仇飞正准备离去,突然看到陈铮神情有异,不由停住了脚步。只见,陈铮猛的伸手在虚空一拂而过,一缕阴寒气息向他侵袭过来,不由打了一个冷战,连夜用功抵抗起来。

    此地沼泽遍布,虫蚁滋生,方圆十几里的阴气汇聚于树中,阴极阳返,由死回生,造就了陈铮脚下的这块绿洲。

    随着陈铮运转白骨真气,一缕阴气聚于掌心。

    他特意选中这里,就因为此地阴气浓郁,可以让他的五感倍加灵敏。绿洲之外一里方圆稍有异动,他就能通过阴气的异变而察觉。

    ”有人来了!“

    环绕在绿洲一里之内的阴气,随着陌生人的到来,发生了异常波动。

    仇飞脸色随之大变,惊叫起来: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他在树林前,几经排察,确定身后无人跟踪这才进入树内的,怎么可能会有人尾随他而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的原因!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变的凝重起来,掌中的阴气波动越来越剧烈了,说明来人修为极高,且与阴气属性极度排斥,才使的阴气产生这么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他与魏、董两位妖女交手过,窥得天命教武学一丝奥妙,知道凭天命教的武学属性,根本不可能使天地阴气产生这么剧烈的反应。

    ”嗡!”

    泣血刀突然发出一声铮鸣,不等陈铮有所反应,一声啸音冲霄而起,就见一道身影冲破树林向绿洲‘飞掠而来。

    “一里之外就能让我的虚空刀共鸣示警,陈兄的刀法进步神速,请接我一刀!”

    匹练般的刀光横挂天空,就连太阳光芒都为之失色,人未至,声先到,刀光更比声音快。刹那间,仇飞眼前茫茫一片,被刀光迷乱了视线。

    “退后!”

    陈铮一掌拍在仇飞身上,击而不伤,轻柔的掌力把他推出三丈之外,直面胡一飞如同银河倒悬的一击。

    “事别三日当刮目相看,你有进步,我也不差!”

    陈铮看到是胡一飞,戒备之心立消,拨出泣血刀,一声长啸迎向匹练般的刀光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刀光与刀光对轰,一团银光炸裂,好似一个小太阳般,照耀四方。凌厉至极的刀劲扩散开来,所过之处,巨树折断,草皮翻转,大团的沼泽被卷上半空中,下起了泥雨。

    “刀随心走,劲气凝而不散,果然入了刀法化境,再往前一步就能达到入微之境,如庖丁解牛,以有厚入无间,可斩天下万物!“

    神刀宗千年传承,底蕴深厚,于刀法一途已经走到巅峰。看到陈铮化解自己的一刀,精妙奥维,暗含一丝”以有厚入无间”的意蕴,眼前顿时一亮,顿时大声叫好,把自己对刀法的一丝认告知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闻言,眼前一亮,似有所悟,瞬然之间战意高炽,手中泣血刀好似感应他的战意,发出”嗡嗡“的鸣叫声。

    ”滋……“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全力运转,天地间的阴气汇聚于刀尖,阴冷森寒的气息扑天盖天的同胡一飞罩过去。

    ”嗡!“

    又是一声刀鸣声,腥红如血的光芒从泣血刀上升腾而起,陈铮竟然使出了”血洗天下”这一绝招。

    血色弥漫,一道血浪打向胡一飞。这红光凝如实质,散发出腥锈的血腥气,又夹杂着一缕甜腻的味道。天地间的阴气受到陈铮的白骨真气吸引,不断朝他汇聚过来,化为灰白色气流环绕在他的周围。

    突然,一股凌厉的,无坚不催的刀势从血浪中冲出来,直接劈向胡一飞。

    “你有血洗天下,我有移星换斗!”

    面对陈铮惨烈的气势,胡一飞凌然不惧,反而战意高涨,全身的气血开始沸腾起来,虚空刀高举,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,天地被一划为二。

    如同神话中的盘古开天辟地,混沌初分,阴阳显化,进而衍化周天星辰。一方青蒙蒙的星域诞生,北斗七星遥遥指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天发杀机,移星换斗!”

    突然,北斗七星的星柄旋转起来,星勺倒悬,杀机弥盛,形成了实质的刀光劈开虚空,瞬间斩到陈铮身前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陈铮一声雷吒,一朵莲花在他身前缓缓绽放,有花朵从莲台飘落,每一朵花瓣落下,北斗七星凝炼杀机形成的实质刀光就被消落一分,连续三朵花瓣飘落,胡一飞的刀光被消弱三分,剩下七分威力直接斩在陈铮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……”

    布在身前的三层刀网被击破,陈铮皱眉施展鬼影无踪身法融入阴风之中,一道风漩凭空而生,正打着风卷,被一道清冷的刀光斩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天罡三十六式名震天下,陈某甘拜下风!”

    虽然借着鬼影无踪避开了胡一飞的”移星换斗“,但他还是被对方的杀气侵入体内,气血震动,嘴角溢出一缕鲜血。手持泣血刀,陈铮长吸一口气,环绕在身体周围的阴气被他吐入腹中。阴冷,冰寒,犹如九幽地狱之气息侵入到他的气血中,骨髓中,五脏六腑之中,甚至连他的精神都要阴气同化。

    "滋滋……“

    陈铮甚至能听到血肉被阴气腐蚀销融的声音,这些阴气的侵蚀能力极其强大,十几个呼吸间,就把胡一飞侵入他体内的杀气尽数消磨干净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,这是从风雷九击中衍化而出的吧?”

    作为班濯的死党,胡一飞对他的刀光了解甚深,陈铮的“雷霆万劫”刀法第一次在他面前施展,就被胡一飞看穿了根脚。

    “这门刀法意犹未尽,似乎只得了雏形,还未大成。”胡一飞的眼光毒辣之极,瞬间看破了这门刀法的虚实。

    不论其它,光这份眼力,陈铮就佩服无比,神刀宗不愧是正道十宗之一,也只有底蕴深厚的千年大派才培养出胡一飞这等绝世精英。

    “好眼光,我这门雷霆万劫初创不久,才达到花开三瓣的境界,若是达到花开九瓣才算小成,足以抵抗刚才的移星换斗。“

    胡一飞”嘿嘿“冷笑着,一副不服气的样子,叫道:”我的移星换斗也才初入门,若是达到小成之境,同样能攻破你小成之境的雷霆万劫!“

    口角之争毫无意义,牛皮吹破了天,依然改变不了一个事实:自己只是略输他一半筹!

    陈铮露出一丝嘲讽之色,道:”等你刀法小成之后再来跟我吹牛!“

    ”玛比的,你敢说我吹牛皮?”胡一飞听到此话,瞬时急眼了,大声嚷嚷着:“来来来,再来跟胡爷大战三百回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