瞬间把赤瞳鬼的生机湮灭。

    赤瞳鬼倒地气绝的一刹那,忽然一道妙曼的身影窜出,看到陈铮持刀站立,脚下赤瞳鬼毫无气息,不由大怒,厉声叫道:“小贼,你敢杀我的人,给我去死!”

    陈铮看到来人,脸色顿时阴沉起来,来人竟是魏笑笑,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人,正是秦珂琴。这两人眉目含煞,一副要杀人的眼光,死死盯着陈铮,如同一只择人而噬的野兽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今夜突袭的敌人,竟是陈铮。

    “贱人,你们果然早就算计好的!”

    随着陈铮一声厉喝,泣血刀突然震颤起来,一道赤红刀光升腾而起,红浪弥漫,扑天盖地般扑向秦、魏两女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,你是在找死!”

    虽然赤瞳鬼的修为不堪入目,但他的催眠异术,对魏笑笑的谋算重要非凡,没想到竟被陈铮给杀了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一刀斩出,猩红的血浪扑面而至,一股股的阴邪气息溢出,血浪之中一道惨烈的气机隐藏,本来清凉的大厅中,瞬间,温度降低,如同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。酷烈的寒气冻结万物,血浪之中隐隐传来鬼哭狼嚎之声。

    “好歹毒的刀法!”

    魏笑笑面对陈铮的绝杀刀法,面不改色,一声厉吒,披在肩膀上的粉红彩带飞起来,化作一道粉红色的匹练,钻入血浪之中。

    粉红彩带的材质非同一般,水火不侵,刀剑难伤。魏笑笑以真气激发后,堪比一条百炼钢索,骄龙一般钻入血浪之中,翻江倒海,瞬间把淹没过来的血浪轰散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陈铮脸色猛的一白,青红相间,一口鲜血吐出,连忙抽身后退。心中惊骇异常,没想到修为突破到后天六层后,与妖女的差距依然如云泥之别,只是一击就让自己受了伤。

    后天十层到十二层,因为领悟了天人合一,能够感应到天脉的气息,所以被称为半步先天。而后天十层是半步先天境中最低的层次,没有筑就道基,与后天十一层相比,几乎一个在天一个在地。

    魏笑笑的实力就已如此了得,达到后天十一层巅峰的贾臻与费无忌,又是何等光景,恐怕一击就能把陈铮杀死。

    魏笑笑手中粉红彩带如同身体的一部份,操作如意,一道粉红色的匹炼横空而来,把陈铮的后路完全隔绝,强烈的劲风带起呼啸破空声,卷向陈铮。

    一旦被这道匹练卷住,瞬间就被绞杀至死。

    陈铮识的厉害,使出十二万分力气,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整个人完全化作一道虚影,无定无形,分化出十几道虚实难辩的影子,极力逃脱魏笑笑的粉色匹练。

    “候爷小心!”

    就在陈铮要被粉红匹练卷住的一刹那,突然道身影飞来,大吼一声,一掌把陈铮推出去,硬生生承受了魏笑笑一击。

    “妖女狡诈,卓先生千万当心!”

    “任她狡诈如狐,还能翻了天不成!”

    顾轻舟倏忽而至,与卓未央并排而立。他的话音刚落,又有两道破空声传来,是白世镜与靖老,直接拦在秦、魏两女身后,防止她们逃跑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真要赶尽杀绝吗?”

    秦珂琴看到四位半步先天现身,脸色大变,俏脸一寒,对着陈铮沉声喝问。

    “贱人,你算计我时,没想过会有今日吧。风水轮流转,今日你二人若交出沈玉等人便罢,交不出人,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的小贼,你敢伤我一根寒毛,天下之大,绝没有你一丝容身之处。黄泉圣宗八百先天,穷尽碧天黄泉,也要把你搓骨扬灰。”

    秦珂琴脸罩寒霜,恨声大叫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拿下妖女,逼问沈玉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秦珂琴先发制人,一柄寒光四射的修罗刃飞射而出,修罗阴煞功乃是天下绝顶杀伐之功,一刀即出,煞气横生,直接斩向靖老与白世镜。

    四位半步先天,属他二人修为最低,实力最弱,柿子捡软的捏,现在也不是发扬风格的时候。

    秦珂琴一动,白世镜与靖老随之一动。

    “此女来历非凡,靖老要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白世镜一柄长剑刺出,丝丝剑气迎向秦珂琴,把她周围一丈之内彻底封锁起来,同时传音靖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