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城门,一条由青石板铺成的大道直通东门,可供四辆马车并行。街道上行人如织,两旁店铺林立,沿街两旁的地摊上叫卖声不绝。

    十字路口,几个表演杂耍吸引了几十人围观,卖糖的人小贩穿行于人群之中,卖力的叫喊着;还有卖风车的,针线的,瓜果的,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陈铮不太适应这种喧闹的街市,穿过人群,专门找了一家偏僻的客栈。

    一行人风尘仆仆的来到宣城,都没有出去逛街的兴奋,待在各自的房间里运气打坐,恢复精力。

    自从突破后天六层,陈铮的修行的就入了缓冲期,真气积累的速度放缓,实力却飞速提升,以前积累的底蕴不断消化,化为自身的实力。

    陈铮也明白这段时期的重要性,只要有空闲,就会专注于参悟功法,揣摩各种武技。尤其是他仗以立身的刀法,更是日夜参悟,差缺补漏,以期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沉入功法武技的奥妙之中,不觉间已到天黑。简单的用过晚餐,陈铮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以掌作刀,演练起化血刀法。

    他已经把这门刀法修炼至大圆满之境,化血刀法蕴含的意境若不能得到升华,这门刀法的潜力就至此境,进无可进。

    不过陈铮依然没有放弃,每日都要演练一遍,温故而知新。

    化血刀法本是一门三流武技,虽然经过陈铮不断改良,一点点升华其意境,也才堪堪达到二流。随着陈铮的实力不断提升,这门刀法渐渐跟不上他的脚步了。

    化血刀法演练完毕,陈铮继续演练风雷九击刀法。

    这一门刀法是他从班濯手里敲诈而来,本身只是一流品级,但是融入风、雷之意,境界高远,威力因人而异。

    班濯靠着这门刀法立足于青云宗外门,且闯出了“幻影无踪”的名号。

    陈铮对这门刀法的领悟,与班濯大相庭径,更加注重一个诡字,出刀之时,以风雷激荡之势惑人耳目,真正的杀招藏而不露,诡异阴狠有余,堂皇正大不足。

    刀法演练完毕,陈铮再次盘膝坐于床榻之上,开始修炼白骨阴风诀,随着真气在经脉之中运行,渐渐沉迷于修为的提升之中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轻响,把沉浸入修炼之中的陈铮惊醒,陈铮猛的睁开双眼,妖异的血光一闪而逝,就见一位身姿婀娜的黑影站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好机敏的警觉,师弟的修为一日千里,恐怕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追上我了。“

    “秦师姐,你怎么也来宣城了?”

    他根本没有邀请秦珂琴,双方在黑风寨分道扬镳,没想到自己前脚才到宣城,她后腿就跟来了。

    “条条大道通天际,宣城又不是你的地盘,我想到哪就到哪里,关你什么事!”

    秦珂琴语气冲的很,一句话顶的陈铮彻底无语。此女性情反复,就跟个神经病一样让人捉摸不透,跟她是讲不出什么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师姐去哪里我管不着,但深夜潜入我的房间,就关我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正沉浸于修炼之中,被秦珂琴突然打扰,心中不爽,语气也生硬的很。

    秦珂琴也觉得委屈,脸上顿时冰霜一片,语气冷漠道:“沈玉并不是被当阳候擒获,而是另有其人。天命教十二钗互相争斗,抓走他的人故布疑阵,想要引诱你们与当阳候争斗,以便渔翁得利。“

    “师姐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太突然了,陈铮一时之间无法接受。天命教行踪诡密,秦珂琴又是从哪得来的消息。此人心思诡诈,陈铮不得不多留个心眼,免得被她的卖了。

    ”我只是通知你一声,免得你被人利用了,让别人说我黄泉圣宗徒有虚名,有损宗门之威。“

    秦珂琴的语气不像是骗人,两人刚刚达到盟约,陈铮不相信秦珂琴会背信弃义,反插自己一刀。

    不过他心中仍有疑惑未解,天命教确实出手了,靖老就是被天命教的高手打伤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是天命十二钗之间出现了内斗?”

    这个解释很合理,不过还有一个地方不通,渔阳候与当阳候的实力相差悬殊,对方就算想要渔翁得利,也不应该挑选渔阳候府啊?

    凭当阳候的实力,毫不费力的就能碾压渔阳候府,所谓两改俱伤,渔翁得利根本行不通。

    “难道此事还另有隐情?”

    正当陈铮冥思苦想时,突然一声暴喝声由外面传来。

    “何方鼠辈,敢在暗中窥视?”

    听到外门暴喝声,陈铮脸色顿时一变,起身冲出去,看见顾轻舟刚好飞身落地,连忙询问道:”顾兄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刚才有人窥视,被我发现后,就逃之夭夭。”

    ”看清什么人了吗?“

    ”对方身法极快,我冲出来时,已经逃远了。观其身形,像是女子?“

    ”女子?“

    陈铮心神猛的一震,惊声叫道:“当阳候与天命教勾结,宣城肯定遍布暗探。不好,咱们被发现了!”

    顾轻舟同样脸色大变,急声道:“宣城已经不安全了,咱们马上出城,以免被包围。“

    顾轻舟语音未落,一道宏响的声音响彻夜空,随之十几道黑影窜出,把客栈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现在才发现,已经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玄天剑派顾轻舟在此,阁下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顾轻舟看着包围己方的黑衣人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跟他废什么话,来者不善,咱们杀出城去!”

    陈铮突然一声长啸,身形化作流星,迅速冲向包围过来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泣刀血出鞘,一击劈飞挡在面前之人,无心恋战,运起鬼影无踪身法窜入黑暗之中,眨眼间就逃出几十丈外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顾轻舟一剑刺出,凌厉的剑气暴射一丈之外,瞬间斩杀一人,身体在半空猛的折返,挥出一片剑光为众人撑开一个缺口。

    “不要恋战,冲出城去!”

    白世镜与靖老冲齐声大叫,双双越过顾轻舟向城墙方向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这三人都是半步先天之境,暴起发难,黑衣人的包围圈还没有形成,就被他们冲散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“

    为首的黑衣高手见状,气急败坏的大骂一声,厉声怒喝道:”果然心怀不轨,快发信号,务必把他们拦在城里。若不能生擒,就地格杀,免的惊扰了候爷。”