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轻舟看到大汉冲出来,一眼就看穿此人修为已达到后天七层以上,心中大吃一惊。生怕胡一飞不知天高地厚,吃了大亏。这会儿见他能与对方斗的不相上下,心中略安。

    “滋!”

    手中长剑挽出一朵朵剑花,罩向天命教的弟子。

    其他人,也都各找目标,靖老与白世镜越过天命教的喽啰,专挑对方的高手厮杀。班濯与仇飞两人背靠背,不断向胡一飞方向移动。

    “神经刀,坚持就是胜利,班爷马上就过来救你!“

    冲着胡一飞大喊一声,班濯突然纵身一跃,风雷之声大作,炸向围攻而来的天命教弟子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雷光四起,数道惨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”点子扎手,弟兄们结阵!“

    一位天命教弟子看到敌人势不可挡,没有凭何人是他们一合之敌,这才一小会儿功夫,就有十几名弟子身殒,急忙高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”给我滚,谁要你来救!“

    胡一飞与大汉战的棋鼓相当,难分胜负,一股气势于胸口蓄养,天罡心法运转到极限,刀法隐隐触碰到一层束缚,心中明白,只要斩杀当面之人,他的气势就能养成,凭此一战便可让修为大进,达到后天六层巅峰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绝不允许班濯横插一脚,坏他好事。

    班濯看出胡一飞的异状,协同仇飞,二人移动到仇飞三丈之外,为他压阵,免的胡一飞操虎不成反被虎伤。

    这里厮杀混乱,而陈铮仗着自己的身法高超,不断深入天命教的核心据点。沿途所遇之敌,根本用不着出刀,他只凭一对肉掌头冲进人群之中。以白骨阴风诀御使鬼爪手,三爪两掌交替变幻,天命教弟子非死即伤,竟不能挡。

    天命教把会宾山开辟为据点,已有相当长的时间,这里的设置比之陈铮夺取的黑风寨都要齐备。亭台楼宇,假山花园,甚至开凿山体辟崖,形成一个个隐蔽的石室。

    陈铮一路打进去,鬼爪手神出鬼没,一道黑影掠飞,必有一重伤,或是身死。瞬间冲破了天命教弟子的拦截,穿过一道亭廊,落在一排建筑之前。

    这些建筑倚山而建,精巧夺目,明显花费了不小的精力。最中间有一座两丈高的大厅,一位中年汉子把守在门口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突入而来,手中倒提两柄吴月钩,面如锅底,双眼暴出一团冷光,沉声喝道:“此乃天命教分舵,不知咱们得罪了哪路英雄豪杰,深夜强闯会宾山。在下赤瞳鬼……”

    “管你什么鬼,过了今夜统统都是死鬼!”

    陈铮哪里会跟他废话,见他把守正门,就知这里天命教的重地,说不定沈玉就被关押在大厅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一拳挥出,直捣赤瞳鬼。只见眼前一道黑影冲来,没有一点风声,阴森冰寒的气息扑面而来,把赤瞳鬼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!”

    赤瞳鬼不识白骨阴风诀的厉害,只以为陈铮的真气特异,怡然不惧,双手一挥,两柄吴月钩撞击在一起,发出“呵铛”脆响,化作两道乌光绞杀向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脸上露出一丝冷笑,拳头猛的一变,化为鬼影,白骨真气急速运行,五指间暴射出凌厉的爪劲,一缕阴气汇聚而来,阴森气息更盛三分,腐蚀着空气,发出滋滋声响。

    铛铛铛……

    爪指与吴月钩相击,陈铮突然曲指,在钩刃上轻弹,精纯无比的白骨真气沿着钩刃窜向赤瞳鬼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赤瞳鬼冷不丁打了个寒战,感应到一股阴寒的气息入侵,如同赤身于冰天雪天,冻彻骨髓,整个人都变的僵硬起来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声闷响,赤瞳鬼被陈铮一掌击的倒飞入大厅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得势不饶人,施展鬼影无踪,一化为二,二化为四,刹那间化作十几道黑影,一齐冲向赤瞳鬼。几十道黑鬼撕裂了空气,发出“滋滋……”的尖啸声,就要把赤瞳鬼撕碎。

    赤瞳鬼的脸色终于大变,此人爪法邪异,似乎专破内家真气,侵入体内的气劲,阴邪歹毒,冻结了他的气血,让他全身僵直,更有一股恶毒的腐蚀力,不断腐蚀着他的气血。赤瞳鬼全身筋骨之中,好似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,麻痒疼痛,难受不已,让他恨不得撕开了皮肤,把骨头砸碎。

    “给我去死!”

    赤瞳鬼毕竟是一位后天七层的高手,真气运转于全身,抵抗着体内的异种真气,手中两柄吴月钩忽然化为两条怪蛇般,变曲缠绕,发出“呜呜”的叫声,在空中来回绞杀,片刻间就把满天的爪影被绞灭。

    吴月钩发出的气劲,化分阴阳,首尾相联,在赤瞳鬼身前布出一道气网。

    陈铮的鬼爪手就像抓住一团粘力极强的胶水,一股强大的阻力让他无法前进。赤瞳鬼的双眼突然迸发出两道赤色异光。

    “好怪异的武技,竟能形成一道场力排斥我的攻击。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念头一闪而逝,“锵啷”一声,拔出泣血刀,一道妖艳赤红的刀光劈出,赤瞳鬼以吴月钩布下的气场被他一刀斩破。

    “好恶毒的刀法!“

    泣血刀去势不减,直接划向赤瞳鬼的双眼。

    赤瞳鬼的双眼天赐异赋,气运双眼时,能发出赤红的异光。若有人敢与他对视,就会中了他的暗算,被赤光侵入大脑,心智迷惑。若是修为与他相差太远,甚至会被催眠,变成他的傀儡。

    ”赤瞳鬼“的名字,就是由此而来。

    不过,赤瞳鬼低估了陈铮,白骨阴风诀是天下一等一的魔功,汇聚周天阴暗怨厉之气,坏人心神,蚀人血肉,区区一道催眠异光,被他的白骨真气猛的一冲,就被一股阴邪恶毒的气息侵入双眼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双眼像被针扎了一下,赤瞳鬼惨叫一声,双只眼睛像是开了闸的水坝,眼泪不住的往外流,眼前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陈铮见机,一刀斩向他胸前,赤瞳鬼双眼模糊,五感越发敏锐,察觉到一股凌厉的气劲袭来,强忍眼中不适,急忙扭动腰身,双脚尖在地面用力一跺,身体窜到半空,一个倒空翻,躲过致命之击。然后,头也不回的冲向大厅最里面,就要逃走。

    陈铮一刀无功,脸上露出一丝惋惜,看到赤瞳鬼转身逃走,眼露异色。

    ”难道大厅后面另有乾坤?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