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一飞气的哇哇大叫,冲着陈铮不断挥舞着手中的虚空刀,像是一只好斗的公鸡。

    ”胡一飞,不要再胡闹了!”

    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,陈铮闻言看去,见是顾轻舟从林中飞掠而来,脚尖在沼泽上轻轻一点,不带起点滴泥尘,就已落在绿洲上了。

    “顾兄也来了?”

    昨夜,他独自一人逃出宣城后,瞬间消失无踪。事后也曾返回宣城附近寻找众人,一无所获后,就留下暗记,来了这片绿洲之中。

    “不光我来了,该来的都来了!”

    顾轻舟的话刚落地,“唰唰唰……”,一连数道破空声,又有三道人影落在绿洲。

    “卓先生?”

    陈铮惊讶的看着卓未央,怎么都没有想到,卓未央与他们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卓未央见过候爷!”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会在一起?”

    冲着卓未央摆了摆手,陈铮的目光落在了白世镜的身上。在他身边还有班濯,正朝着他挤眉弄眼,一副很逗比的样子,没个正形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不重要,卓先生已经探查到沈玉等人被关押的地方了,咱们商量一下,如何把人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打断陈铮的好奇心,顾轻舟直入正题。

    白世镜很赞同的点点头,对陈铮拱手作揖,道:“咱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,为免夜长梦多,要迅速把沈玉他们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铮听到二人话,随即醒悟过来,天命教的董、魏二妖女都见过他了,尤其是魏妖女,此女心计狡诈,肚子里不知道憋着什么算计呢,竟然主动承认沈玉被她抓走了。

    还有秦珂琴,也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二女好似争风吃醋妒妇,刚见面就大打出手,言辞粗鄙,毫不顾忌形象。

    “果然都是狐狸精,竟然跟我玩聊斋!”

    此刻回想起来,二女明显作戏成份居多,自己竟然被蒙骗了,若非白世镜提醒,陈铮不知要多久才能醒悟呢。

    再想到昨天与魏妖女讨价还价,谈论合作时,秦珂琴似乎没有任何反应,一副看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可恶,这两个贱人!”

    秦珂琴与魏笑笑两个的贱人当着他的面演戏,把他当成猴子耍的团团转,亏的自己另有打算,若真信了她们,恐怕被她们卖了都要帮人家数钱呢。

    “候爷!“

    陈铮的脸上阴晴不定,时而恍然大悟,时而咬牙切齿,看的众人满头雾水,不明白他在想什么,表情如此的丰富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

    陈铮大手一挥,看向卓未央,问道:“卓先生探查到沈玉关押在什么地方了吗?”

    卓未央拱了拱手,道:“幽酀青三州交界之地,有座会宾山,是天命教的秘密据点,沈玉等人极有可能被关押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会宾山?”

    白世镜闻言皱起了眉头,陈铮见他表情有异,开口询问道:“白兄祖籍就是青州,可曾听过会宾山吗?”

    “一般人真不一定知道这个地方,就算知道此山,也不清楚此山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胡一飞不是个有耐心的人,看到白世镜啰哩啰嗦,一直不入正题,心急道:”不要卖关子,赶紧入正题,会宾山倒底有什么猫腻?“

    就连陈铮也是一头黑线,面色不愉的看着白世镜。这厮难怪数次落榜,本来一句话的事,偏偏好先卖个关子,让人心急。读书没读出名堂,却沾了一身腐儒之气,叫人不喜。

    ”嘿嘿!“

    看到所有人脸色不愉的盯着自己,白世镜干笑数声,嚅嚅道:”习惯,习惯,纯属个人习惯,马上就到正题!"

    据白世镜所言,会宾山原来不叫这个名字,当年朱喜游历天下,悟道演法,在会宾山遍邀天下大宗师论道。朱喜封道于天后,此山更名为会宾山,至今也不过数百年。

    会宾山位于幽酀青三州交汇,居高临下,可俯瞰百里之外的当阳关。三州地脉交汇于此,形成地穴,藏风纳气,是一等一的灵山,传言此地有龙脉潜伏,待到天下风云聚汇,天机有变时,就将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“朱子的论道之地?”

    顾轻舟惊叫一声,不可置信的看着白世镜:“难道理宗也有逐鹿天下的念头?”

    白世镜冷哼一声:“占据龙脉灵山不一定要逐鹿天下,还可扶助龙庭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!“

    突然之间,陈铮脸色大变,骇然叫道:”朱子的论道之地怎么成了天命教的秘密据点,难道理宗与天命教勾结在了一起?“

    ”理宗向来没有节操,也不是不可能。或许已经找到了一条潜龙,不然为何要劫掠太祖洞天的金银财宝。“

    班濯突然开口,提醒众人道:“也不一定是理宗,青州还有个东林书院呢,这可是儒门中的异端。“

    “青州有潜龙出世了吗?“

    陈铮皱着眉头问道,天下还未大乱,竟有潜龙出世,东林书院就不怕做了嫁衣,为王前驱吗?

    ”玄学一道非我所长,我不知道。"顾轻舟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玄天剑派一门上下都是纯粹的剑修,舍剑之外再无他物,自立派以来从没有参与过入世争龙,故尔对玄学一道并不精通。

    反而是青云宗年在数百年前辅助莫氏建立了大离皇朝,对玄学之道颇为精通。

    “若论玄学之道,太一道派当属天下第一。可惜,太一道派低调无比,咱们都不知道它的山门朝哪开着。”

    班濯两手一摊,一副”我也很无奈“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里属仇飞最没存在感,听到众人的谈论与营求沈玉没有任何关系,小声开口道:“不应该商讨如何营求沈先生吗?”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胡一飞冲着班濯怒目而视,没好气道:“都是你开的头!”

    “跟我有什么关系,是白先生先谈到会宾山的。”班濯不由叫屈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两个逗比开始闹腾,顾轻舟一声重咳,直接说道:“会宾山是个什么样子,咱们都不知道,干脆直接杀进去,把天命教从上到下杀个干干净净,不就把人救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很粗暴的想法,不过我喜欢!”

    胡一飞举起双脚赞成,提刀杀上会宾山,来个三进三出,这才过?瘾呢。

    “今夜就杀向会宾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