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的修为最低的,逃的也最快。全力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整个人彻底化做一道阴影,融入黑夜之中,若不是身体掠过时带起的一股阴风,几乎无人能够发现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他修行之初就深知逃命的重要性,得到鬼影无踪身法后,每日修炼运用,从中间断,才使这门身法达到小成之境。之后,无论他如何努力,鬼影无踪都无法晋级为大成之境。随着修行日久,这门身法被他使的出神入化,达到了身心如一之境,心中念头一起,整个人便化作阴影。

    尤其以白骨阴风诀催动这门身法,相得益彰,完全发挥出这门身法的十二分潜力。只见,陈铮化为一道阴影与黑暗相融,随着一道阴冷之风吹过,人已到了十几丈外。

    宣城十丈高的城墙无法阻挡他,脚尖在城墙的条石上轻轻一点就腾空而起,瞬间攀上城墙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脚未落地,突然数道寒光刺来,呼啸的破空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一股铁血般的惨烈气息扑面而至。

    陈铮的脸色大变,露出惊骇之色:“好一支铁血之兵,当阳候好本事!”

    虽然惊骇于宣城士兵的精锐,陈铮反应却不慢。强提一口真气,身法突然拨高数尽,一只脚点在刺来的长枪上,身体微微下沉,随后一股弹力把弹起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陈铮手中刀光一闪而没,划破了枪兵的喉咙,飞身落在城墙上。就见城墙上几十名士兵拥簇而来,后面跟着一队弓箭兵,张弓搭箭,向着陈铮的方向瞄准,只要一声令下箭矢齐发,就能把他射成一只刺猬。

    这些弓箭手神色肃然,身上透出一股铁血凌然的气息,目光如炬,把陈铮周身一丈之内封锁。

    陈铮五感灵敏,弓箭手刚刚挽弓搭箭,他立即有所感应,皮肤上传来的阵阵刺痛感,心神随之一紧,想都不想,飞身从城墙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,城墙有弓箭手伏击!”

    声音未落,人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前人埋伏,后有追兵,各人顾各人,陈铮提醒一声,迅速窜入黑暗,朝着景阳岗方向逃走。

    进城时,陈铮特意绕至西门而入。如今他却直奔城东方向。也不知顾轻舟他们是否逃出城外,一口气奔逃三十里,逃到一条宽不过一丈的小河边,陈铮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胸口剧烈喘息着,浑身是汗,被风一吹,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战,扭头向身后看去,黑漆漆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“难道没有逃出来吗?”

    漆黑之中虽然看不清他的面容,但他的脸色却极为难看。凭借顾轻舟等人的实力,城墙上几十名士兵根本困不住他们。此刻身后没有一点动静,最大的可能就是众人跑散了。

    沙沙沙……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沿着小河岸边传来,陈铮精神一震,循看看去,一道黑影倒映在水面上,正向己方走来。速度并不快,好似慢步河边的游客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陈铮沉声厉喝,右手紧紧按在刀柄上,凝神戒备,丝毫不敢大意。此时此刻,能出现在这里的人,是敌非友。

    ”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,声音中透出一股媚惑之意,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。陈铮心中不由一荡,生出一股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好在他平时极为自律,婍念才生,就被一股凌厉惨酷的刀势斩灭。

    “天命教的妖女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暗叫一声不好,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天命教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好机灵的人,你是来救人的吗?”

    虽然看不清长相,但其声音中无时无刻不透露出极尽的媚惑之意,其功法竟与六欲合欢宗有一丝异趣同功之妙。

    这功媚惑力极强的功法,他只在两个人身上发现过,其一是六欲合欢宗的先天高手甄欢欢,另一个是天命教妖女笑笑。

    这三人若做一个比较,甄欢欢就如一朵艳丽的牡丹,每一丝动作都让人心神动摇,甘愿为之深沦,稍有把持不住,就会坠入无间地狱,是一等一的魔功。

    妖女笑笑骨子里就带有一股风骚荡漾之态,看似放浪形骸,实则暗藏杀机。

    眼前之人与两人都不同,好像一个深谙风月妓妇,从内而外散发出一股粗鄙之态。虽然诱人,却掩盖不住她内里的作做之态。

    所谓的天命十二钗,难道都是这种浪荡轻浮之女?若是如此,天命教不过是个以色惑人的下九流,绝对成不了大气候。

    ”沈玉是被你抓走的?”看到来人止步于数丈之外,陈铮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,是我抓的又怎么样??”

    此女捂嘴轻笑,浑身娇颤着,透过黑暗的夜色,依旧能隐约看到一具妖娆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去死好了!”

    陈铮迅速拨刀而出,泣血刀随之发出一声轻鸣声,刀光如血,穿透了空间的阻隔,对着妖女当头劈下。

    “小哥好狠的心,一点都不懂的怜香惜玉!“

    面对陈铮突如其来的一刀,妖女视而不见,依旧一副浪荡之态,好似深闺的怨妇,声音中透出无尽媚惑,以此动摇陈铮的心神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如血的刀光一击而空,凌厉的刀劲割裂了空气,发出刺耳的破空声。

    陈铮身如鬼魅,一步横移,泣血刀又一次劈出。大圆满之境的化血刀法,随意一击,都蕴含着浓烈的杀机。

    刀光之中,杀气腾腾,丝毫不受妖女媚惑。

    妖女使出一双飞云袖,好似天女飞舞,姿态极尽诱惑之能,一抚袖之间,就把陈铮的刀光湮灭。飞云袖上蕴含的真气,强绝无匹,一股刚强之力反震而来,把陈铮震的倒退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哥好狠的刀法,姐姐也要出手了,可要小心哟!”

    别看说话一副嗲声嗲气的样子,出手却毫不容情。飞云袖如其名,一经施展,好似一朵变幻无定的云朵把陈铮包围起来。只是这些云朵饱含真气,杀机凌然,稍有不慎,就会被对方绞杀。

    任凭陈铮刀法绝伦,二流的化血刀法被他使的堪比一流之境,身法快如鬼魅,飘忽不定。依然没有摆脱对方飞云袖的笼罩,被圈在一团团香风四溢的粉帐之中。

    滋滋滋!!

    化血刀法使尽,依然无法击破妖女的飞云袖,陈铮心中一狠,鼓荡周身气血,泣血刀受到气血的刺激,发出一声轻脆的鸣脆声,声音幽冷,一股骇人气机冲霄而起,猩红妖艳的血光从刀身上腾腾而起。

    血光渐渐向前弥漫,好像红色之浪,似慢实快,眨眼间就要把妖女淹没了。

    “血洗天下!”

    这门由化血刀法升华而出的绝杀之招,被陈铮几经粹炼,终于达到了大成之境,普一施展出来,惨烈的气息扑天盖地。隐隐透出一股腥锈之味,瞬间消弥了妖女施放的香粉之气。

    血浪之中,森寒阴冷的气息扑面而至,妖女浑身打了一个寒颤,如同置身于冰寒的荒野之中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