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宾山位于幽酀青交界,三州地脉在此交汇,灵山秀丽,山型似鹰喙,附近的人称其为鹰嘴山,只有一个方向能够上山,其它方向俱是悬崖峭壁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陈铮等人决定直接攻袭会宾山,因此就在绿洲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第二天,养足了精神的所有人在卓未央的带领下,直奔会宾山。

    众人个个修行武道,筋骨强壮,气血充沛。施展轻功赶路,日行八百,夜行千里,只用两昼一夜就横穿过当阳郡,到达会宾山二十里外。

    看着会宾山型如振翅高飞的雄鹰,山顶突出一崖,好似鹰喙,巧夺天工,隐隐有一股昂仰气势直冲灵霄,难怪会被朱喜看中,做为论道之地。

    所有人窝在一处山坳里,闭目调息,恢复精力,准备今日五更之的一举打上会宾山,消灭天命教,救出沈玉等人。

    天罡三十六式,内外皆修,包含了三十六式刀法,以及一门天罡心法,号称万星不坠,斗志不绝。

    只要有星光的地方,就能以神刀宗秘传心法吸纳九天星辰之力,蓄养真气,提升修为。故尔,所有人都在闭目打坐时,只有胡一飞一个人精力旺盛,手中虚空刀演练着天罡三十六式,脑子里想着突袭会宾山,大杀四方,不禁自燃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折腾了,休息一会儿,让心绪平静下来吧!”

    看着胡一飞如同一只兴奋的猴子,陈铮突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马上面临一场大战,情绪太激动并不是好事。尤其是自己等人一路长途奔袭至此,而对手以逸待劳。若无法让心境平静下来,恐怕十成实力地只能发挥出七八成。

    胡一飞不是新手,明白这个道理。听到陈铮的提醒,马上收刀归鞘,寻一个广阔地带,盘膝而坐,默运神刀宗的秘传心法,感应周天万星,一缕肉眼不可见的星光被他纳入体内,随着天罡心法的动转,化作自身真气。

    此地不愧是三州地脉之汇,天地间各种元气充沛,日降月升,阳退阴生,陈铮盘坐于地,催动白骨阴风诀,一缕缕阴森寒冷的白骨真气由丹田气海流出,游走全身十二正经之中。

    连续两昼一夜的奔行,让他略有疲乏的身体渐渐恢复。天地间的阴气汇聚于周身,丝丝缕缕般渗入体内,锤炼筋骨,粹炼气血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的第二个境界:银骨境已经大成,随着阴气继续锤炼,骨骼表面浮显出了玉色光泽。当玉光布满骨骼,形成银玉色泽,就是银骨境圆满之时。

    由银骨境大成到圆满,对陈铮最重要的是可以借机粹炼气血,随着修行日久,他的气血会越发纯净。炼精化气的效率将大大提升,修行一日可抵普通人十日。

    已至三更,正值仲夏,耳边传来咕咕的蛙叫声,隐约还有一声声狼嚎声传来。

    陈铮从入定中醒来,向仇飞问道:“现在什么时辰?”

    “过了三更了!”

    陈铮抬头看了一眼,今夜月隐星繁,山里漆黑无比,轻声对仇飞吩咐道:”悄悄靠近会宾山,侦察一下天命教的动静,不要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!”

    仇飞修为虽低,但修炼有奇功,最善隐匿形踪,是作斥候的不二人选。仇飞突然窜出土坳,几个闪烁就消失在夜色之中。仇飞修炼的是一门奇功,名为蛰龙功,尤善收敛气息,就算把他埋在地下,也能闭气生存三日。

    配合他的独门轻身提纵术燕子三抄水,就如同一个巧燕,七转八拐,毫无声息间就潜入到会宾山脚下。

    仇飞刚一离开,所有人都睁开了眼睛,胡一飞颇为急待的站起身,”我去策应!”

    丢下一句话,整个人化为一道流光追向仇飞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!”

    班濯眼珠子一转,不等众人反应过来,就窜出了土坳。

    “咱们也跟上!”

    顾忌轻不入心这两个逗比,向众人开口提议道:“咱们也跟上吧,若有机会,就直接攻上会宾山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赞同,瞬间数道黑影飞出山坳,向会宾山急掠而去。

    燕子三抄水这门提纵术,名字很土,但修炼到最高境界,无需借力,就能于虚空之中版自由转折。其中高明玄奥之处,便是顾轻舟都赞叹不已。

    由仇飞作斥候,为众人在前面探察地形,陈铮凝神迸气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仇飞顺利的潜上会宾山,没有引起丝毫异状。

    陈铮站在山脚,等了片刻后,突然大手一挥,道:”一切正常,咱们也上去!”

    说罢,带头窜身而起,向仇飞消失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“候爷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,陈铮压低声音问道:“没被发现吧?”

    “候爷切放宽心,丁点的声音都传出去。在往前,就到了天命教的预警范围了。”仇飞小声汇报着侦察到了信息。

    到了这里,会宾山地型陡然突变,一道数丈高的山崖挡住了众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仇飞做为斥候,打量一番眼前的峭崖,突然一个旱地拨葱,窜高一丈有余,手掌在崖壁上微微借力,身体紧贴在壁石上面,而后脚尖轻点,如同一只轻燕盘旋而起。

    “好轻功!”

    顾轻舟与白世镜两人见状,出口大赞道。

    “哼,二位不要夸他,免的他把尾巴翘起来,以后不知道天高地厚!”

    嘴里这样说着,谁都能听出陈铮的得意之情。

    陈铮无法不得意,当初被费无忌的手下像是赶狗一般,赶出黄泉魔宗,孤身一人来到中域,又因顶替渔阳候之名,与青云宗贾臻成了死敌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表面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实际心焦如焚。每天睡觉都不敢闭起双眼,生怕贾臻或是费无忌杀到跟前。

    直到秦珂琴的出现,才让他内心稍有安定,觉得可以利用秦珂琴对抗费无忌。没想到,如今却遭了这个贱人的算计。

    所有人站在崖下,等待仇飞的暗号。

    半柱香左右,从山上垂下一根细绳。绳端拴着一块石头,到达到崖底时,石块碰撞崖壁,这是暗号,说明他已解决了崖顶的警哨。

    班濯抢先一步,道:”我先上去给你们压阵!”

    说完,班濯抓住绳子奋力攀向崖顶。

    等到班濯攀上崖顶,陈铮忽然笑道:“今夜这么顺利潜入了天命教老巢,是个好兆头,这次一定能马到成功。”

    有班濯在崖顶压阵,众人再无顾虑,所有人紧跟在陈铮身后攀到崖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