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候爷,一切安好,没有什么意外。崖顶上的明哨暗哨全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终于潜进天命教,胡一飞干喝的路人,终于找到了水源,颇不急待的叫道:“咱们什么时候动手?”

    陈铮看着夜色,三更已过,四更未到。

    从崖顶向下望,有点点火光,这会儿并不是突袭的最好时机。随之摇摇头向所有人说道:“还不是最好的时机,等下面的火光熄灭,他们都睡着了,咱们一举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还不到时候,咱们轮流执夜,遇到换哨的就悄悄干掉他。”

    胡一飞听到后兴奋不已,自告奋勇的第一个执夜。

    月隐星繁,天地间漆黑一片。众人盘坐在崖顶,任凭夜风侵袭,耳边听着呼呼风声,等候崖下的火光熄灭。

    等到四更,仇飞去代替胡一飞守夜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胡一飞听到响动,突然压低声音喝问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看着仇飞从黑暗中钻出来,另一道声音也适时传来,透着不满道:”深更半夜,你想吓死人呀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又一道黑影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来送夜宵。大战之前,饱餐一顿才有力气杀敌。”

    竟是班濯,窜到胡一飞身边,摊开一个包裹,鼻尖闻着肉香味,得意的炫耀起来:”香吧,我带来的”

    ”你小子总算靠谱了一回!”

    闻着肉香味,胡一飞难得夸奖起班濯。

    ”靠,你的意思是我以前不靠谱吗?“

    果然是两个逗比,仇飞见二人又要争吵,连忙阻止道:“吃肉,吃肉!”

    突然,一股卤香味随风飘来,陈铮抽了一下鼻子,惊奇的问道:“哪里传来的卤香味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从胡少侠那里传来的!”白世镜用力吸了一口香气,语气不太确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闻言,顿时脸色一黑,暗骂道:“这两个逗比,大战将临,竟敢乱搞。”

    丝毫不理会其他人,三人分吃了卤肉,等待消化完毕,精气神调和到巅峰。眼见五更将至,仇飞返回崖顶,向陈铮汇报道:“候爷,五更到了!”

    “行动!”

    随着陈铮一声令下,一行人如同夜袅般迅速掠下山崖,直奔天命教据点。

    黎明之前,正是最困乏之时。

    天命教的人据守此地,经年累月已经养成一副夜猫子的习惯。很少有天黑就睡觉的人,此时,除外面放哨的人,所有人都睡的跟死猪一样。

    仇飞手执匕首,潜行到哨岗前,突然伸手捂住岗哨匕首划过对方脖颈。把岗哨尸体轻轻放下,身体忽如狸猫般窜入黑夜中,向另一个岗哨袭击而去。

    陈铮跟在后面,看到仇飞出手果断利索,不由暗自称赞。沈玉果然眼光不俗,竟能把此人收入麾下,假以时日,必是一位难得的人才。

    陈铮修行至今,不止刀法出众,就连一门不常使用的鬼抓手也被他练的大成,仗着白骨阴风诀,只用一对肉掌也能胜过无数刀兵。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仇飞一刀捅向岗哨,谁知这岗哨没有死透,突然大喝一声:”谁……”

    刚吐出一个字,就觉胸口一闷,再无知觉。

    仇飞大吃一惊:”不好!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岗哨临死一声大喝,把许多人惊醒。

    陈铮见状,立即大叫:”我去寻找沈玉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胡一飞兴奋的大喝一声,率先冲身而起,虚空刀斩向一个岗哨。长刀呼啸,岗哨只觉眼前银光一闪,便陷入无边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胆,敢来会宾山撒野,老子把你们一个个全都点了天灯。”

    突然一个大汉手里提铜手从房中冲出,看到胡一飞一刀斩杀岗哨,眼睛瞬间变红,一声大吼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来的正好,胡爷正愁如何大发利市呢。”胡一飞全身血沸腾起来,如下山的猛虎扑向对方,一刀斩出,刀光如流星赶月,呼啸的劲气卷起夜风,形成一道旋风绞杀过去。

    “吃爷爷一击!”

    大汉见胡一飞如此嚣张,刀势凶猛,不惊反怒。手中铜手带起呼呼破空声砸向胡一飞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双方硬拼一记,竟然旗鼓想当。

    长刀与铜手相击,发出一声剧响。

    “好硬的铜手!”

    虚空刀上传来一股庞大的反震力,胡一飞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,麻口阵阵发麻,心中大吃一惊。面前大汉手中竟是一只铜手,乃是奇门兵器,势沉力重,措不及防,胡一飞就吃了一记暗亏。

    此人修为不弱,已达后天第二个层次,最低也是后天第七层,通了奇脉八脉的高手。

    大汉亦是同样心中震惊,眼前之人年龄不大,修为只有后天六层,但刀法之凌厉,为他生平仅见。他手中的铜手威力之强,同等修为者,被他一击就能震伤,却只是击退胡一飞一步。

    胡一飞一击而退,顿时恼羞成怒,虚空刀猛的一抖,化出道道流星,竟然使出了”移星换斗“这一绝招。

    刀光成网,织成一片星域,北斗七星摇转,杀机凝为实质,化为一道惨烈的刀光,劈向大汉。

    这一击,杀气冲霄,侵入体内,瞬间扰乱了他的真气,大汉心中大急。看到四处攻杀的敌人,知道这些人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看到手下的弟子被杀的人扬马翻,大汉双眼赤红一片,厉吼一声道:“小贼,老子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大汉手中铜手猛的拍向袭来的刀光,一股雷音般的闷响,整个人披头散发。胡一飞也不好过,仰面吐出一口鲜血,握着虚空刀的左手不断颤抖着,双目神光湛湛,竟然越战越通,一股刀势冲霄而起,战意点燃了全身的热血。

    他就喜欢这种比他强出一筹,却又一时搞不定自己的对手,在对方有限度的压力下,他的刀法能发挥出十二万分的实力,只要不被对手斩杀,就会刀法大进,修为更上一楼。

    大汉也看出眼前之人不好对付,仗着自己修为高出对方两筹,手中铜手猛的一扬,一记力劈华山向胡一飞当头拍下。

    这一招,没有任何花招,纯粹的以力压人,势若奔雷,无坚不催。胡一飞若是后退一步,就等于自泄气势,棋差一招,再难扳回劣势。

    对此,他心知肚明,故尔尽起全身真气,天罡心法急速运转,勾通九天之上的星辰,缕缕星力汇入己身,虚空刀突然发出一道明亮的光芒,胡一飞厉声大喝:“怕你不成!”

    这两人一个修为高深,奇门兵器无坚不催,一个是正道十宗的精英弟子,初生牛犊不怕虎,互不退让的激战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